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地中海霸主 > 第二十章 大空头(7)

第二十章 大空头(7)

    台下所有人脸色都变了:现在整个美国股市总市值堪堪突破700亿美元,再来900亿?谁能接得住?谁又能去接?别说900亿接不住,再来90亿都够呛。当然总裁只是打个比方,意大利重工业不可能都在美国上市,但这个比方太吓人了,因为美国的重工业是意大利的5-6倍,如果900亿接不住,那5、6个900亿怎么办?意大利重工业可以在意大利、在英国或者美国上市,美国重工业如果要上市不在美国还能去哪里?重工业接不住,再加一倍的轻工业怎么办?

    疯了!

    “不要以为我是在危言耸听,前不久几个投资银行替一个巴西州政府发行了1亿美元债券,这个州的名字我敢打赌,99.9%的美国民众没有听说过,95%的美国人不知道里约热内卢在哪里,我让人调查了一下这个州的财政情况。从建州以来到现在一共73年,其中州财政亏损年度是72年,赤字超过当年财政收入10%的严重亏损有68年,一共有47次债务违约,有过36次债务重组……即便这样一个臭名昭著的烂体系,依然被我们的投资银行界在不动声色中包装成前景广国、发展良好、财务记录审慎……之所以这个泡沫没有破灭,是因为大家相信有人会来接自己的盘美国这么大,总不缺少接盘侠,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是最后一棒,认为在舞曲停止之前自己一定能坐回到位置上,但我要说一句,如果突然形势逆转,这些股票变得没人要,那市场就只有一个结果……”孔蒂尼抓起自己的杯子狠狠往地上一砸,顺着碎片崩裂的声音,说出清晰而又天崩地裂的词语,“就像这个杯子一样毁灭!”

    这个词说完,所有人都呆若木鸡,现场静得仿佛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得见,直到孔蒂尼微微一鞠躬并向台下走去,众人才如梦初醒开始鼓掌,这时候距离股市收市还有24分钟,很多在回味孔蒂尼刚才说的话,只有几个特别机灵的家伙用百米飞奔的速度跑出去,疯狂地寻找电话给自己的经纪人通话:“把我的股票抛出去……价格?不管价格,市价就行,市价!”

    很多记者也抢着冲出去发稿,稿子的题目不用选了《毁灭!》

    正当主持人准备对孔蒂尼的讲话进行一下点评并准备询问几个问题时,外面有声音传来:“胡佛总统从白宫打来电话,请齐亚诺总裁无论如何抽空接一下。”

    孔蒂尼一愣,胡佛都把电话打到这里来了?这是干什么?

    其他众人也在回味着这句话,总统有什么了不得的要紧事要现在找总裁?再仔细一看,身边好像少了几个人,这些人去哪里了。

    孔蒂尼对众人笑笑:“少陪,我去接下电话。”

    主持人干脆停了下来,对会场道:“我们等总裁回来再继续谈刚才的话题,大家也不妨猜测一下,总统要找总裁聊什么?我发现总统和总裁在很多观点上是一致的,只不过总统阁下因为身份特殊不能够像总裁那样直截了当地发表意见,他必须顾及大多数人……”

    众人都表示认可,确实仔细回想起来,孔蒂尼已多次警告危险的政策和股市了,只不过今天才说出“毁灭”这个词,胡佛也在不同场合放话要“注意防范风险”,但怎么防范总是语焉不详……

    “加莱,很抱歉将你从高峰论坛上拉出来,有件重要的事要和你沟通一下……”胡佛姿态放得很低,“我听说了联合银行转移头寸到欧洲的事,现在美联储那些白痴在紧咬着不放,作为曾经的工商界人士,我理解你的想法和痛苦,对你表示同情,但请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适当把头寸抽回来一些……你知道的,现在市场非常敏感,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形成连锁性危机,我不能让这个预言变成现实!”

    孔蒂尼干脆利落地拒绝了胡佛的话语:“总统阁下,很抱歉这件事困挠到了您,其实我也不想发生这种事,这完全是一些正常的商业往来,完全没有必要弄得满城风雨。”

    “是的,是的,我理解,我理解……你看,你是不是表示一点姿态,抽调3亿、5亿资金回来,先对美联储有个交代,然后我们从长计议……我知道你有10年再建一个意大利工业体系的目标,但这样全压在联合银行上风险太大,你先把钱弄回来一些,大家面子上都过得去,然后我来协调,让美国其他大银行对联合集团继续放贷,让风险分散。”

    “既然您这么说,那我只能照办了……”

    “非常感谢,非常感谢……”胡佛道,“要不明天您再来一次华盛顿,我们坐下来好好沟通下?这里一定有什么误会。”

    “好的,好的,我明天来……”孔蒂尼一边说,一边朝身后的阿奎拉尼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立刻就以气喘吁吁的口气说了一长串,情绪十分激动,声音也很大,即便胡佛不懂意大利语,他也能听出这不是件好事,便狐疑地问,“加莱,又发生了什么事?”

    “是这样,我的秘书跑过来汇报,下午我不在联合银行,联储的官僚对弗朗西斯科,哦,就是联合银行总行行长发出威胁,说如果不把资金抽调回来,他们就要发表声明指责我们存在经营风险,让储户注意自我保护,潜台词是引导挤兑。”

    胡佛顿时有些气急败坏:“他们发表声明了么?”

    “还没有,但声明据说已起草了,更要命的是,这个未发表的声明已被外界知悉……3分钟前,无数个电话打到联合银行求证这件事,我很抱歉,我必须今天召开新闻发布会来回应外界猜测,所以明天我来不了华盛顿……”

    “这群白痴!”胡佛一边痛斥美联储,一边在电话里继续安抚孔蒂尼,“那您先开招待会,最好把您刚才的话和新闻界说一说,我会和联储继续沟通,不能再施加压力了,他们只会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总统阁下,我向您保证,联合集团作为世界著名的大型跨国财团,一定会就这件事负责到底!”

    这句话说完,双方礼貌地挂断了电话,气急败坏的胡佛一放下电话就找梅隆算账,后者也莫名其妙,自己明明告诫联邦储备局可以撤退了,不要闹得不可收拾,这他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又一连串电话打下去,终于弄清楚了事情原委,今天下午就有记者去联合银行总部办事,结果看到了戒备森严、荷枪实弹的场面以及联储人员的动作,便好奇心大作进行了解,结果正好他和来调查的联储成员熟悉,三下五除二就把内幕掏出来了官方还没影发表的东西,底下人已传遍了。

    记者很快脑补出画面:联合银行危机,双方武装对峙,联储坚持查账,现在忽然急着收兵一定查出有问题……天哪!联合银行要完蛋啦!

    就在孔蒂尼慢慢返回会场时,利弗摩尔走上来悄悄说了一句:“按照配合方案的要求,今天联合银行减持了2亿美元的股份,然后再叠加刚才您发表毁灭的讲话,股市在收盘阶段从上升0.2%闪跌到下跌0.8%,成交量放大5倍。”

    “很好,大时代终于来临了!”孔蒂尼狞笑着拍拍利弗摩尔的肩膀,“记得我说过的话么,you-jump-then-i-jump!现在不一样了,是you-jump-then-i-don’t-jump!哈哈哈哈!”

    利弗摩尔微笑着点点头:他自己想尽办法建立了3亿头寸的空仓,今天这一下已赚到了300多万美元,如果市场继续下跌,很快他的财富会多几个零。

    交代阿奎拉尼布置新闻发布会的事后,回到高峰论坛现场的孔蒂尼被主持人盛情邀请继续讲话,并问道:“方便的话,能否透露一下总统刚才给您的电话?我想这么着急应该不是私人事务。”

    主持人也是随口这么一说,没想到孔蒂尼居然真的肯说。

    “好的,乐意之至。”孔蒂尼接过话筒,“众所周知,由于我一段时期以来对美联储持有的严厉批评态度,这批官僚对我恨之入骨,想尽办法来破坏我的声誉,诋毁我的形象,甚至用各种各样阴险的招数来干扰、破坏我们的正常经营。前几天他们忽然说要查账,今天他们又威胁我,说联合银行的资金不能自由放贷,必须留在美国,如果我不照办,他们就要以风险巨大来发布警示声明。其实警示是假,形成挤兑风潮,对我施加压力是真,因为一个不当心联合银行就会破产,然后引发连锁效应并牵连其他联合集团产业,那样我的信誉和产业就彻底完蛋了这是他们用权利对付我的招数!”

    台下一片哗然。

    “大家都明白美国是个自由国度,如果一个银行不能自主决定如何经营、如何放贷,那还有何自由可言?资本不能自由流动的话如何实现资产最优配置,如何发挥价值发现职能?如何获得合理利润?”孔蒂尼愤怒异常,“联储所作所为是在疯狂践踏最基本的市场原则和价值体系,实在挖美利坚自由民主体制的基石,我想,这种道德和政治风险比那些虚无缥缈的经营风险更恶劣百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