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 重生之爷太狂妄了 > 从熔炉开始(完)

从熔炉开始(完)

    姜仁浩抱着金研斗去了医院,沐如岚则带着润慈爱去找李江硕。

    润慈爱一路跟着沐如岚出了学校,七拐八拐,拐进了比较偏僻的靠近火车轨道的区域,那里是一片老旧宅区,雾津人口不多,大家生活称不上富裕,但是占地面积倒挺广,所以房价十分便宜,这片区域由于靠近铁轨,夜晚火车开过去的声响太大太吵,所以很多人们都搬到靠近镇中心的地方去了,于是这里很多房子都空了下来,风吹雨淋,破破烂烂。

    润慈爱已经不耐烦了,高跟鞋因为地面碎石众多而崴了下,于是她更加不耐,看着前面慢悠悠走动的窈窕身影满眼厌恶阴郁,“呀,我说你,校长先生怎么会到这里来?”

    “嗯,是我带他过来的,李江福教务长也在哦。”沐如岚温柔地回答,目光看着坡上那条铁轨延伸过去的方向,隧道就在那里呢,过去之后就可以见到她的谦人了吧?真想他啊,得赶紧把这些垃圾都处理完了才行呐。

    润慈爱满心狐疑,但也没做多想,如果李江硕和李江福不在这里,这个女人把她带到这里来干什么?谅她也不敢耍什么花招。

    沐如岚带着她走到一个外表看着斑驳破旧的两层小楼前,走上楼外面生锈的梯子,到达二楼,拿出钥匙。

    润慈爱皱着眉看着沐如岚,心里一阵古怪,四周静的很,雾气朦胧,残破老旧,李江硕和李江福好好的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看向沐如岚,见她垂着眸把钥匙插进钥匙孔里,那手白皙纤细,仿佛都自带柔光,只是一个侧面都显得温柔圣洁精致美好,跟这个破旧阴暗的地方更是不搭调……

    “校长和教务长真的在这里?”

    “是的。”沐如岚有些费劲地转动钥匙,太久没人住了,门锁都有些生锈了呢,昨晚也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门打开呢,不过没关系,物主都这么大方的把房子借给她使用了,不好开就不好开吧,做人要懂得感恩啊。

    “他们在这里面干什么?沐如岚,我告诉你,你可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招。”润慈爱忽然有些不安地说道,凶神恶煞的脸上越发地凶恶,好似想要把人吓住。

    沐如岚笑而不语,咔嚓一声,门打开了。

    沐如岚把门推开,里面是空空的一片,一眼过去就看到里面一扇合式的门关着,沐如岚对润慈爱说:“校长先生和教务长先生,都在里面呢。”

    “如果是骗我的,我要你好看!”润慈爱说着大步走了过去,一副根本不相信李江硕和李江福会在里面的模样,就等着验证过后好好收拾她一顿。

    沐如岚微笑着看着她,正要把门关上,忽然注意到不远处有一双眼睛正盯着她,脚步一顿,仔细一看,竟是对面一个破旧小楼内,一个男人抽着烟,正站在窗口盯着她看,好像是那天在校长室看到的民警。

    “沐老师和润老师在做什么呢?”姜刑警见沐如岚发现了他,笑眯眯地大声问道,声音在一片寂静中,仿佛都要产生回音了。

    沐如岚抓着门,语气和善地回:“润老师想要找校长先生和教务长先生,所以我带她过来了。姜刑警在这里做什么呢?”

    “有人报案说有小偷偷东西藏在这里,我过来查一下。李江硕和李江福先生在这里?”姜刑警有些奇怪,好端端地怎么会都到这里来?难道说……他们已经得手了?想到这个,姜刑警看沐如岚的目光有些淫邪起来。他丝毫不知道,就在沐如岚身后,只要她再把门打开一点,他就能看到润慈爱被吊在半空,脖子被透明却异常坚韧的丝线缠着她的脖子,已经皮下出血,瞪大的眼球变成了红色,她痛苦而无力地挣扎着,明明只要一点点就可以碰到地的脚尖不停地动着,可怎么都差了一点点,却反而让丝线越来越紧。

    丝线绷紧,从润慈爱的脖子延伸到左右两边固定住,精心设计的机关,在润慈爱打开这扇门的时候便启动,她连眨眼的功夫都没有,就只能走入地狱。

    “是呢。姜刑警也想过来跟我们一起吗?”沐如岚笑容温柔静雅地问。

    姜刑警受宠若惊,“真的?我也可以一起?”

    “十分欢迎呢。”

    姜刑警立即离开那扇窗,砰砰砰下了楼梯要跑过来。

    沐如岚笑容温柔地转过身,从角落里的自己的工具箱里,拿出了一把手术刀。润慈爱已经吊在线上一动不动,四肢无力地聋拉着,一双充血的眼睛死不瞑目地看着沐如岚,怨恨之中又藏着深深的恐惧。

    姜刑警已经走到了楼梯下面,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地跑了上来,因为太过激动,用力太大,还踩塌了一块梯板,摔了一跤。

    “请小心一点。”

    “嘿嘿。”姜刑警不好意思地把陷下去的脚收回来,眼中垂涎不止,可大概是因为体重的缘故,才上了两级又踩坏了一片。

    “请小心一点。”沐如岚有些严肃了起来。

    姜刑警以为沐如岚对她关心,心中暗喜,很快走到她面前,“我——”

    他的表情骤然僵住,不敢置信地低头看看胸口,再看看沐如岚。

    “我说,请小心一点,你踩坏了好心人借我的房子的楼梯了。”沐如岚看着他认真地说道,鲜红色的血沿着手术刀,从他的心脏流向她握着手术刀的手腕,染红她雪白的袖子。

    那把锃亮锋利无比的手术刀,在一瞬间,就这

    术刀,在一瞬间,就这么准确无误地扎进了他的心脏。

    姜刑警嘴巴张了张,甚至说不出一句话,就断气了。

    沐如岚抱住朝她靠来的男人,将他拖进屋内,关上门。

    “一个、两个、三个……”沐如岚数萝卜似的数着屋里的人,李江硕、李江福、润慈爱、姜刑警,“嗯……还有谁呢?”沐如岚歪了歪脑袋,指尖轻点下巴。学校老师虽然不多,但是还是有几个的,她不太清楚,还有哪些是坏人呢。

    ……

    沐如岚赶到的时候,姜仁浩和他的人权组织成员朋友已经开始录视频了。

    金研斗、陈侑利、全民秀等几个孩子都在,他们在摄影机下,用手语讲述着这个学校里,这些恶魔对他们做过的恶心的天理不容的事。

    沐如岚站在姜仁浩旁边,听着他的翻译,在徐友真等人都攥紧了手,愤怒不已的时候,神色不变,温柔依旧。

    她并不感到愤怒,也不为这些孩子感到心痛,现在的她已经没有感知这些情绪的能力了,她是一个唯我主义的精神病态者,只能从她本身的利益出发、感知。她对这些孩子怜惜,并不是因为她们的遭遇,而是因为她打心底认为,对待孩子们,就应该这样;她对坏人出手,也仅仅是因为他们做了与她所认为的相悖的事。

    一切只是她认为罢了。

    纯粹、彻底。

    “太过分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等几个孩子的述说结束,徐友真终于忍不住扶着额头说道:“一定要告他们,我们必须让这些人渣付出代价!”

    其他人纷纷点头,沐如岚似乎有些惊奇一般地,看向徐友真,“告?”

    “当然要告啊!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什么。”沐如岚摇摇头。她是上流社会的人,跟这些平民并不一样,所以她看得到更多的东西,比如,仅仅靠这些聋哑的未成年孩子作证最终能否被当做有效证供、他们这些人又能否请得起厉害的律师打官司、这个国家的法律的空子,又有多少,坏蛋会不会被关个一两年就再次被放出来……虽然大学就读的是法医系,但是身边有墨谦人和蓝一阳在,沐如岚也懂得不少呢。

    不过这些也无所谓了,因为根本无需开庭审理,坏蛋们啊……都已经死了呀。

    她笑容温柔,抬手轻轻揉了揉朝她靠过来的几个孩子的脸颊,温暖的手,仿佛带着抚平心中创伤的能力,“没事的。”她轻声对他们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要微笑哦。”

    徐友真转开视线,看向姜仁浩,小声道:“呀,这位小姐,不像我们这里的人。”

    “本来就不是韩国人。”

    “我是说……她是不是什么很厉害的富豪家的人?”沐如岚看起来太冷静了,那种万事都乱不了她一步,一切皆在掌控之中,什么都不害怕的样子……

    姜仁浩没理她,他也是这么觉得,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帮助这些孩子,脱离魔掌。

    姜仁浩等人打算先将这个视频放到电视上网络上去,利用舆论压迫政府和法官,他们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可就在警察找上学校的时候,却只抓到了朴宝贤,其他几人却怎么都找不到了。

    与此同时,一声呼喊,铁轨旁边的旧宅区着火了!火光连成一片,从内部往外扩散燃烧,谁也不知道第一间烧起来的屋子是哪个,那火烧得如此迅猛,黑烟滚滚,等雾津那人数和救火器材都不多的消防队赶去把火扑灭时,旧宅区已经烧了大半了。

    “呀西,怎么会突然起这么大的火?”

    “谁知道呢……”

    “幸好都没有人住这里了。”

    “……”

    很快,消防警察就从里面的某一间屋子里找到了几具已经烧得面目全非黑炭一样的焦尸,经过法医鉴定,这四具焦尸正属于失踪的李江硕等人,于是强x孩童案立即转变成在警方看来更严重的凶杀案,派出调查这事的人员比之前多了几倍。雾津小镇人心惶惶。

    沐如岚这个神秘又引人注目的外来者,还有同样刚来不久的姜仁浩成为了重点调查的对象。

    审讯室内,沐如岚坐在两个警察对面。

    “姓名。”

    “沐如岚。”

    “不是韩国人?”

    “我来自中国。”

    两个警察互望一眼,是个外国人,这样的话处理起来就没那么简单了。

    几个小时的询问结束后,姜仁浩满心疲惫地从警局出来,同时出来的还有神采和进入时没有多大区别的沐如岚。

    “你不开心吗?”沐如岚问他。

    姜仁浩聋拉着脑袋走在沐如岚身边,闻言一愣,看向她,“什么?”

    “坏人被永远地清除了,再也没有死灰复燃的可能了啊。”

    “可、可是不应该是这样啊。”姜仁浩皱起眉头,“这和我们想的完全不一样,他们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韩国肯定有其他聋哑人学校也有这样恐怖的事情发生,我们原本也想着这件事能让大家多关注……”

    “你真的很天真呢,姜老师。”沐如岚笑容温柔而包容,就像在看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你既不是有钱人,也不是有权势的人,更没有认识什么强大的人,自己也没有足够强大的法律知识和能力,在这么复杂的事件里,仅仅是一个学校里的孩子,你都无法保证能够拯救,还

    够拯救,还想要拯救全国的孩子吗?世界上有谁的眼睛那么厉害,能轻易看穿那些人面兽心呢?人们随着舆论摇摆,随着自己的喜好关注事件,大多只是看的时候愤怒一下感动一下难受一下,真正会投入进去的人,能有多少呢?坏人们可能只是拿出一点钱,甚至贡献出几个孩子,就能平安无事呢。”

    姜仁浩目瞪口呆地看着沐如岚,脸色渐渐发白。

    “你很善良,是个好人,可是你的手上没有武器,这份善良的作用,就无法最大化。”沐如岚温柔地说着,伸出手,拉起姜仁浩的手,“拿起它,才能保护你想保护的人,并且保护更多的人。”

    姜仁浩感觉到,有什么冰冷坚硬又锋利的东西,被放进了他的手心,他稍微一动,就割伤了他的手。

    是一片小小的刀片。

    “知识也好、武力也好、人脉也好,拥有能刺伤人别人的武器,你才能保护自己的善良哦。我留了一个给你练手呢。”沐如岚说着,慢慢往旁边走了两步,那是另一个方向,忽而又凑过去,凑近回不过神来的姜仁浩的耳边,“李江硕校长他们,是我杀的呢。”

    姜仁浩瞳孔一颤,骤然抬头,却看到白色的裙摆飞扬,那个天使一样的女人朝着另一个方向慢慢走去,猫一样的轻,悄无声息。

    ……

    那个神秘的忽然出现在雾津的天使一样的女人,消失了。有人说看到她往铁轨方向去了,可穿过火车隧道一路找去都没有见到踪影,更可怕的事在之后发生,根据之前沐如岚在警局录下的口供,调查了她在韩国的行迹,可不管是姓名还是样貌、护照证件等等序列号,都没有找到她的踪影,这个人就像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人们想着她白裙飘飘的模样,再想那几具焦尸,忽然觉得,脊背生寒。

    由于沐如岚的失踪,凶杀案没有新的线索,聋哑学校里和整个小镇几乎都没有什么监控设备,调查艰难,最终只有封档搁置。

    彼时,姜仁浩收到了一份神秘赠礼。

    姜仁浩看着桌上的那份校长任命书,再看看任命书边上的那片薄薄的刀片,拳头紧攥,神色复杂。

    “爸爸。”房门被推开,一个小女孩跑了进来。

    为了他的五千万校园发展基金而把房子卖了的母亲,不久前带着孙女过来了这边。

    看着女儿天真烂漫的模样,姜仁浩张开双臂把她抱到膝上,怀抱着温暖脆弱的小身躯,他不由得想他的孩子和学校里那些被那样对待的孩子一样的年纪,如果有一天他的女儿遭遇了那种事,他会怎么样?

    弱小的人无法保护想要保护的东西。

    他看着那个刀片,缓缓地,抱紧了女儿。

    ------题外话------

    熔炉就这样结束了。另外重口实体将在今年出版,具体时间无法确认,想要收藏实体版的亲可以加黑果实体团购群【431844031】或者关注黑果新浪微博@黑果不是黑锅(づ ̄3 ̄)づ╭?~实体书会有不会在网上发表的独家番外。

    另外黑果新书《你好,我的傲慢绅士》和《住在他心里》正在当当网火热销售中,想要收藏签名版的也可加团购群或者自己上当当网自行下单。

    最后我近期会更新调教,想要继续看蓝影故事的亲可以等待,是蓝影穿越到末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