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玄幻小说 > 寇道 > 第十七章 一剑独秀

第十七章 一剑独秀

    海市中,并不允许争斗,真要出了什么纷争,也自有官方机构处理,其中最大的依仗,便是在海市中负责镇压的元神之辈。

    但唯独有一个地方,允许私人斗法,便是论剑台,在进入论剑台前,要先签署生死状,一入此台,生死勿论。

    不过二葫自然不会那么心黑,论剑台除了死擂外,还有活擂,点到为止的那种。

    寇立方一进入其中,就被眼前场景震撼到,只见阵法的光芒足有数寸厚,空中到处漂浮着符篆,像是柳絮般随风而动,但却蕴含着大海般的威能。

    而天空中漂浮着数十座法台,小有数丈,大有数里,或圆或方,从大到小,依次悬浮在天空,不时有强烈的法力波动传来。

    还有一些身穿符文法衣的维护者在四周巡视,这些家伙的气势,比起二葫只强不弱。

    之前船上的磨剑青年直接飞到其中一座法台上,看的二葫恍然:“原来是守擂者,怪不得气势这么足。”

    “二葫哥,守擂者是什么意思?”

    “只要在擂台上连续赢得五十场斗法,便能守擂,白道兄真是厉害。”小胖子解释道。

    “小胖子,你是玉晨道君一脉吧,我在天机岛见过你,”二葫突然哼哼道。

    小胖子羞涩一笑,刚想说些什么,却被二葫打断,道:“小胖子,别称兄道弟,咱们不熟,我们这些师徒接了坚守外海的苦差事,迟早一天会讨回来的。”

    小胖子被二葫这大胖子一瞪,顿时讪讪,讨了个没趣后便就离开了。

    见寇立疑惑的眼光,二葫摆了摆手,道:“五葫你只消知道,这小胖子算是我这一辈的师兄弟便是了,还有,这家伙善星辰斗算,碰上了速战速决,不然会很麻烦。”

    语罢,二葫便找到一个维护者,帮寇立报了名,表情依旧有些不爽,冷冷道:“此地经常有一些内岛的青年才俊来历练,我看那大胡子也就是假把式,五葫,今日就让你看看,在星宿海中,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寇立无语,有本事你找对方麻烦啊,找我有什么用,不过他也的确想要试一试剑,便在维护者的带领下,飞入一座法台中。

    这座法台不大,只篮球场左右,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战斗,地面上还有一滩血迹,这里的确是活擂,但是不代表着就没有危险。

    活擂的意思是,只要不死,怎么斗都行。

    寇立的对手是位铁冠道人,法眼一开,便看出寇立才是胎元未成的水准,顿时生出一丝轻蔑之意,也不废话,将手一张,显出一只孔球,‘滴溜溜’一转,刹那间喷出无数牛毛细针,扎了过来。

    整座法台上,天上地下,尽是针影!

    ‘针术!’

    寇立神情一凛,自古便有男子炼剑,女子炼针的说法,所以针术和剑术是同一档次的。

    这些牛毛细针看似不起眼,但是一旦被扎身,浑身精血便会爆出,他顿时明白,地面上的一滩血是怎么来的了。

    盘膝坐地,将手指一点,密炼罡风精元瞬间化作一团青光,包裹全身,如漩涡般旋转,针光上下乱戳,任是找不到一丝破绽。‘剑气化形?!’

    这下轮到铁冠道人吓了一跳,剑术九层,这可是第六层的上层境界,将天地的感悟存想到剑身之上,发出天人合一的本事,或是化作云雨雾霜,或是雷电锋芒。

    剑术至此而达止境,天地自然之形,皆可为剑!

    再往上,便是传说中的剑道了!

    寇立没等对方再想,并指一点,剑光一闪,霹雳一声,铁冠道人头顶铁冠应声而碎,同时脖颈上多了一道血痕。

    而他却连护身法罩都没放出。

    寇立看也不看对方,只是召回剑光,让它化作一道和煦微风,在自己身前吹拂,同时脑中回忆起牛魁的教导。

    “剑术并无强弱,飞剑其实也无好坏之分,可除灾以断水、可画地以成河,灵则通神,玄能入妙,区别只在于一气之化,密炼罡风精元固然脆薄,但也未必是其弱点。”

    “这七日,我不会教你我的剑术,我教你的是,化净猛烈之习,效成一片温和气象,你能做到这一点,便算是剑成了。”

    ……

    另一边,在那磨剑青年的台前,又一位对手被直直轰飞,青年的剑术很简单、很纯粹,以一百零八道太乙纯罡剑符化作一道太乙天罡剑气,辟邪除魔,五品以下的宝物,直接能被一剑劈碎。

    两道人影正默默的注意着这一幕,但令人奇怪的是,没人能看到他们,哪怕是法力强横的维护者。

    这二人,一人是牛魁,还有一位是位魁梧青年,背着一口宽面黑剑,连人带剑,像是嵌入虚空中。

    “太乙神剑白晓霜,剑术在星宿海已经颇有名气了,古海,”牛魁感慨道。

    “还不够,想要学我金宵派的剑,必须是千人敌,他毕竟是带艺拜师,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古海沉声道。

    “是吗,还是说,你们对于以气御剑一道,还有些偏见?”

    “剑气之争,已经是万年前的事了,”古海不以为然,“但是牛师叔,你也要知道,每一代的剑神,可都是出自我们金宵派,还有论剑大会,赢的大多是中土的剑仙,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牛魁笑了笑,没有回话。

    古海沉默片刻,忽然道:“师叔,恐怕你得随我去蓬莱一趟,昆仑当年毕竟也是地仙的一支,那些个老前辈怕是只有您的话才听,这借剑一事,您得多操劳。”

    “正道若衰,我派的日子也不好过,我省得。”

    随着二人的话语,白晓霜已经击败了第十位敌人,而寇立同样是击败了第五位。

    整个擂台上,已经全数是碧色风浪,风光之中,一道道剑光随着潮汐起伏,风卷残云,剑影一闪而逝,刹那间,对手护身宝物被轰开,维护者将手一点,瞬间将对方挪移到场外。

    只差一点点,对方的项上人头就不保了。

    “瞧一瞧,看一看,一剑独秀少年郎,修为不及胎元,偏生剑术惊人,天下无双,这是什么剑术,剑气化形的本事,下注的下注,离手的离手,下一场,童子胜,一赔二,对手胜,一赔十!”

    二葫不知何时弄了两个竖杆,左杆上写,一剑光寒星宿海,右栏上写,绝代剑客我独秀。

    当然,这么夸张的标语,也掩盖不了这是个赌档的事实。

    寇立的连战连胜,的确引起了很多人的围观。

    “剑气化形,这到底是不是剑气化形啊?”

    “不可能吧,这么差的修为,这么强的剑术,这童子难道是地仙弟子!”

    “都百人敌了啊。”

    按照论剑台的规矩,胜者能接受败者的战绩,而他先前的对手,都是战绩不俗之辈,这也是为什么能引起众人围观的原因。

    而在此时,寇立接到了二葫痛哭流涕的传音,“五葫,二哥错了,二哥真的错了,我现在知道天没你高,地没你厚,以后你就是我哥,独秀哥!’

    ‘但是为了你我日后的前程,你二哥准备来场大的,下一场悄悄放水一把,一赔十,二哥这一把下来,便能带你浪遍整个双修阁!”

    寇立一回头,只见在赌档内部,二葫咧嘴一笑,露出满嘴白牙。

    我去,二哥,你居然让我打假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