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半岛岁月 > 第五百四十四章 所不知道。。。

第五百四十四章 所不知道。。。

    全应夔原是光州一家,专门教育残障儿童学生的特殊教育学校老师。(最快更新)

    从2000年入校到2005年底被迫辞职,这期间他的内心,始终都是处在极端愤怒和痛苦煎熬之中。

    在仅仅入校不到一周的时间里,他就发现这所学校内部有些不对头,从校长到同事几乎每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在校那些身有残障的学生们,见到自己和其他老师时,眼底的那种恐惧和愤怒始终让他不得其解。

    只是随着日久……咳!他终于惊骇的发现,这所谓的秘密是如此的卑劣和残忍,以至于在2005年6月,他走进了光州当地的“身心障碍家庭问题咨询商议中心”,揭发举报了所在学校的惊人内幕。

    其实也是到了不得不揭露真相的时刻,因为学校已经把性侵学生的罪名栽赃到了全应夔的头……

    如果把这家学校的名字,当着池明哲或是泰妍、允儿、顺圭以及秀妍的面说出来,那他们一定会有所恍然以及厌恶的表情显现在脸,那是因为他们“以前”听说过这家学校的大名,甚至还看过以这家学校内,所发生的悲惨事件改编映的电影。

    这电影的名字叫熔炉……

    “光州特殊教育学校”,是当地私人建立的一所慈善学校,受到韩国政府所颁布的私立学校法以及社会福祉事业法的双重保护,继而也就没有任何政府机构可以对其进行监管,以至于在这所学校内,就成了某些人渣败类可以为所欲为的“天堂”。

    而学校的拥有者金氏家族,在光州本地栖息了百年,有着各种根深蒂固的社会关系,而且除了经营这所慈善学校以外,还从事地产、酒店与商业零售等生意,更甚至金氏家族的掌舵人金荣浩,还是光州当地一家叫圣恩堂教会的执事长老。()

    全应夔举报这家学校到校长下到教师,从很久以前开始就虐待和侵犯女学生,当然有些心里变态的老师连男学生也没放过,可怜这些身有残疾的学生,本身家庭就很不幸,很多人的父母本身也是残疾人甚至是孤儿。这些可怜的孩子长期摄于校方的淫威而备受凌辱,可几乎没有一人敢去举报或是报警,不得不说这也助长了邪恶校方的嚣张气焰。

    随着举报内容过于骇人听闻,于是光州当地的人权组织很快也介入其中,可随着事件的不断发展,金氏家族在当地盘踞百年所经营的势力也开始发威。

    当时身在美国一心扑在自己那些心肝身的池明哲,只是听闻了这件事的,也没过多的去关注。而且那时候韩国的新闻媒体进行报道时,不知是出于政府想掩盖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所有媒体所报道出的内容都像商量好的一样,有种“并不是什么大事”的感觉。

    这件事情也很快于当年底予以了结,法院所作出的判罚决定只有两样,缓刑和罚款……

    也许是老天看不过眼那些畜生的逍遥法外,又或者是看不顺眼池明哲,长期沉迷于荒淫生活之中不可自拔。时至今日这件事情有了后续变化的可能,并且和池明哲或是说跟池明哲身边的人产生了联系。

    几天前,全孝盛的妈妈去了趟光州,参加一个亲戚的葬礼,死者是孝盛的亲婶婶,也就是全应夔的老婆。而全应夔本人自那件事后,就被校方找理由给开除,随后则遭遇了一场莫名的车祸而死亡。

    孝盛妈妈在收拾死者遗物时找到一个文件袋,当时因为赶时间也没细看,所以直接就带回了清州家里。(最快更新)这也被人找门随后跟孝盛失联的原因。

    只是这些,是此刻身在香港的池明哲跟全孝盛所不知道的……

    “咔嚓!……”

    亲亲拧开房门,池明哲闪身钻进了允儿房里。

    他刚刚去过小贤那儿,可居然扑了个空,也估计她在某个欧尼的房里睡了,于是匆匆来到这里。

    关小客厅里壁灯,池明哲进到里屋,正如猜想的那样,允儿已经在床睡熟了。

    将床头灯拧开急速又调暗光线,随后池明哲就进了浴室……

    “哗啦啦!……”

    潺潺热水自而下,让此刻的池明哲倍感舒爽。

    他清洗的很仔细,尤其是即将要用到的“作案工具”,这档口还让他一下又想到了先前,它在孝盛体内“作威作福”,让那丫头“痛不欲生”的情形。

    甚至还臆想着待会,怎么跟允儿好好……

    “碰!……”

    这时候,浴室门却被一把推开。

    “哒哒哒!……”

    卷着睡袍下摆踢踏着拖鞋的林允儿,已经迈着急促的步伐小跑着进来。

    “叽叽!……叽!……”

    放水声显得很急促。

    随后坐在马桶的她,还用迷迷糊糊的眼神看了眼淋浴房,而恰好池明哲也转过身对着她。

    “噗噗!……”

    允儿突然举手做出了射击装,而且看着目标还是池欧巴的下面。

    “哼嗯!……怕不怕?……叫你跑我梦里来洗澡……”

    回身抽出纸巾擦了擦。

    摁下冲水键后,提起内裤的允儿就果断离去,一点都没有在意身后淋浴房内,正目瞪口呆的池明哲……

    “哎咕!……我的心肝哎!……”

    不久,擦干身子的池明哲钻进了被子里。

    柔软舒适的床垫,以及轻巧松软的被子,都没有一把抱进怀里允儿那软和的身子,给他的感觉来的好。

    “啵!……啵!……”

    蠕动的身子在他怀里似挣非挣,可池明哲已经迫不及待的吻允儿的颈脖和面颊。

    “干嘛!……怎么来了?……”

    眼睛终于睁开,还将脸颊在他胸口轻轻蹭了蹭,似乎这会儿才有些清醒。

    “来陪你睡……嗯?……”

    嗅着她发髻间的馨香,池明哲的呼吸都有些急促。

    “……哦!”

    低下头,贴进他怀里,允儿看着似乎又要睡了。

    “嗯!……”

    池欧巴却不同意,掰过她的下巴就一口吻住,还将手顺着腰腹伸进了她睡袍的下摆。

    “嗯!……睡觉!……哼嗯嗯!……”

    头轻轻摆动,可始终摆不脱池明哲的亲吻,而且下面正遭受侵袭,允儿顿时有种首尾难顾之感。

    “睡觉!……”

    最终她蜷起了腿,任由池明哲扯去了内裤。

    “哼嗯嗯!……我要睡觉……”

    嘴里哼哼唧唧的,可当池欧巴压身子的时候,允儿却下意识的岔开腿高高蜷起。

    “啵!……那你睡!……”

    闭着眼睛的允儿,噘起了唇瓣,似乎对他这刻还假惺惺的表示了不屑。

    “嗯!……轻点!……”

    猛然仰起了下巴,允儿的身子看着都像要被顶起来似得。

    “睡觉……”

    紧紧抱住池明哲的脖子,脑袋随着动作一点一点的她,渐渐没了声息。

    睡着了?

    “嗯!……嗯!……”

    只有偶尔,才能从她喉间听出一丝低吟……

    光州,离东区鹤洞约七公里的无等山月黑风高。

    “动作快点!……别磨蹭!……”

    几道身影,鬼鬼祟祟的在山道蹒跚前行。

    其中两个身影,似乎还抬着一个长条形的包裹。

    “西八!……你们知道她是谁吗?……居然敢下手……这事要是被人发现,那我们都活不了!”

    “不过是个小明星的母亲……怕什么?……又没人知道!……关键是拿回了资料,能跟老板交差了!……”

    “真没人发现才好!……怕就怕……”

    “行了!……都别废话了!……就埋在这儿!……”

    对话声在此刻寂静的山涧里,能传出很远。

    伴随着周围林间枝叶因山风所发出的沙沙声,让这刻的无等山显得更加阴森可怕。

    不久,这几个身影开始往山脚下行进,很快山下就亮起两道光柱并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