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农家乐小老板 > 69章

    69章——

    先是见到罗平,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情,再就是后来和季方南的那段谈话,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陈安修的心情很差劲,所以等他看到等在楼下的章时年的时候也没什么好的态度。

    “安修,我有话想问你。”

    “章先生有话请尽快说,说完,我要带吨吨回绿岛市。”这里他待够了。

    “发生了什么事?”章时年觉察到他的态度不对。

    “没什么事。”

    陈安修不肯回答,章时年就问旁边的季君恒,关键是季君恒也不知道,他做出个无能为力的表情。

    “那你先带吨吨到附近公园里走走,我和安修有话要说。”

    “我和你无话可说。”陈安修的态度很强硬,没有丝毫融融的余地。

    章时年拉住他的手腕,“你是不是要当着孩子的面吵架?”

    陈安修看到吨吨站来那里来回看他们,就说,“吨吨,先跟着君恒……哥哥出去玩会。”

    季君恒心想怎么两天没见,就降辈分了,直接从叔叔将为哥哥了,但眼前这种气氛,显然不是追问的好时机,所以他认命地把吨吨带走了,吨吨又回头看,陈安修硬挤出个笑容,“去吧,我们晚上就回家。”

    吨吨乖巧地点点头。

    章时年拿了季君恒的钥匙开门,陈安修抱胸立在门口,并没有打算和他促膝长谈,态度冷淡地说,“章先生还有什么话要说,也是吨吨的事情?”

    章时年敏锐地捕捉到其中的信息,就问,“也是,还有谁?我二哥?”

    陈安修嘴角挑起一抹讽刺的笑容说,“你们家里人真默契,一个打算唱白脸,一个打算□脸吗?我来猜猜,章先生来,是不是要说,要和我一起抚养吨吨吧?”

    章时年皱眉,“这不是我们原先就说好的吗?”

    “是啊,原先,章先生也说是原先,现在我反悔了。”

    “安修,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不够清楚,章先生听不明白是吧?那我可以说的更直接点。”

    章时年阻止他说,“安修,你现在很不冷静,不要轻易把两个字说出口。”

    陈安修扬起一抹无所谓的笑容说,“我是不冷静,但是足够清醒,章时年,我们……”

    “安修。”

    “分手吧。”

    这两个词几乎是同时出口的。

    章时年眼中也有一些不明的情绪在酝酿,但被他强行压制住了,他还算理智的说,“安修,把那两个字收回去。”

    “你觉得有可能吗,章先生。”陈安修还嫌不够一样,挑衅地扬起嘴角。

    “吨吨的事情,我们不可以坐下来谈谈吗?你以前也没告诉过我,吨吨是我的儿子。”

    “你不也同样没告诉过我,十年前的那个晚上是你嘛?”

    “你还是不能原谅那件事?”

    “无所谓原谅,我是感觉我们这段关系简直糟透了。”彼此相互不够信任,他们这样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你是后悔和我在一起了?”

    “说实话,有点。”陈安修很清楚,他们的关系早就岌岌可危,今天的事情只是个导火索而已,或早或迟都会有这么一天。

    “吨吨的妈妈到底是谁?”他来之前重新问过吨吨的年龄,那段时间,他在绿岛市发生过关系的只有陈安修一个,但是怎么可能?安修是男是女,他再清楚不过了。

    事到如今,陈安修豁出去了,章时年不是想要个明白吗?他就给个明白,“我说吨吨是我生的,你信吗?”

    章时年脸上终于露出些震惊的表情。

    陈安修极冷淡的笑道,“你不信是吧?那你还问我干嘛?季家不是有权有势吗?你们尽管去查吧,但是不管你们的结果是什么,吨吨是我的儿子,这点永远都不会改变,我怎么也不会把他交给你们的,想要儿子,你们自己去生吧。恕我不能奉陪。”

    说完这些,屋里的东西都不想再收拾,陈安修转身就走。

    “安修。”章时年追上来。

    “章先生,别让我们分手都闹得这么难看。”

    *

    季君恒带着吨吨在附近的公园玩,看到陈安修过来,就问,“你和小叔谈得怎么样了?”

    陈安修扯了点笑容出来说,“谈完了。”这次是真的完了,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季君恒不知内情,看他表情还算正常,就稍稍放心说,“谈开就好,我不知道我爸爸和你说过什么,但是你别放在心上,他们老是爱乱紧张小叔的事情,但是他们做不了小叔的主。”

    “没事。”以后季家的事情都与他无关了。

    “那咱们回去吧,中午吃饭的时候天还好好的,就这么一会,天就阴上来了,夏天就是这样,说风就是雨的。”

    “不了,我想带吨吨今天回去了。”

    “一定要今天吗?都来好几天了,不差这一天的,明天,明天一大早,我开车送你们去做火车。”

    陈安修还是坚持说,“就今天吧。不管怎么样,咱们还是朋友,以后去绿岛,记得过来吃饭。”

    “这个是肯定的。那你等等,我去开车,待会送你们走,顺便去附近的超市买点吃的带路上吃。”

    季君恒一说完不等陈安修回答,就急急跑开了。

    这个朋友倒是真的不错,可惜这里他一分钟都不想再待下去了,他牵起吨吨的手说,“吨吨,咱们走吧,趁着天没下雨。”

    吨吨没有任何犹豫和留恋地紧紧反握住他的手。

    陈安修不止一次地庆幸,他还有吨吨。

    可能周围都是高档住宅区的原因,陈安修领着吨吨走了半条街了,都没看到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都没看到影子,雨倒是先下来了。

    尼玛,老天,你要不要这么应景啊,只是个失恋而已,又不是第一次了,他都还没来得及难过呢,天倒先下起雨来了,开始还是一滴一滴的,后来简直是用水泼。陈安修抱起吨吨,把他脑袋上受伤的地方压在怀里,“吨吨,别抬头,我们先找个避雨的地方。”

    “小叔,安修回来没有?”

    章时年揉揉额头,从沙发上站起来,“他不是去找你和吨吨了吗?”

    季君恒着急的说,“安修坚持今天要走,我让他们在公园里等等我,我去开车,结果去的时候,两个人都不见了。”

    “我出去找。”这么大的雨,安修到底带着吨吨哪里去了?章时年开着车沿街找过去。

    这附近都是住宅区,也没什么临街的店铺,就在陈安修想抱着吨吨再转个方向的时候,有辆车驶过去,又倒了回来,车上的人撑着一把方格大伞下来,看到陈安修的脸,脱口而出一句,“长宁。”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