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暗枪 > 第429章 嫁祸(四)

第429章 嫁祸(四)

    一个小时之后,姜玉坤被带到审讯室。

    左枫担心厉先杰对自己手下太过仁慈,他今天亲自审讯这件案子。

    左枫:“就他自己吗?跟他一起喝茶的人呢?”

    “我们去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在,没有看到其他人。”一名特务把姜玉坤的手枪和匕首放在桌上。

    姜玉坤在回来的路上,就被戴上了手铐,他现在是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大声说道:“处长,这是为什么?我犯了什么错?”

    左枫拿起桌上的匕首看了看,说道:“姜玉坤,你先说说,你的同学去哪了?”

    “我等了他十几分钟,也没见到他的影子,可能是临时有事不来了。”姜玉坤知道站里的电话都被监听,所以也不奇怪左枫知道这件事。

    左枫:“有事不来了?不会是发觉情况不对,不敢现身了吧!”

    “您这是什么意思?”

    “今天中午,在三马路一个公用电话亭,有人打了一个电话,时间恰巧是你接电话的时间!我们刚刚查了一下,你接到的电话,就是从那个电话亭里打出来的!”

    “王鹏是外地人,他使用公用电话没什么不对吧?”

    “当然,如果他真是你的同学王鹏,这件事也能解释的通。”

    “他不是王鹏?那他是谁?”

    “姜玉坤,你还要继续演下去吗?”

    “处长,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左枫冷笑道:“既然你跟我装糊涂,我就跟你说的明白一点!给你打电话的人,是周公馆的警卫队长张建业!他自以为躲过了我们的跟踪,其实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监视之下!”

    姜玉坤吃惊的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周公馆的警卫队长约我见面?……”

    左枫一拍桌子,厉声说道:“姜玉坤,别演戏了!你就是潜伏在上海站内的共党内奸!”

    姜玉坤先是愕然,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共党故弄玄虚,不使用周公馆电话,而是神神秘秘到三马路给自己打电话,这是意图陷害自己!

    他急忙站起身,说道:“处长,这是明显的栽赃嫁祸!您千万不能被他们骗了!”

    左枫:“栽赃嫁祸?你同学的名字共党怎么会知道?再者说,同窗多年的同学,你会听不出他的声音?”

    “我们好多年没见面,我以为他声音变了,压根就没往别的方面想。”

    “还狡辩!来人,准备用刑!”

    左枫是真急了,审讯姜玉坤是他提出来的,又是他亲自主审,要是没有得到任何想要的结果,他在上海站的威望会进一步下降。

    姜玉坤嚷道:“处长,你不能这样,就凭这么一件莫须有的事情,就说我是共党,我不服!”

    这句话提醒了左枫,他冷笑道:“莫须有?你还真是挺有文化!这么有文化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常平站感吟一绝’是委座的诗?”

    “……什么?”

    “装什么糊涂!你来上海站报到的时候,在厉副处长办公室,用飞刀刺破委座的诗句,如果不是共党,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姜玉坤这才想起来确实有这件事,他辩解道:“那是厉副处长让我刺的,难不成因为这件事,他也有共党嫌疑?”

    左枫:“站里的人都知道,厉副处长是行伍出身,不知道是谁的诗词很正常,所谓不知者不罪。”

    “处长,我是真没注意到,当时只顾着瞄准那个‘东’字,根本没细看是谁的诗。”

    “杀死陶子川也是失手?”

    “……确实是失手,我跟厉副处长解释过了,当时情势危急,没考虑要留活口的事……”

    “巧舌如簧!来人,动刑!”

    两名行刑手上来把姜玉坤的上衣扒掉,打开他的手铐,将他大张着双臂绑在木桩上。

    “啪!”

    “啪!”

    “啪!”

    几鞭子下去,姜玉坤就已经皮开肉绽,满身鲜血淋漓。

    姜玉坤否认所有的指控,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对于厉先杰来说,他必须看到更直接的证据,才能让自己心安,毕竟姜玉坤是一科的人,他不想糊里糊涂就把自己最得力的手下判定为共党内奸。

    厉先杰推开审讯室的铁门走进去,姜玉坤看到他立刻大声喊道:“厉副处长,我冤枉啊!您是了解我的,我怎么可能是共党?”

    厉先杰低声对左枫说道:“处长,查共党内奸是一件大事,咱们应该更谨慎一些,如果屈打成招,对上海站不是什么好事。”

    左枫沉吟着,说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可以先将他收押,慢慢查出切实的证据……”

    左枫一拳击在桌子上,说道:“哪有那么多的时间,给我们慢慢查!”

    “如果没有证据,只凭猜测就认定姜玉坤是共党内奸,我觉得站长也不会认可。”

    左枫烦躁的站起身,在审讯室内来回走了几趟,忽然眼睛一亮,说道:“厉副处长,你亲自带人去查抄姜玉坤的住处!我们是突然对他实施逮捕,如果他是共党,或许会有什么证据,还没有来得及转移!”

    监听室里的高非听到这句话,心里才算彻底踏实。

    在姜玉坤的住处,肖文虎已经做好了安排,只要保密局派人去抄家,就一定会有‘收获’!

    ——既然知道姜玉坤在国立商学院读过书,想要查到他同班同学的名字,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湖南地下党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提供了三四个名字。

    ——在高非去找厉先杰之前,他给周公馆挂了电话,电话只响一声,立即挂断,然后再拨一次,响三声挂断,这是事先通过冯一凡约定好的暗号。

    ——得到这个暗号后,张建业就会去三马路找一处电话亭,冒充王鹏给姜玉坤打电话。为了迷惑敌人,张建业刻意兜了几个圈子,为的是把事情演的更加逼真。

    ——厉先杰调查姜玉坤,就会查是从哪儿打进来的电话,两相一印证,自然是能够知道打电话的人,原来竟然是周公馆的人!

    做这么多事,并不是一定要置姜玉坤于死地,他只是一个小人物,死活根本无关紧要。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高非,保密局只有查出一个‘共党内奸’,他才会更加安全!

    姜玉坤的房间面积并不大,保密局的人又都是搜查专家,只用了半个多小时,就在镜子后面找到了几本油布包裹的书。

    “厉副处长,您看!”特务把书递给厉先杰。

    封面都是一些正常的书籍,诸如什么唐宋诗词名家精选、战国策注解、不夜集、绘图版国色天香。

    翻开内页却是另有玄机,布尔什维克、共产党宣言、新民主主义论,都是一本又一本该拿去烧毁的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