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玄幻小说 > 盗梦笔记2 > 第235章  一字千金

第235章  一字千金

    “小李你没事吧?”

    看着小李从噩梦中大汗淋漓脸色苍白的醒来,身旁的小唐和小周急忙问道,语气里充满关切和忧虑。显然她们已经在身边焦急等待了很久了。

    小李虚弱的摆了摆手,接过小周递过来的水杯,仰头将里面的冷开水一饮而尽。然后才喘着粗气说道:“我没事。”

    随即她又看了看身边,发现曹月美已经不见了,自己竟然是最后一个醒来的,不由疑惑道:“曹月美呢?”

    “已经送去休息室了。刚才看你在梦中又喊又叫的样子,我们怕你把她给吵醒。”小唐说道。“对了,孟先生在会客室等你。”

    “我去见他。”小李摇晃着站起身,就往门外走。

    “我们这算不算任务失败了?”小唐在身边有些担心的低声问道。“你想好怎么和他说了么?”

    “我们已经尽力了。”小李有些心不在焉的挥了挥手,示意小唐不必再多说,便径自向接待室走去,一直都精明干练雷厉风行的小李不见了,此刻的她走路有些踉跄,魂不守舍的的样子。

    小唐和小周愣在原地,有些不可思议的互相对视了一眼。

    “你以前见过她这样吗?”

    “没有。你呢?”

    “我也没有,她今天好怪……”

    说到这里,两人都同时摇了摇头,满脸的不解。梦龄最长的小李在梦中罕见的迷失了,而且还不知发什么疯,竟然开车将自己两人给生生撞死,看那样子就像和自己有深仇大恨似的……

    会客室。

    “孟先生,你太太在梦里可把我们折磨惨了。”

    一走进门,小李便苦笑着对焦急等待在会客室的孟月涛说道。

    “李小姐,我太太的病到底怎样了?有没有办法治愈?”情急之下,孟月涛来不及寒暄客套,更无心去理会小李的幽默,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因为能力有限,还没等任务时间结束,我们就都死在了曹小姐的噩梦中。“小李苦笑了一声,歉意的说道。“因此我们得到的信息比较有限,但可以确定,你妻子对小孩子的恐怖,来源于对胎儿的恐怖。能不能冒昧的问一下,曹小姐以前有没有当过妇科医生,或者给别人做过堕胎手术?“

    “绝对没有。“孟月涛毫不犹豫的断然回答道。“我和月美从高中时代就认识了,她的履历我一清二楚,她学的是会计专业,和医学根本沾不上边,又怎么可能给别人做手术?“

    “那接下来的这句话,希望孟先生不要生气,我就只能说出自己的猜测了。“小李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看着孟月涛道。

    “直说就行,我不会在意的。“孟月涛淡淡的说道。

    “那好,我就直说了。“小李放下咖啡杯,缓缓道:“以下是我根据梦境的内容做的猜测:你太太曾经堕过胎,过后又很后悔堕胎。这次怀孕的过程中,因为某些因素,比如说电视电影,报纸广播等媒体宣传堕胎的危害,从而揭起了曹小姐心底的伤疤,让她再次意识到堕胎无异于杀害一个未成形的人类,这种想法越来越严重,导致她出现了幻觉,随着幻觉的不断加重,她的心理终于开始崩溃……”

    孟月涛沉默了几秒钟,接着问道:“你的意思也就是说,我妻子是因为一次契机,想起了自己以前堕胎的经历,然后才产生的心理压力,从而进一步出现了幻觉?”

    “是的。”小李有些憔悴的捋了捋腮边的头发。

    “那这个契机是什么呢?”孟月涛急切的问道。“我妻子究竟是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这个呢?我觉得,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吧?只有找到了这个契机,才能找到治疗的方法吧?李小姐你快点告诉我你的答案。”

    小李摇了摇头。“孟先生,这个答案恐怕我没法告诉你。我们这次入梦,只是找到了恐怖的根源,至于引发这个根源的契机,还需要你在现实中多多尝试和曹小姐沟通了解。”

    “在现实中沟通了解?”孟月涛苦笑着反问道:“李小姐,你也见过我妻子的状况了,你觉得我有和她沟通了解的机会和能力吗?”

    “我只能说,您得慢慢来,不断的尝试,从她平时的细枝末节中寻找端倪……”

    “可是我倒觉得,这应该是你们盗梦任务中应该完成,也必须完成的一部分。”孟月涛的语气渐渐有些不耐烦起来。“如果我在现实中有办法和她沟通了解,那还来找你们做什么呢,是吧?”

    “我们已经找到了恐怖根源,也就是和堕胎有关。如果条件允许,我们有幸得到了更多的信息,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但问题是我们都已经尽力了,曹小姐的梦境实在是太过艰险,即便是仅仅找到了恐怖根源,也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

    “简而言之,你们这次价值两千元的盗梦任务,扔给我堕胎两个字当结论就算完了?”孟月涛气呼呼的质问道。“随便是个人,听说一个刚刚怀孕的女子怕小孩,就算推断也能大体推断出会是和堕胎过有关……请问还需要你们盗梦干什么呢?你们工作室就是这样的工作方式吗?”

    孟月涛的声调越来越高,使得这次谈话开始由商谈渐渐升级为争执。争吵声从门窗缝隙中传出来,引来小唐小周等人投来担忧的目光。

    “孟先生,请不要这么激动。”小李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摊开手解释道:“我们平心静气的说话不好么?”

    “你们这种工作方式,让我怎么平心静气?两千块钱买来堕胎两个字,还真是一字千金呢!但问题是你这两个字值吗?有这么高的含金量吗?两个谁都能推断出来的字,值两千块钱?”

    “孟先生,如果你实在觉得不值,或对我们的工作不满意,我可以向总部提出申请,给你一个优惠的价格……”小李无力的说道。

    “优惠……看来你还是不懂我的意思。”孟月涛气愤的吼道。“这不是钱的问题!如果你们给了我有用的信息,别说两千,就算两万,十万,我都不会在乎,我不缺钱,我需要的是有用的信息,还有治疗我老婆的方法!!!”……

    “我们要不要进去帮忙劝一下。”会客室门外,小唐忧心忡忡的和旁边的小周等人商议道。工作室运营了这么久,一直都是顺风顺水,像这样的争执和纠纷还是破天荒头一次,所以一时间让众人都觉得有点束手无策。

    正当几人焦急的商议着的时候,走廊里传来清脆的脚步声,大家抬头一看,顿时纷纷松了口气,仿佛高悬着的心终于有了着落一样。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此刻众人最希望见到的人,他们的主心骨,工作室的大老板——萧千韵。

    “千韵姐,你来的太是时候了!我们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呢!”小唐等人迎上前,急切的和萧千韵汇报道。小周则言简意赅的将大体情况说了一遍。

    “知道了。我来处理,你们去忙吧。”萧千韵点了点头,心平气和的吩咐大家安心去工作,然后便推门走进了会客室。

    “千韵姐,我……”见萧千韵进来,面红耳赤的小李急忙起身,局促不安的想说什么,可又不知从何说起。

    “你去吧。我和孟先生谈谈。”萧千韵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柔和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