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科幻小说 > 猩红崛起 > 185 全面动员

    “头儿!这怎么可能!我们明明摧毁了敌人的蒸汽大炮,我和贝兰其尔一起干的,我亲眼看着兄弟们把冶金辉石扔进蒸汽大炮的气缸,我亲眼看着那些气缸在高温下融化,这怎么可能是假的?敌人又是从哪里来的蒸汽大炮?”

    跪在那个年轻人的尸体前,伊万和加斯滕斯一起看完了那张字条。他的语气焦急,神情焦虑,爱莲娜发生的事情正在牵动他的心弦。他无法冷静,也不能冷静。

    “他们可能隐藏了一些,也可能新运输了一些”,加斯滕斯的声音冷的像冰,“又或者,他们放在外面让我们摧毁的,本来就是假的、或者已经坏掉的蒸汽大炮。我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把我们拖住,拼了命也不让我们回去了。原来,他们的点在这里……”

    来自年轻人的情报像一块最关键的拼图,驱散了几天来一直萦绕在加斯滕斯脑中的迷雾。他突然明白了,原来敌人对他们会进攻蒸汽大炮早有预谋,才用了些手法,让他们认为已经摧毁了蒸汽大炮,把他们拖在这里。再之后,把大部队派过去,带着完好无损的蒸汽大炮进攻爱莲娜。在失去了生产旅和游击旅之后,自己又不在,爱莲娜的同志们面对从未见过的武器,很有可能进退失据,进而出现破绽。

    “真是……下的一手好棋!”

    加斯滕斯仰起头,头顶的天空灰蒙蒙的,看不见阳光。他的目光从天空中盘旋的乌鸦群中扫过,落在了伊万的脸上。

    “不惜一切代价,突围,用最快速度回到爱莲娜!”

    ————————————

    紧急示警的号声响起来的时候,露娜正在纺织厂工作。最近前线战斗紧张,爱莲娜的所有人的工作量都在增加。身为安肯瑞因等级最高贵的大公爵,身为曾经的法师塔第一学徒,露娜自己都无法想象自己竟然像一个奴隶一样在这里工作。不断的、重复的踩踏缝纫机,不断的,重复的把一块块的布料缝成衣物。这种工作既没有快感、也没有成就感,露娜不得不彻底的压抑自己心中的反感,才能完成每天的工作任务。

    “呜————”

    高亢的警报声让露娜的手一抖,一条缝线被砸歪了方向。露娜低声骂了一句,停了下来。和她一样停下来的,还有同一个车间超过五十名缝纫女工。

    “露娜小姐,这是紧急警报的铃声,这个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意味着出现了危害爱莲娜安全的重大事项。所有有民兵身份和参加过轮训的新农民都要到指定的地点报道。工厂的工人也是一样。我们女工,则要进入战时状态,增加工作量的同时,也要佩戴自卫武器……”

    虽然已经不是露娜的奴隶,但是拉薇儿·沃伦仍然陪伴着露娜。在号声响起的第一时间,她就把自己在夜校学到的知识告诉了她这位曾经的主人。

    “战时状态?前线出问题了?”

    露娜其实记得这个号声的意思,她只是有些不敢相信。因为高强度重复劳动而变的迟缓的脑子渐渐恢复了敏捷,她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

    “难道洛山道口失陷了?”

    和露娜一样,不止一个人想到了这个可能性。车间里响起了一阵低低的议论声,所有人都开始无心工作。而就在这时,工厂的厂长,维克德·亚历山德拉,带着一队士兵出现在了车间的门口。

    “各位,各位,不要惊慌”,虽然说着不要惊慌,但是维克德自己的表情,都严肃的有些可怕,“我在这里向大家传达共运党议事会的最新指示——”

    车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人们屏息静气,等待着那个最可怕的答案从厂长的嘴里说出来。

    “今天,我们和尼格鲁共和国军队在洛山道口爆发了激烈的战斗,我们在伤亡三千余人的情况下,击伤击杀敌人超过两万人,并杀死了敌人的总指挥官塔伊家·布什,取得了优异的战果!”

    维克德·亚历山德拉一开口就是好消息,希望能缓和大家的情绪。可还在鸣响着的紧急号角,让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坏消息。

    “但是”,维克德也知道自己终究要说到这里,“但是我们的民兵一师、民兵二师损失惨重,大量的蒸汽机枪被敌人破坏。按照这个速度,敌人明后天的进攻将带给我们非常大的压力,因此,议事会决定,从现在起爱莲娜进入全面战时状态,所有参加过轮训的工人、农民全部征召入伍,准备补充上前线。空缺处的工作岗位由我们女同志填补。对我们纺织厂来说,原有的三班倒改为两班倒,每天工作时间延长到十二个小时。同时,我将抽调一部分员工加入第一工厂,接替男同志们为前线战士生产武器。现在,同志们有自愿报名的么?没有的话我会按照名单抽取——”

    “唰——”

    纺织厂的车间里一瞬间长出了一片手臂的森林。面对逼上家门的敌人,面对正在破坏自己革命事业的敌人,纺织女工们同样有着踊跃的积极性。露娜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竟然是少数没有举手的女工之一。她犹豫了一下,举起了自己的手。

    “好,我现在开始点人,希望你们有心理准备,第一工厂的工作可不比这里,很辛苦的,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维克德·亚历山德拉开始点名,露娜默默在心里祈祷,祈祷自己不被选中。然而,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人故意和她过不去,她的名字很快就被亚历山德拉点到了。

    “露娜·布鲁斯特!”

    听到这个名字,在露娜周围所有的女工都转头看向了她。大家都知道她的身份,也都为她主动举手参加更加繁重的工作而感到惊讶和欣慰。几秒钟之后,不知道谁先起的头儿,看着她的女工们开始鼓掌,掌声从弱到强,把露娜的脸,鼓成了一个红通通的小苹果。

    罢了,自己报的名,哭着也要干完。

    露娜离开自己的缝纫机时,心里是这么想的。第一工厂,武器工厂,这个地方的密级很高,不是特别可靠的人是进不去的。现在因为战争原因,她得以进入爱莲娜这个最重要的工厂,也未尝不是更加接近爱莲娜核心的一个途径。

    然而,露娜·布鲁斯特终究还是把事情想的简单了。离开纺织厂进入第一工厂的她,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工作竟然是组装!把枪械零件按照工长的指示装成更大的零件,然后由流水线后方的工人把更大的零件装成枪。这个过程和纺织一样的枯燥无味,而空气中的枪油味混合在附近锻造和冶炼车间的炽热空气中,让露娜很快就汗湿了衣襟。然而,和她从纺织厂过来的同伴一样,她已经完全没有精力去顾惜自己的衣服、容貌或者皮肤。她的意识里,只剩下一个简单的事实。

    我是大公爵露娜·布鲁斯特,我不能输!任何方面,我都不能输!

    ————————————

    结束了一天工作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露娜和拉薇儿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头顶是大雨过后晴朗的星空,身旁是星星点点飘飞的萤火虫。如果无视她浑身几乎黏在一起的衣服和手臂的酸痛,这本应是一副美好的夏日夜景。可再加上洛山道口的战争疑云和小路上往来人们的沉重面色,夜景中的美好也就被隐约的焦虑替代,让露娜感觉有些不能呼吸。

    “露娜——”

    在小路旁的辉石路灯阴影中,有人轻声招呼。露娜循声看去,却惊讶的看到了法师塔资本家们的代言人,米盖尔·马丁内斯。

    “你怎么来了?”

    露娜有些惊讶,这个时候爱莲娜的形势不好,边境应该戒备森严才是,这个人又是怎么进来,怎么冒出来的?

    “你不要管这个”,米盖尔一句话堵住了露娜的疑问,转过头对拉薇儿说道,“拉薇儿,你先回去,我和露娜说两句话。”

    拉薇儿并没有听从米盖尔·马丁内斯的话。她看向露娜,得到了她肯定的眼神后,才转身告辞。露娜和米盖尔·马丁内斯看着拉薇儿离开,才离开了小路,走了路旁的阴影之中。

    “我这次过来,是有重要事情找你”,虽然是和露娜在夜色中独处,但是米盖尔却没有心情去想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单刀直入,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爱莲娜要完了,你不是和黛西住在一起么?能不能想办法拿到加斯滕斯办公室的钥匙,他的武器设计资料都在里面,你要是能弄到一套,我保你安全离开爱莲娜,还保你下半辈子荣华富贵、衣食无忧。”

    “你看我像是缺荣华富贵的人么?又有什么国家,能给我曾经法师塔第一学徒的待遇?”

    露娜的话语里带着不屑,可紧接着,她就开始关心马丁内斯话里透露出来的情报。

    “你说爱莲娜要完,可有依据?我们今天才用三千人杀了敌人三万人,洛山道口也守住了,应该问题不大才对。”

    “你们的民兵总共才两万人不到,这三天打下来,死伤超过五千人,剩下的人也疲惫之至。而且,敌人的蒸汽大炮摧毁了你们很多蒸汽机枪,洛山道口的防守已经危若累卵。更关键的是,你们的领头人加斯滕斯·沃伦已经被敌人的第17军、18军堵在了爱莲娜以西,根本回不来。你们的生产旅和游击旅,就我了解到的情况,也吃了大亏,贝兰其尔都死了。这种情况,你觉得爱莲娜能守几天?”

    马丁内斯的坦率和直接让露娜沉默了下去。她的教育背景让她能够很清楚的理解马丁内斯提供给她的信息到底意味着什么。如果真的如马丁内斯所说,在兵力不足、领导人不在和先进武器被克制的情况下,爱莲娜想要守住敌人的进攻,确实非常困难。

    “你说的根本不可能,我已经告诉过你很多遍了,我并不能接近爱莲娜的核心层。也不知道钥匙在哪里,就算我找到了,我也无法进入工厂,更不可能进入加斯滕斯的办公室。”

    不知不觉间,露娜已经不再拒绝马丁内斯,反而开始陈述实际操作的困难。在她的内心深处,连日来的高强度劳动和对往日生活的渴望,正在悄悄的改变她的想法。

    “你不需要操心这些”,米盖尔·马丁内斯的声音里带着自信,“你只要搞定钥匙,剩下的交给我就行,明白么?”

    露娜再次沉默了,夏日夜色中的蝉鸣此起彼伏,让空气变的有些燥热。

    “行了,就这件事,我最近都在附近,还会来找你的。记住,你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洛山道口被攻破,我们可能根本没有时间去搜集图纸了。所以,要下手的话,一定要趁早!”

    米盖尔·马丁内斯留下最后一句话,消失在了夜色中。露娜在原地愣了一会,重新踏上了返回宿舍的路。

    这个初生的革命根据地,真的会像马丁内斯说的那样,被敌人摧毁么?如果它被摧毁了,那自己,又该何去何从呢?

    ——————————

    就在米盖尔·马丁内斯把最新的悲观预测告诉露娜的同时,艾略特的参谋部也把汇总好的洛山道口防御战的情报,放在了他的面前。

    “爱莲娜的日子不好过”,近卫三军总参谋长文森特·纳夫莱在艾略特对面坐下,拿过一杯放在冰块上的凉茶,一口喝干。

    “他们的伤亡很高,能够用来防守的总人数太少。而且他们的主力部队都在外面,加斯滕斯又生死未知。如果尼格鲁共和国继续保持今天的攻击强度,爱莲娜撑不过下一个三天。”

    “他们怎么杀的塔伊家·布什?”

    艾略特随意的翻弄着手上的材料,语气轻松。自从和爱莲娜和解以来,他的部队再也没受到敌人游击队的骚扰,对新山垭口的进攻也停了下来。这几天的日子,过的不要太轻松。

    “现在还不知道”,文森特·纳夫莱皱起了眉头,“应该是某种射程很远的武器。我们的线人说,爱莲娜的人不仅用这种武器杀了塔伊家,还杀了第22军的军长詹姆斯·莱斯特,还击杀了一些前线的指挥官。如果是真的,我们现在使用的指挥塔,就必须改善,或者取消……”

    “这个我知道”,艾略特挥挥手,打断了文森特,“我想知道的是,这种武器,我们有没有可能拿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