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 第九十四章 第一堂课

第九十四章 第一堂课

    “这是心一流最早的剑法,代表那个时代的剑道风格!”嘴里讲着课,柳生元和看了一眼站在墙边的青木宗主和四位教习。

    这五位听说柳生元和今日正式给弟子们开课,就一个不拉的跑来旁听,还美其名曰‘最高师范’有义务帮助流派内教习提高剑道水准。

    “那时,心一流还不叫心一流,而叫做直心流。这一剑就叫——连折斩!”

    说着,柳生元和双手握剑,在空中划出一个‘Z’字型。

    “看到这一剑的特点吗?利用剑柄的长度,使左右手可以同时用力,前手向左的时候,后手向右,这一剑不是双手向同一个方向用力,而是通过两只手向相反方向用力,获得更快的攻击速度和更灵活的招式转换!”

    “在那个时代,一般的武士是没有钱获得铠甲的,所以招式并不太注重杀伤力,而是注重更灵活的招法变幻!这个时候的许多剑法的方式,其实和长兵器很像,都是前手为轴,后手为舵,通过武士刀长长的剑柄,做出灵活的剑路变幻!”

    省略大量剑法介绍——————

    “现在介绍的这一剑,是将直心流改为心一流,重新将流派复兴起来的青木刚昌大师留下的秘剑——破岩斩。”

    说完,柳生元和闷哼了一声,有一阵雷声滚滚而发,似乎不只是从鼻子里发出的声音,而是全身上下,同时共振响起一般。

    于此同时,他双手握刀,由下而上轻飘飘的一刀撩起,而当这一刀达到最高点的时候,柳生元和霍然上前半步,整个身体前压,这一刀猛然回转下斩,带着凄厉的破风嘶鸣,一刀就将一个四酮靶竖着劈开两半!

    收刀而立,柳生元和继续讲解:

    “从这一剑可以看出,到了这个时代,剑法风格已经变和以前不同,大家可以去查一下历史,在这个历史阶段,随着冶炼技术和编织技术的发展,金属和竹铠复合制作的铠甲已经比较普及,武士的防护能力大幅加强。

    所以,在这个时代的剑法往往更注重攻击力和破甲能力,对于轻巧变幻的剑法已经不太重视。

    也正因为这种剑法风格的变化,为了顺应当时的剑道发展,青木刚昌大师将直心流改变为心一流。从此,本流派的剑道特点由变化多端转为势大力沉。”

    省略大量剑法介绍——————

    “现在演示的是居合斩,基本上每个剑道流派都有自己的居合斩,如果从起源说起来,居合斩并不是一种光明正大的剑法,所谓居合,居是指房间,合是指战斗,所以,居合的意思是在房间里发生的战斗,顾名思义,最初,居合斩就是在房间里发起突袭的剑法。”

    “居合斩流行的年代大约距今一百五十年前,那个时代刺客盛行,礼仪崩坏,往往武士也常有刺杀之举,所以,这种居合斩应运而生。”

    “在房间的狭小区域中,躲避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因此,谁先拔出刀来,基本上就可以判定胜利,所以,居合斩主要研究的就是拔刀,而其中又分为站立式居合斩和坐式居合斩。

    当然,到了现代,我们已经用不上这种偷袭暗算的坐式居合斩,只有具备一定实战价值的站立式居合斩还有些作用,因此,我将演示站立式居合斩给大家!”

    说着,柳生元和将‘洗雪’收入剑鞘,用左手持着,虚虚的贴在腰间,这是模拟古代剑客将武士刀斜插在腰带上的样子。

    “仄!”一声厉喝,柳生元和向前跨出半步,扭腰送胯,同时用腰部送顶剑鞘,右手同时抽剑,借着这跨前半步和腰部送顶的力量,剑比正常抽剑更快出鞘,以惊人的速度顺势一刀挥出,从面前的一酮剑靶上一掠而过。

    倒不是这一剑力量和速度只能斩切一酮靶,而是即使在心一流的总部,平时也没有几个四酮靶准备着,毕竟大家平日里用不着这玩意。

    刚才被柳生元和演示破岩斩的时候,又给切了一个。现在,整个总部里面,只有一个四酮靶了。

    而青木馆还是日本剑道考取段位的指定考点之一,这一个四酮靶一定是要留着的,毕竟按考试规定,考点一定要提供一酮靶到四酮靶供考生选择。

    虽然一般考生,只要脑子正常,谁都不会选四酮靶作为考试工具,但万一遇到一个脑子不正常的呢?(柳生元和表示我那是实力,当然也缺了点常识,可不是脑子不正常。)

    反正今天上课的目的只是为了给大家演示剑法,并不是强调剑法的威力。所以为了节约成本,弟子们干脆找了一酮靶来凑数。

    “这一剑的秘诀就在上前的半步和扭腰送胯的瞬间抽剑,这两个动作可以加快抽剑的速度,至于剑法,居合斩没有剑法,要点在于利用剑出鞘的一瞬间,剑鞘对剑尖还有一定阻碍作用的时刻,产生的蓄力作用,能使这一剑比正常剑法更快的挥出。”

    说着,柳生元和将剑纳入剑鞘,再用慢动作演示了一遍。尤其是剑离鞘的那一刻。

    他特意放慢了动作,让大家可以看到,剑尖还在剑鞘内,手臂已经做出挥斩动作,由于剑鞘阻挡着剑尖,所以手臂像弹弓一样弯曲着,随着剑完全离鞘,这一部分势能在瞬间爆发出来,导致这一剑比平时挥砍的速度更快一些。

    省略大量剑法介绍——————

    “好了,心一流的二百一十四路秘剑,今天已经演示完了,如果大家想好了要学那一路秘剑,就去青木兄妹那里登记一下。最后,你们既然是我的弟子,我当然有一些独到的东西要教给你们。”

    “我要教给你们的是‘活人剑’,凡是我名下的弟子,都要练习‘活人剑’,不要问我为什么,有时间我会给你们解释,今天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先演示一遍,你们回去各自揣摩,有什么问题,在以后单独指导的时候,可以向我提问!”

    下面分为两排站立的九名弟子,外加站在墙边旁听的心一流的一位宗主,四位教习,都只能安安静静的听着,毕竟柳生元和都已经说了不许提问。

    “我知道你们这里许多人看不上‘活人剑’,但我还是要说,‘活人剑’是我在剑道界中,看到过的最好的基础剑法。”

    柳生元和说完,持剑而立,以剑正眼,这是活人剑的起手式,在场的诸位,没有一个不认识的。

    说起来,活人剑作为日本历史上著名的反面教材,在场诸位以剑道为职业的人中,完全没见过活人剑的,一个也没有,多多少少都见过别人演示或者视频,就算亲自下过功夫练过的人都有好几个。

    可是,柳生元和演示和活人剑,和他们见过的都不一样。倒也不是说招式有什么很大的不同,可就是一模一样的招式,给人的感觉完全是两种剑法。

    在柳生元和的手里,一整套活人剑行云流水,根本分不清哪一招哪一式,只觉得动作与动作之间,根本就是顺理成章,似乎完全不需要用力,自然上一个动作的力量会推动下一个动作的施展。

    配合着柳生元和飘拂的白色剑道服,与其说这是一套剑法,还不如说这是一套剑舞。

    也许在场的男弟子们还不太在意好看不好看的问题,不过女弟子们显然情绪已经被调动起来,各个眼睛发亮,全身贯注的盯着老师的演示,生怕漏了一点动作细节。

    ‘活人剑’一共一百一十二式,柳生元和站在场地中央,每一剑都由身、法、步、眼,配合着剑路一一展开,到了后来,简直不像是在舞剑,而是把剑当成舞伴,跳了一曲双人舞似的。

    在柳生元和手中,整套‘活人剑’既没有威风凛凛的气势,也没有杀气腾腾的表情,整套剑法就像是山间缓坡处,安静的小溪流水,顺着山势,自然流淌。

    当初在青木廉次手中,显得有些累赘多余的动作,在柳生元和的剑下,全然变了模样,这些动作让整套剑法都活了过来,从一套僵硬的、只能锻炼基本剑路的套路剑法,变成了一套赏心悦目的舞蹈式剑法。

    在柳生元和的步法剑法配合下,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看起来毫不费力。直到柳生元和恢复正立姿态,结束了整套‘活人剑’的演示,大家都还没回过味来——这么顺溜的剑法,怎么就这样结束了呢?

    “好了,今天的教学到此为止,这间道场有录像设备,大家可以向青木兄妹索取一份录像,回去慢慢学习,下次我开课的时候,每个人都要提出自己的学习方向给我,同时,要把活人剑练熟,下次我将考核大家的进度。”

    一边说着,柳生元和就一边朝更衣室里走去,这里现在是他的专用剑道室了,算是心一流内道场里,最大的一间剑道室,一来是为了符合他‘最高师范’的名号;

    二来嘛,在心一流里,共有六位教习,没有一个像他一样,一收就收下九位弟子的,要知道这种弟子,和内道场的流派内弟子可不一样,那种内弟子,代表流派中坚,心一流的每位教习去上几次大课就可以了。

    而这种亲传或者记名的弟子,是要老师手把手的教授,而内弟子要管教习叫‘老师’,而这种弟子,对柳生元和的正式称呼则是‘师父’。

    要是其他人,这时候早就对弟子们要么严加管束,要么亲切有加,毕竟这些弟子将来就是师父的嫡系一脉了;可柳生元和倒好,上完了课,像是怕被人提问似的,一溜烟的钻进更衣室里去了,只留下九名弟子在道场里大眼瞪小眼,不知所措。

    “嗯——”青木廉次看到站在墙边的老爹飞过来一只眼镖,才反应过来,自己可是师父明令宣布的首席弟子,这个时候不说话怎么行?

    他先发出一点声音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然后开口道:“刚才师父已经交代过了,大家也看到师父演示的心一流所有秘传,所以,选定了秘剑学习的人可以先到我这里登记一下,我会转告给师父。

    另外,师父刚才吩咐,大家要练熟‘活人剑’,我知道大家平时见过的‘活人剑’和师父刚才演示的肯定不一样,所以等下大家留一下邮箱地址。

    奥,算了,为了保险起见,我会把刚才老师演示的‘活人剑’刻成光盘分发给大家,请大家注意保密,毕竟这也是老师的心血,在没有征得老师同意之前,不允许对外泄露!”

    刚开始的时候,青木廉次以首席弟子的身份说话还有些犹豫,不过说着说着,也就就流畅起来。

    毕竟他也见过一些世面了,尤其是在剑豪会那一次,听了众位剑豪和顶级人体运动学家,对那一场师父与佐佐木首席试合的录像分析,真的使他大开眼界,让他对剑道界有了截然不同的认识。

    单单这么一次剑豪会议,就让他从剑道上面的眼界来说,就算是父亲青木行见,也未必能比他更开阔了。

    因此,面对着这些同门,他不知不觉中,心里有一种优越感。

    ——————————————

    “宗主,你觉得今天柳生师范讲课讲的怎么样?”当几位弟子们各自散去,分头修行的时候,四位教习和青木行见却汇集到青木行见的馆长办公室里,闲聊起来。

    “你们觉得呢?”青木行见端起手中的茶水,微笑着反问了一句。

    “剑道课倒是上的不怎么样,可是师范他的剑道水准实在是惊人之极!三天时间,仅仅三天时间啊!就把我们心一流历代积累的二百一十四路秘剑全部掌握了!”

    “是啊,我还从未听说过一个人能在三天之内,把两百多路秘剑一起掌握!本来对于周末,野口大师来访我还有些担心,现在嘛,不说柳生师范提出的最终解决办法,单单是他掌握的这两百一十四路秘剑,就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免许皆传’。”

    “别说这二百一十四路秘剑了,师范最后演示的‘活人剑’你们没注意?”

    “也许这才是‘活人剑’本来面目,我们心一流历代剑客都揣摩错了!不过,当年要是新阴流内门的剑豪有这种水平,怎么可能输给别人?”

    “一样的剑法不一样的人,师范他在前面演示的两百一十四路秘剑,总有你会的吧,你练的和师范练得一样吗?”

    “宗主还是远见过人啊!当时我还反对授予柳生师范‘免许皆传’来着,到底是宗主,眼光高人一等!”

    “哈哈哈哈哈————”青木行见忍不住得意的大笑起来,这里都是自己人,这些人以前可从来没这么拍过自己的马屁,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谁不知道谁啊?

    这几位教习,就算自己动用宗主的身份,有时候都压不住,要知道青木行见是最近三代宗主中,唯一一名没有获得剑豪身份的宗主。所以,要说下面这些兄弟中,没有意见是不可能的,只是大家彼此彼此,其他几位也没混上剑豪,所以大哥就别说二哥了。

    就算是前几天,召开宗堂仪式的时候,青木行见都还有些担忧,毕竟弄虚作假授予了柳生元和一个‘免许皆传’的称号,这可是个大隐患!

    可是今天一看,隐患已经不是隐患了,虽然柳生元和演示的秘剑中,也有些是自己掌握的秘剑,但是看起来完全像是两种剑法,而问题是柳生元和施展的剑法明显更高明!

    如果不是其中几路剑法,是父亲在世的时候亲手创制,并且亲手传授给他的,连青木行见自己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对宗派秘剑理解错误了!

    “唉,真是可惜了!”想着想着,青木行见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可惜什么?大哥,被你走狗屎运挖到这么一块宝,你还有什么可惜的?”说话的是青木行见的堂弟,青木原方,大家正在心情大好的讨论着心一流的未来发展,哥哥却突然叹息,岂不扫兴?

    “我可惜的是柳生君小小年纪,竟然都订婚了,要是绘真能嫁给他多好,那样我们心一流的未来就更稳当了。”青木行见又叹了一口气,说道。

    几位教习面面相觑,一时间,几个人若有所思,谁也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