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十三章 信与不信

第七十三章 信与不信

    ps:感谢书友爱吃火锅的咸鱼的盟主打赏,恭喜成为本书第三位盟主^_^

    看着聂东流主动去跟楚休还有吕凤仙搭话,吕阳山那些散修武者的脸上都是露出羡艳的表情来,包括楚休身后的包老三都是如此。

    在北燕,能被聚义庄的少庄主看中,并且主动折节下交,那证明了你有实力,更证明了你从此以后便可以自称为是聂东流的好友,也可以用聚义庄的名头来办事。

    当然你都自称是聚义庄的人了,那聚义庄有事情找你帮忙,或者是聂东流有事情找你帮忙,你也应该答应才是。

    这点在其他人看来很正常,因为对大部分的武者来说,他们就算是想要去帮聚义庄的忙都没有机会。

    楚休看着聂东流,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他只是淡淡道:“在下一个江湖草莽之辈,没资格去跟聚义庄的少庄主称兄道弟。”

    聂东流豪爽的笑了笑道:“人在江湖,只要是志趣相投者皆可成为兄弟。

    楚兄,看来你是还不知道我聂东流的为人,对于我来说,我交朋友只看他的脾气和本身,不看他的出身。

    江湖草莽又如何?我聚义庄本身就是江湖草莽出身,我父亲年轻时甚至连一把像样的兵器都没有。

    我聚义庄不论出身,只聚这江湖义气,我聂东流也是如此。”

    楚休拍了拍手道:“少庄主说的好!可惜我现在却不敢当少庄主你的朋友。”

    “哦,为何?”聂东流挑了挑眉毛问道。

    这些年来他所结交的江湖武者无数,大部分的人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和名号之后,都很乐意与他结交,就算是不乐意的,也很少会是楚休这种态度。

    楚休冷笑道:“我当然是怕成了少庄主你的朋友后,因为人情被拉去杀人,万一要是因为运气不好死在了其他人的手中,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这岂不是很可怜啊?”

    楚休直视着聂东流,淡淡道:“少庄主,张百涛等人的尸体可都还在吕阳镇外的荒地上扔着呢,你就不帮忙处理一下?”

    一听这话,聂东流的神色顿时便阴沉了下来,他作为中间人帮张百涛联系刘元海他们杀楚休一事,竟然被他给知道了!白痴!

    他这声白痴不是在骂别人,而是在骂张百涛他们几个。

    之前在聚义庄他就已经向着张百涛他们几个透露出这种意思来了,江湖仇杀这种事情,聚义庄不掺合,否则来了第一个,那便有第二个,这种事情对于聚义庄的名声好说不好听。

    张百涛等人都不是白痴,他们应该知道怎么做的,杀人又不是闲聊,在楚休面前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当然其实这件事情也怨不得张百涛他们,在他们动手之时,除了聚义庄内的人,也没人会联想到聂东流,但就是因为张百涛在杀楚休时,为了怕刘元海他们鼠首两端,情急之下吐出了‘少庄主’这三个字,这才让楚休推测联想到聂东流的。

    在楚休说出这番话之后,聂东流便知道,自己招揽着楚休是没戏了。

    若是楚休不知道他在其中串联,帮张百涛杀他,那聂东流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招揽结交楚休,只是让他聚义庄内知道这件事情的弟子嘴巴严一点就行了。

    而现在楚休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情,那肯定就是没戏了。

    没有人能够在知道对方曾经为了杀自己一事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之后,还腆着脸去跟对方结交的。

    当然就算是有这样的人,表示自己不在乎这些东西,那这种人聂东流也不敢跟其结交。

    能这样做的人,除了真白痴,那就是真隐忍,好似一条毒蛇一般,这样的人聂东流可不敢带在身边。

    想通了这点之后,聂东流面色平静的对楚休道:“如果我说那件事情是一个误会,楚兄你会信吗?”

    楚休也是淡然道:“少庄主认为我会信吗?况且就算是我说我会信,那件事情我不在意,少庄主你难道会信吗?”

    两个一会一个你信,你一会一个他信的,听得那名带聂东流来的武者和楚休身后的包老三一脸懵逼,都不知道他们两个在说些什么。

    聂东流深深的看了楚休一眼,直接转身就走。

    在转身的一瞬间,聂东流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浓郁的杀机来,但只有一瞬间便已经消散。

    这个江湖对于聂东流来说只有三种人:朋友,可能成为朋友的人,还有敌人。

    如果楚休不知道这件事情,聂东流可以放心去招揽他,就算招揽不成功也不要紧,毕竟聂东流也没奢望到全天下的年轻俊杰都是他的朋友,而张百涛几个人死了也就死了,别说报仇了,他就连给对方收尸的兴趣都没有。

    但问题是现在楚休知道了这一切,方才那一番信与不信,听着像是绕口令,但实际上聂东流却是听懂了。

    这楚休是个明白人,仇怨既然都已经结下了,他不可能加入聚义庄,就算是他加入了,聂东流也不会信他,所以双方这段恩怨,没法消除,楚休不是他的朋友,也不可能成为他的朋友,那就只能成为他的敌人了!

    只不过现在的楚休虽然实力不错,但在聂东流看来仍旧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已,背后没有势力,用不到他亲自下手,甚至用不到他动用自己带来的聚义庄的人围杀楚休,那样只会丢他自己的脸,丢他聚义庄的脸。

    他聂东流想要对付一个小角色,什么时候要自己动手了?

    回到之前那些人当中,岳卢川等人看到聂东流竟然是一个人回来的,众人都是很诧异。

    岳卢川问道:“少庄主,你不是去招揽那什么楚休去了吗?怎么,他没答应?”

    聂东流苦笑着点了点头。

    岳卢川顿时面色一沉,冷哼了一声道:“少庄主你亲自去结交他,那是给他脸面,那楚休竟然如此不知好歹,简直就是给脸不要脸!一个小小的散修武者而已,还当真以为自己是个角色了!”

    其他人也是纷纷附和着点点头,显然他们也是如此想的。

    聂东流苦笑道:“算了,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怪那楚休,我们两个之间是有些误会的。

    昔日那楚休灭了山阳府张家,结果那山阳府张家的大儿子,拜入了巴山剑派,成为了内门弟子的张百涛回来了,因为灭门之事便想要找我帮忙。

    但诸位应该是知道的,我聚义庄一向都不参与江湖仇杀这种事情的,所以我便拒绝了张百涛。

    但谁承想张百涛却是暗地里在我聚义庄联系了三个人,许给他们重利,让他们帮自己去围杀那楚休,结果都死在了楚休的手中,现在楚休便以为这三人是我指派去的。

    唉,这件事情也是我考虑不周了,毕竟事情是在我聚义庄发生的,那楚休误会我也正常,只可惜啊,对方年纪轻轻便到了先天境界,如果没有意外,我还当真想要跟其结交一番的。

    还有张百涛也是如此,虽然说是杀父之仇,但又何必这么着急呢,现在他和其他三人也都死在了楚休手中,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他们的尸体都扔在吕阳镇外无人管。

    怎么说也算是相识一场,等下事情结束之后,我也要派人把他们都安葬一下,顺便让人把张百涛的死讯送回巴山剑派去。”

    聂东流这番话直接将事情的过错都推到了那几个死人和楚休身上,听的在场的众人都是义愤填膺,大骂这几个人都不是东西。

    那张百涛就因为少庄主不想帮他报仇,便私自在聚义庄联系人,简直就是坏了规矩。

    还有聚义庄那三人因为张百涛许下的重利便私自答应帮他杀人,不顾聚义庄的名声,也不是东西。

    最可气的便是那楚休了,明明不关少庄主的事情,完全就是一个误会,结果他却是黑白不分,竟然还敢不给少庄主面子,简直就是给脸不要脸!

    最后那岳卢川更是感慨道:“少庄主就是少庄主,那张百涛和那三人如此坏了规矩,要是我,连管都不会管的,也就只有少庄主这样义气的人才会想着帮他们收尸。”

    话音一转那岳卢川便冷哼道:“少庄主不用担心,那楚休既然给脸不要脸,我便去教训教训他,为少庄主你出气!”

    一听岳卢川这么说,在场的一众人也是纷纷附和,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来讨好聂东流,反正在他们看来,一个寻常的散修先天而已,没什么背景,还不是要被他们随意拿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