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农家乐小老板 > 第291章

    “五年不见,你是刚刚发现我比你英俊潇洒吗?看地这么入神?”

    陈安修淡定的挑挑眉,直接将手中冰凉的啤酒罐摁在他脑门上将那张熟悉的脸推开。

    刚出冰箱的啤酒,抓在手里还觉得冰凉入骨,更何况贴在脸上,吴峥嵘嚎叫一声从沙发上跳起来,一张嘴想说什么,但对上陈安修带笑的眼眸,他的眼底也跟着染上一抹真实的笑意,“这么多年不见,你都没怎么变。”

    “那你以为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大腹便便还是脑满肠肥?”

    吴峥嵘抿抿嘴笑,“我倒是希望,可惜你没满足。”怎么样都好,只要不是那个走不出阴影的陈安修就好。

    “你还在咱原来的部队工作吗?”

    吴峥嵘倚在门边,摇摇手中的啤酒罐说,“家里人希望我能稳定下来,前两年本来打算调到秦皇岛的,各种原因没走成,这么多年下来,我都习惯了,对了,还没和你说吧,我去年提了少校。”

    陈安修过来和碰了一杯,“干得不错啊,前途远大。”从上尉到少校是个门槛,能上来不是件容易事,吴峥嵘年纪比他还大,今年已经35岁了。

    吴峥嵘能看出来,陈安修是真的为他高兴,认识这人十二年了,兄弟不是白做的,“可惜你走了,要不然咱们兄弟还可以在一起。”

    “我当年要走的时候,你也这么说。”

    吴峥嵘难得感叹,“可惜说了那么多,也没能留住你。”不得不说是个遗憾,“不过看你现在过得也不错,大家也都可以放心了,你当初走的那么突然,又一声不响,那天大家追到火车站都没找到你。“

    其实他当时看到那些人了,只是不想露面,因为不知道要说什么,情绪太压抑,“其他人现在都怎么样?”

    “老金和大刘在你走的第二年就退伍了,老金现在沈阳老家弄了个车队搞运输,做地有模有样的,老婆就是他以前给咱们看过照片的高中女朋友,现在闺女都五岁了,大刘在祈州那边做特警,别看他学问不高,老婆可是正经八百的大学生,长得也漂亮,在当地电视台做记者的,据说是有天下班晚了,在一偏僻街区救了一个被拦路抢劫的姑娘,就这么一回,嘿,你别说,人家姑娘还真就看上他了,一对双胞胎儿子,今年都三岁多了,去年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说,想带老婆孩子来绿岛旅游,顺便看看能不能找找你,只是去年夏天,他爸爸过世了,后来也就没过来。”

    “我记得他爸爸年纪不大。”大刘爸爸以前去部队探过亲,给他们带了很多山核桃。

    “不到六十,是心肌梗塞,说没就没了,大刘赶回去的时候都没见着人。”说到这些,吴峥嵘也不由地有些唏嘘,不过他很快打起了精神,“小于后来调到广西那边带新兵了,罗平这小子运气不错,被挑到北京给首长当警卫员去了,大队长就不用我说了。”

    “看来大家都过地不错。”

    “都还可以,只是现在天南海北的,很难再像以前那样聚在一起了,每次通电话,大家最惦记的就是你,总问我你的联系方式,可惜我也只是知道你老家在绿岛,至于有没有回来,回来住什么地方,你是一点没信息没留给我。”

    “那你这次是怎么知道的?”

    吴峥嵘在短短的头发上摸了一把说,“今年春天在一次联合军演中遇到大队长,我想你要回绿岛的话,肯定和他有联系,一问还真给问着了。”

    他就说如果是罗平,他们早该得到消息了,可能罗平也看出点什么来,只是没点破。

    “说了一圈,你呢,个人问题解决了吗?”

    吴峥嵘一仰头,把最后一点啤酒倒进嘴里,笑嘻嘻地说,“看上我的姑娘大把大把的,主要是我眼花挑不过来。”

    “切,直接说没老婆不就行了,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你这次有空跑我这里来,不会是休假回家被逼着去相亲了吧?”

    吴峥嵘朝他竖个拇指,“在家待了十天,相了三个。一个大腿没我胳膊粗,一个比我小十来岁,还有一个,我小姨单位上的,我一瞪眼,直接把人给吓哭了,事后人家那姑娘跟人说,怀疑我有暴力倾向,怕婚后拿她当沙包打,你说我像那种人吗?”

    陈安修抹抹嘴边沾到的酒水,从上到下将对面的人仔细打量一番,然后得出肯定的结论说,“你别说,还真有点像。”本来像吴峥嵘这种常年在作战部队的,身上就有种煞气,再加上这人偏硬朗的长相和这体格,一般姑娘见到,还真要憷两分。

    吴峥嵘被他打击地差点跳脚,“行,你好,你帅,你讨人喜欢,你让我看看,我那弟妹是个啥样的。”

    “你会见到的,他现在市区上班,你到时候别吓着就行。”人都来了,他也无意将章时年藏起来。

    吴峥嵘怀疑地眯眯眼,“难道你还真娶个天仙不成?”

    陈安修打算将关子卖到最后,“你见到就知道了。”

    老战友久别重逢,即使中间有五年的空白,但还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吴峥嵘小心地规避者那条线,在那条线外,他们可以天南海北地胡侃。

    快四点的时候,吨吨和冒冒在建材店睡完午觉,室外的温度也降低一些,吨吨就领着冒冒出去溜达一圈,接着就回家来了,他们一进门,吴峥嵘就认出吨吨来了,毕竟从一岁到七岁的照片都见过,也算是间接看着长大的,但真人这还是第一次见,这一刻,他很理解陈安修,怪不得那么小就猴急猴急的,光看吨吨这相貌,也知道妈妈必定是个极出色的大美人。

    “你还记得我吗,吨吨?”

    吨吨仔细辨认一会,又想了一下,“吴叔叔。”爸爸那些战友,都给他买过东西,爸爸曾经拿着照片给他看过。

    吴峥嵘惊喜地赞叹,“吨吨记性真好。”他刚才也不过是试探问,没想到孩子真能光看照片就能记住人。

    陈安修在旁边臭屁地加了一句,“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

    吴峥嵘也不理会他,径自和吨吨说,“几年没见,吨吨都长这么大了,吴叔叔给你带了礼物,都放车上了,一会拿给你。”

    “谢谢吴叔叔。”

    吴峥嵘拍拍他的肩膀,“乖了。”一转眼,终于看到跟在吨吨旁边的小胖子,就问陈安修,“这是谁家的孩子?”

    冒冒在陈安修开口之前,先过去抱住他的腿软乎乎地喊,“爸爸。”

    吴峥嵘怔愣,“你小儿子都有了?真够速度的。大队长怎么一点都没和我提,让我看看这胖小子。”他把人从陈安修身边抱过来,又问,“叫什么名字。”

    陈安修回说,“叫冒冒。”

    “你叫冒冒啊?”刚才没看仔细,这下抱在怀里仔细瞅瞅,眉眼间还真能看出点陈安修的影子,不过比陈安修可爱多了,肉嘟嘟,白白嫩嫩的,吴峥嵘忍不住伸手想碰碰孩子的脸,冒冒瞪着眼睛看他,两只爪爪抓住他的手指不让碰。

    “这小子一点都不怕我,我家里那几个侄子侄女,一到我手上就哭个不停。”吴峥嵘爱不释手地抱着逗了会,见冒冒想下去玩,就将人放下了。

    陈安修打发两个小的去里屋玩,趁着吴峥嵘上厕所的时候,给章时年打了个电话。

    章时年在电话那边拧了下眉,“战友吗?我今天可能没法回去,明天再见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他要在这里留四五天,晚上别忙到太晚。”

    章时年的唇角勾出些笑容,应道,“恩,知道了。”

    “那你忙吧,我挂了。”

    吴峥嵘上厕所回来,得知传说中的弟妹今晚不回来,直夸陈安修心大。

    陈爸陈妈知道陈安修的战友来家里了,送走陈建红她们,就直接过来了,倒是弄的吴峥嵘怪不好意思,拉着陈爸陈妈的手一个劲说,“本来这次是探望陈叔和林姨的,顺带认认门,你看,我这还没过去,反倒让你们二老过来看我了。”

    陈爸陈妈都不是那种事事要规矩的人,对这种小事根本不在意,吴峥嵘又是个爽朗的性子,所以虽然是初次见面,意外地居然很合得来。

    晚上一家人就在这边吃的饭,陈妈妈张罗的饭菜,陈爸爸特意回家拎了瓶好酒过来,吴峥嵘的酒量是真的好,不像陈安修一样是虚报的,和陈爸爸对饮了一瓶白的,还自己喝了四五瓶啤酒,也仅仅是脸红了红,陈安修知道自己的那点酒量,没敢喝太多,不过耐不住劝,又是在自己家里,就少了些顾忌,陪了两瓶啤酒,不过一直到晚饭结束,理智还算清醒。

    陈爸爸也还好,他酒量本就不错,那瓶白酒大半让到了吴峥嵘的肚子里,饭后他也没让人送,从这边拿了个手电筒,就和陈妈妈一路溜达着回去了。

    今天家里有客人,冒冒兴奋地蹦跶了半天,吃完饭不久就渴睡了,陈安修怕他积食,带着人在院子里凉快半天,这才把他放回自己的炕上,让吨吨陪他睡觉。

    陈安修转身出去后,冒冒可能又不太困了,扭股糖一样在哥哥身上翻来翻去的,吨吨伸腿把他压住,又从旁边的抽屉里拿一叠画纸出来,“上次讲的是海獭。”吨吨翻翻标记好的图画,“今天讲小鲸鱼的故事,从前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生活着一群黑色的鲸鱼,有一天两个鲸鱼爸爸出门了,家里就只剩下大鲸鱼哥哥和小鲸鱼冒冒,他们是两只漂亮的鲸鱼,身上长着白色的圆圆的花纹,小鲸鱼冒冒不听哥哥的话乖乖睡觉,然后就被一群白色的鲨鱼抓走了……”

    冒冒在哥哥怀里拱拱,“啊……”

    吨吨拍拍他的背,“大鲸鱼哥哥就追上去问,你以后会听哥哥的话吗?小鲸鱼冒冒就哭着说,我最喜欢哥哥,最听哥哥的话了,大鲸鱼哥哥就游过去,一口咬在鲨鱼的肚子上,又过来一个,又咬一口,大鲨鱼哥哥的牙齿又大又坚硬,鲨鱼们就这样都被打跑了……”

    陈安修止住进门的脚步,笑着摇摇头将门关上,吨吨的故事永远这么简单又粗暴。

    吴峥嵘跟在身后也跟着听了一点,此时摸摸下巴点点头说,“黑色的鲸鱼,有圆圆的白色花纹,虎鲸吗?那确实能击败白鲨,但如果是一群白鲨的话,就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了。”

    “你还和孩子较真了。”

    吴峥嵘哈哈笑,“那不是我的小鲸鱼侄子们吗?我要这么一双儿子,我这辈子就知足了。”

    “那你也得先要人肯嫁你才行。”

    “你都有了,我这次回去就加把劲。”

    陈安修懒得理会他,找床干净的夏凉被出来,将人安置在家里空着的房间里,不过两个人都没什么睡意,就半靠在炕上说话,说到后来,口渴了,吴峥嵘就提议再喝点,陈安修这会可能酒意也上来了,胆子比较肥,答应的比他还爽快,直接去把今晚喝剩下的还有冰箱里的存货都抱过来了,边说边聊,不知不觉间就将十来罐啤酒全部报销干净了。

    陈安修不用说,这下就连吴峥嵘也起了酒意,聊着聊着就少了顾忌,“安修,你还记得咱们走了的那些兄弟们吗?都六年了,要说这些年,我也目睹和经历过不少生死,可有时候晚上一闭上眼睛,还是会想起他们,无论多么美好的记忆,最后总会切换到那一幕。”封闭的船舱,刑求过后残缺的肢体,满眼的血腥,垂死挣扎的呻,吟,昔日最亲密的兄弟以一种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的惨烈呈现在他们面前,那种视觉和心理的冲击,大概他这一辈都不会忘记。

    “怎么不记得。”陈安修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就是这双手,曾经沾满了那些人滚烫的鲜血。

    可能日光灯太刺眼,吴峥嵘拿手臂挡住眼睛,继续说,“你知道吗?其实以前我对你挺不服气的,总认为你这人心太软,之所以最后能当上队长,少不了秦明峻的私心,直到那天,面对他们最后的祈求,我都办不到,手一直在抖,我这一辈子就没那么退缩过。”到头来将所有的压力都丢给了陈安修。“你走之后,我曾经不止一次也想离开那里,可是在部队待了那么多年,出来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从心里也舍不得。”

    陈安修深吸口气,压住因回忆往事,胸口乍起的疼痛,“这些年如果不是你为我保守秘密,说不定我连顺利退伍都不能。”

    “如果换成你,你也会这么做,而且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了。这次过来,见你日子过地安稳,我也就放心了,说实话,我真怕你走不出来。”

    “有人陪着总比一人走好,你年纪不小,身边也该有个人了。”

    “我努力找个比弟妹更好的。”

    “那估计很难。”

    “你就臭屁吧,吹牛又上税。”

    酒喝到后来,两个人也不知道怎么睡过去的,白天到来后,吴峥嵘依旧爽朗,陈安修也还是那副笑嘻嘻浑不在意的模样,两个人谁也没再提起过那晚的事情。这天吴峥嵘去探望了陈奶奶,又跟着陈安修到山上四处逛了逛,陈安修主动跟他要了其他人的电话号码,当听到电话那边久违的声音中透露出的压制不住的惊喜,他终于觉得有些事情是该让它彻底过去了,几个人约好,明天夏天大家要来绿岛聚一次。

    临近傍晚,陈安修带着吴峥嵘从山上下来,吴峥嵘一手拎着刚摘的好些桃子,另一边的肩膀上扛着胖冒冒,吨吨今天和同学约着去去市区的大剧院看话剧了,就把胖冒冒一个人留在家里了,吴峥嵘足足扛了他一天,两个人终于熟悉一点。

    快到家的时候,陈安修接到电话,要去小饭馆里处理点事情,就把门上的钥匙丢给吴峥嵘,“你先带冒冒回去,我去小饭馆那边办点事,待会顺便带点菜回来。”

    吴峥嵘接着钥匙,嘴里又问,“要是弟妹回来怎么办,她不认识我,再把当成闯空门的。”

    陈安修看看时间,“现在还不到六点,他没这么早回来,就是回来,他也不会怕你,他打你,应该足够了。”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对弟妹越来越好奇了。”

    陈安修朝他摆摆手,抄近路走了,吴峥嵘勾着手里的钥匙,把胖冒冒从肩膀上放下来,熟门熟路的回家准备开门,刚走到门口,就看到门口外停放的车了,他打量一眼,心道,“车不错,看来这个弟妹不仅貌美如花,功夫好,还很有钱。”就是看着这车型不太像是女人喜欢的。

    冒冒认识章时年的车子,一看车子就推门进去,边跑边喊,“爸爸,爸爸。”

    “你爸爸刚走,屋里是你妈妈才对。”吴峥嵘怕他摔到了,在他旁边弯腰小心护着,刚进屋门,就听浴室的门咔哒响了一声,他下意识的望过去,首先落入眼帘的是一双笔直修长的腿,他第一反应是,这弟妹腿够长的,个头肯定不矮,但想到这是兄弟的老婆,也没敢仔细看,立刻转过身去,“弟妹,我是安修的战友,你先忙着,我待会再过来。”

    “既然来了,就先坐吧,我一会就好。”

    嗓音低沉清越,悦耳至极,但吴峥嵘绝对确定那不是女人的声音,他蓦地转身。

    身后的人应该是洗澡到半途出来的,只在腰间松松垮垮系着条浴巾,一手抓着毛巾擦拭着濡湿的头发,另一只手摸摸冒冒的脸,即使是这样略显尴尬的见面,那人所表现出来的却是绝对的从容镇定,可是再雍容的气度,再精致的相貌,也掩饰不了这个人是男人的事实,还滴着水珠的平坦胸口,明显锻炼过有着不夸张肌肉的精壮身材,无一不在说明,这不仅是个男人,还是个相当出色的男人。

    他想问这人是谁,可从这人闲适的姿态和冒冒亲近的态度让他又心底隐隐有了答案,要说一点没怀疑是假的,因为这个家里明显没有一点女人的痕迹,一个女人再不讲究,家里总得有个梳妆台,洗刷间里总得有一两件女人专属的日用品,可这家里别说这些了,连双女人穿的鞋子都没有,他原先还安慰自己,说不定安修老婆是个女强人,平时不轻易回家,外面还有房子,你看,昨晚不就没回来住在市区吗?可见到这人,他连欺骗自己最后那点勇气都没有了,“你就是安修的……”

    章时年朝他点头,“我是。”

    吴峥嵘略显僵硬地做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安修的战友吴峥嵘,我们这还是第一次见。”事到如今,他不得不面对安修老婆是个男人的事实。

    章时年刚要开口,陈安修就拎着些饭菜从外面回来了,饭馆里有点小纠纷,他到的时候都快处理完了,他就过去签了个免单,进门后见到两人在屋里站着,他没心没肺地说,“你们已经见上了,我原先还想给你们做介绍呢。”

    章时年的眼底涌起些好笑和无奈,“我先失陪一下,安修,你招待客人。”

    他一进浴室,吴峥嵘立刻冲上来掐住陈安修的脖子,“你把我骗地好惨。”想想刚才的见面,都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你怎么不早说,你老婆是个男的?”

    陈安修强词夺理说,“我也没和你说我老婆是个女人。”

    吴峥嵘掐死他的心都有了,“谁没事会想别人老婆是个男的。”

    “你不介意?”

    “那是你老婆,又不是我老婆,我介意做什么。”像他们这些人,也许见过了太多生死,有些事情反而不愿意太计较了。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