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农家乐小老板 > 52

    52、

    吃饭的地点是陈安修决定的,就在江岭路和香港东路交接处的一个三星级酒店,他曾经在这里吃过同事的婚宴,环境和饭菜都是很不错的,临街的一面从一楼到三楼都是玻璃墙,视野很开阔。

    陈安修一家是先到的,他们来之后直接上的三楼包间,茶壶里大概续了一次茶水,章时年和韩米就一起到了,韩米是位四十多岁的女律师,削薄的短发,一身紫色的套装,脸部的线条有些硬朗,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女强人那一类型的。

    陈家早先点了些个菜,先让厨下做着了,客人来之后,陈安修又把菜单递了过去,那两人都很客气的点了两个价钱一般的。

    “小章,来上面坐吧,你看你,帮了我们家这么大的忙,都没说一声,如果不是壮壮说出来,我们还都不知道呢。”桌上两个上位专程空出来的,但章时年进门后执意不坐,反而选了吨吨旁边的位置坐下,老板不上座,身为下属的韩米就更不敢僭越了,挨着章时年就坐下了。

    “陈叔别和我这么客气,我和安修是朋友,帮这点忙是应该的。”察觉到旁边有人在拽他的衣角,他不动声色的伸手下去,抓住那只正在作怪的小手。吨吨挣了挣,没挣开,赌气地抬起的小短腿架在章时年的膝盖上。

    “话是这么说的,但这次要不是你帮忙,望望就要在里面受罪了。”

    陈妈妈也对章时年笑着点点头,在家教育自己儿子是一回事,但面对章时年,她是没法摆脸色,毕竟这人帮了忙是事实,谁也不能否认,“天雨,给章先生和韩律师敬杯酒吧,谢谢人家。”

    陈天雨从章时年进门就一直处于震惊的状态,那天在店外,他只看到过这个男人的背影,但没看到容貌,现在看清楚了,可这人怎么和吨吨这么像?难道这个人……就是吨吨的另一个爸爸吗?

    陈天雨和陈爸爸陈妈妈不同,他只知道吨吨是他哥哥和另外一个男人生的,但至于另外一个男人是谁,他一直不清楚,也无从和父母问起。

    “天雨,天雨……”陈妈妈喊他,心道天雨在想什么,怎么傻愣愣的。

    “妈,什么事?”陈天雨垂下眼睛,借喝水的动作掩饰了一下刚才的失神。

    “敬杯酒,谢谢人家这次给你帮的忙。”

    “恩,这是应该的。”天雨不是那种沉不住气的人,即使心里有再多的疑惑,也不会选择在这种场合发作。他起身,亲自过来给章时年和韩米倒了一杯酒。

    韩米在案子进行中间和他打过几次交道,在这张桌子上的话,还算是个熟人,笑说了两句,也就喝了。

    章时年起身的动作略慢,陈安修打眼一看,就发现吨吨跟个小螃蟹一样,钳在人家身上,吨吨和章时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明明之前见面还挺冷淡的,但从年后再见面开始,吨吨逮着人就掐,偏偏还不是对手,十次有八次都被章时年压得牢牢的,偶有两次成功的,明显是章时年在放水,就这样,吨吨对这游戏还是乐此不疲。

    陈天雨和章时年碰杯,话都说的非常客套,本来就是陌生人,要是一上来就亲亲热热的,那陈安修才觉得奇怪呢。

    这张桌上,除了吨吨,都不是小孩子,面子功夫大家都会做,所以气氛看着还是可以的。

    吨吨就做在陈安修和章时年中间,左右逢源,整张桌上,吃的最开心的就是他了。章时年给他剥的虾,他接受地毫无压力,一边自己享用,还不让照顾自己爸爸,“爸爸,吃。”

    这样一来,章时年相当于为他们父子两个服务了。

    陈安修简直不知道吨吨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对于和章时年作对,他总能得到无穷的乐趣呢?

    陈妈妈看到他们三个的相处情形,张了张嘴,最后也没说什么。她何尝不愿意儿子和孙子被人疼着宠着,不用受委屈,一辈都开开心心的,可对象是章时年,有可能吗?

    吨吨吃的忘乎所以,一不小心把一碟白灼虾的蘸料蹭在章时年的衣袖上了。他楞了一下,但很快扁扁嘴道歉说,“对不起。”

    章时年给他个安抚的笑容说,“没事。”又对众人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我帮你。”陈安修跟着站起来。

    章时年的声音里的笑意很明显,但语气还算平和,“不用,你继续吃。”

    韩米心里大感惊讶,她这老板虽然一向风度极佳,但像今天这样宠着大的,溺着小的,还真是不多见。如果不是这位陈安修先生是男的,她会怀疑这个小孩是他和老板生的,相处起来一家人一样。

    章时年在洗手间了收拾了一下,没有耽搁太长时间,他推开门出来,就看到陈天雨倚在窗台边正在吸烟,这酒店的洗手间设计是在走廊的拐弯处,在这里谈话,从包间探头出来,根本看不到,“你是在等我吗?”他直觉这人和他有话说。

    “吨吨是你的儿子吗?”陈天雨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开门见山。

    章时年拢了拢眉,“你在说什么?”吨吨不是安修的孩子吗?怎么又会和他扯上关系了?

    陈天雨把烟头掐灭在烟沙里,这人好像不知情,那他什么都不想说了,“如果可以的话,请你离我哥哥远点。我欠你的情我自己来还。”

    “这恐怕有点难。”既然大家挑明了说,他也不想隐瞒什么。

    陈天雨可能没想到他拒绝的如此痛快,脸色一下子绷住变得很难看,“如果哪天你强迫我哥哥的话,我是不会顾及你今天帮我的情分的。”

    “你以为凭安修的身手,我真的能强迫他吗?如果哪天他和我在一起,我相信绝对是他自愿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原因。”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