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千六百二十一章 猪突猛进两代人

第三千六百二十一章 猪突猛进两代人

    ****************************************************************************************

    我也不知道这鬼消息该不该保密,最后还是把阿卡拉请回小黑店里,摆出碇司令的架势,用深沉磁性的嗓音将来龙去脉一一告诉了阿卡拉。

    果然不出所料,年度大戏上演了,前一刻还是退休养生老干部的阿卡拉,拐杖差点没握稳滑了出去,你说这要是在外面,被别人看到大长老失态的一面,那得是多好玩……哦不,是多大的损失啊,将直接导致联盟高层的颜面丧尽,间接拉低作为不可或缺的打杂长老的我的威信!

    机智如我,现在已经是一个修补节操瓶威望器的工匠大师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没拿我这把老骨头开玩笑?”

    饶是我说的有理有据,毫无漏洞,阿卡拉一开始还不愿意相信,这也算是正常反应吧,我耐下心来再三解释,并且还有抖M天使在一旁作证,最后,阿卡拉终于沉默了。

    人是沉默下来了,小黑屋安静的落针可闻,可那泛白的双目,却似乎燃起了熊熊斗志,这算是老干部燃起第二春么?

    知道阿卡拉转动脑筋,我没有打扰,自个在小黑店里翻箱倒柜,找出清神水,留下一坛,其余往物品栏里塞,反正自己不祸害,水晶回来后也留不住,便宜了那蠢萌吃货,还不如便宜我。

    余下一坛也开了,倒上两杯,一杯润喉,一杯开胃,抖M天使没份,呸。

    清神水喝过五杯,尿意都快来了,见阿卡拉还是沉默不言,我终于忍不住了。

    “阿卡拉奶奶,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这些怪物大军能留吗?”

    “留啊,为什么不留?”阿卡拉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然后用诧异的语气应道,仿佛我问了一个很睿智的问题。

    “可是这些家伙会引来不小的麻烦吧。”我挠挠头,虽然猜到阿卡拉可能会这么说,但如此果断,并且用如此关爱智障的语气,还是让我有些惊讶。

    这么说你们可能不信,我猪突猛进的性格,可能是跟阿卡拉学来的。

    “嗯,绝对是天大的麻烦,最直接的麻烦是深渊六魔神的敌意,只不过亲爱的吴,你能不能再回忆一下,除了拐走它们的手下以外,你在深渊里是不是还做了其他足以惹怒而你自己却没有意识到的事情?”

    深知我搞事能力的阿卡拉,犹自不放心的问上一句,并用手势引导我深呼吸,不急着回答,慢慢想,一点一点回忆,不放过任何细节。

    “没有,除了……呃,除了有一次,因为那些邪恶奸诈狡猾卑鄙无耻背信弃义丧心病狂的怪物的误导,让我判别错误方向,结果到了深渊的边缘——原罪之海。”

    这事本来我不想说的,肥肠炙里脊,连我自己都没搞懂,说了反而更让大家好奇和担心,不过见阿卡拉郑重其事的样子,说不定真的有关系?

    “你没在原罪之海做些什么吧,比如说……”阿卡拉满脸深沉的想了一想,选择尽可能用委婉优雅的说法。

    “比如说,解决生理问题,高歌一曲。”

    你看,不愧是联盟大长老,特地将排泄这种粗鄙之事和唱歌的艺术结合起来,使人忘记前者,关注后者,以达到说话超好听,大家超喜欢这里的目的。

    “没有没有,就呆了一会,什么也没做就走了,那灰蒙蒙也没啥好看的,想看还我不如去看双子海。”

    “除此之外呢?”

    “真的没有了,我发誓,绝对没有遇到一丁点的奇怪事件。”

    “这就怪了,为什么深渊魔神会对你如此执着呢?按道理来说,身为我联盟一方的你,对它们的威胁更小,它们应该乘机去找乌格尔大人或者丘比特大人的麻烦才对。”

    阿卡拉食指轻敲,情报太少,机智的大长老阁下也无从判断深渊魔神们究竟经历了一段什么样的心路历程。

    “或许是想为四不像魔神报仇?”

    “本来就是四不像魔神想要找我们的麻烦,结果被你击退,也谈不上什么仇恨,只为这么点事就喊打喊杀,我不认为这些活了上万年的深渊魔神会如此暴躁和不理智。”

    想了想,还是没有找到头绪,阿卡拉只能退一步做出结论。

    “或许,是因为你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它们,但是不管怎么说,能让深渊魔神放弃对峙万年的老对头去对付你,可见你对它们的吸引力非同一般,就算没有怪物大军投靠,恐怕它们也不会轻易放弃。”

    “你的意思是说,就算没有那些怪物大军,它们也很有可能会越过结界来找我的麻烦?”

    “没错,很有这种可能。”

    好吧,反正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有七巨头的威胁摆在眼前,多了捆在一块还未必能抵得上一个七巨头的深渊六魔神,我表示……压力还是有点的呀!

    就是不知道我身上能有什么如此吸引深渊魔神的东西,如若不是我这条小命,给它们还不行么?

    譬如节操,要多少拿多少!

    “阿卡拉大长老,您刚才说了直接的麻烦,莫非还有其他麻烦?”一直在旁边听着的爱娃儿,也忍不住好奇心,见缝插针的问上一句。

    “没错,深渊六魔神还只是小问题。”阿卡拉点了点头。

    艾玛,六只魔神还是小问题?阿卡拉老大,一阵子不见,你变飘了呀。

    不理会我诧异的表情,阿卡拉接着解释起来。

    “怪物大军带来的最大问题,还是忠诚度的问题,它们能背叛深渊魔神,自然也就能背叛你,而且它们背叛的条件也低廉的很,七巨头完全能支付得起。”

    “你的意思是说……贝利尔?”

    “没错,这对阴谋和谎言的魔王而言,绝对是一盘送到它面前的丰收盛宴,一旦我们接收了怪物大军,接下来,恐怕就是它的表演时间了。”

    “那我们还要这些二五仔做什么,赶走,统统赶走。”

    我心里一惊,那么简单的事情,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没错,有贝利尔那家伙在,这些二五仔绝对会再次背叛,到时候可就成了双面二五仔,三姓家奴,要坑死教廷山了。

    “但是,少了它们,我们和七巨头对抗,可就希望渺茫了呀。”阿卡拉一声叹息,将正准备回教廷山棒打二五仔的我扯了回来。

    “亲爱的吴,深渊的实力如今你也见识到了,说实话,我刚才看似很悠闲的在散步,心里却是彷徨的,只有不到两年时间了,到时候我们拿什么和七巨头对抗?就算到时候你的实力能够匹敌七巨头之一,但是,下面的人呢?再下面的人呢?如今的教廷山只是空中楼阁,七巨头根本不需要亲自动手,只要派出它们的手下,就能淹没我们,包括你在内。”

    “大陆和地狱的实力,是不对等的,所以我们必须也唯有只能接收这些怪物,以你的第八魔王之名,得到地狱的力量,以地狱制衡地狱,唯有如此才有一线希望。”

    “等等,难道说这一切,都是路西法计划好了的?”听完阿卡拉的话,我先是恍然,随即震惊。

    “恐怕是的,我一开始也很疑惑,这注定是一场没有胜算的棋局,为什么那位大人会选择的走下去,或许,当初那个看似毫无用处的第八魔王头衔,才是唯一能够让我们绝地逢生的埋伏棋子。”

    大佬下棋,果然与众不同呀,我心里感慨一声,到是有点好奇,假如当初我是被米迦勒给捞了去,结果又会是怎么样,她们又会选择什么样的下法呢?

    这种时候,就需要来上一把人生重来枪,对着自己的脑袋来一发……开玩笑的。

    “阿卡拉奶奶,你可想好了,明知道这些怪物大军会被贝利尔所利用,我们还是要接收它们,这可是在刀尖上起舞啊。”

    “想好了,都想好了,有一件事吴你理解的很透彻。”

    “什么事?”

    “那就是,虽然我们没有操纵棋局的能力,但我们却可以随时撤子,大不了,我们就放弃教廷山吧,看看那些大人们面对着没有了子的棋盘,还怎么继续下,这也挺有意思的不是么?”

    想了想,教廷山作为联盟唯一的希望,果然还是不能轻易放弃,阿卡拉又补充道。

    “当然了,这是迫不得已之下的最后选择,不到最后一刻,我们还是得坚持下去,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赢了呢?这样,吴,你回去以后先把那些怪物大军接收了,如何安排,待我们细细商量再说,这很关键,安排好了,就算是那位阴谋魔王想动一动歪脑筋,我们也能随时应付。”

    “好吧,我明白了,就按照阿卡拉奶奶你的意思做,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先去天堂一趟,把琳娅她们接回来再说。”

    我也跟着笑了,你们看,到了关键时刻,阿卡拉猪突猛进的本色可比我高到不知哪里去,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咳咳,不对,应该说熊将将一个,熊兵兵一窝,所以猪突猛进真不是我的错。

    看着同时露出猪突猛进笑容(?)的两人,旁边的抖M天使头一歪,写满了问号。

    明明是我提出的问题,为什么你们说的我全都听不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