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科幻小说 > 恐慌沸腾 > 第四十一章 要再狠一些

第四十一章 要再狠一些

    第四十一章 要再狠一些

    犹如在自家的后院闲庭信步,赢商舞单手扶着唐刀从藏身处走了出来,没有在意这三个摸样狼狈的丧家犬,看着唐峥离去的方向怔怔出神。

    “这家伙还是缺乏调教呀。”赢商舞最看不惯唐峥这种烂好人的心态,别人都在为了活着回去而奋力厮杀,他居然还有闲情发善心,这简直就是在玷污生存者们存在的意义。

    女白领三人也在刚才见识过赢商舞冷血的杀人姿态,此时便有些投鼠忌器,不敢妄动,所以密林间一时沉寂了下去,只有海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

    “你想做什么?”这一分钟仿佛一个世纪般漫长,豆大的汗珠爬满了三个人的额头,还是吊带衫女人忍不住了,出声质问。

    “你是蠢货吗,自然是杀掉你们,取走战利品。”赢商舞淡淡的语气却是带着浓重的血腥味,嘲弄地看着三个人,“我可不会为你们诚挚的友情喝彩,并且我也为此持怀疑态度,所以……”

    “所以怎样?”女白领悄悄地观察四周,大脑急速转动,想要寻求对方的破绽。

    “所以要用死亡考验一下你们。”赢商舞话音刚落,三个炸弹就砸向了她,这攻击显然是酝酿已久的,不对对她来说安全构不成危险。

    “别逞强,快跑。”青年男大声的劝诱两个挚友,自己却是义无反顾地扑向了赢商舞。

    “一起上。”吊带衫女人朝着赢商舞埋头狂奔,女白领没有说话,毫无犹豫的冲锋说明了她的意志。

    “值得赞叹。”赢商舞拔刀出鞘,挥出了一刃弯月形的银色刀刃,瞬间划过二十米的距离,轰在了青年男子的胸口上。

    砰,血舞飞溅,青年男子难以置信地看着胸口翻卷的皮肉,踉跄了几步,扑倒在地,殷红色的血液立刻溢出,渗进了泥土中。

    “小男。”吊带衫女人悲泣地哭喊了一声,跑向了他,女白领则是继续冲锋,想要做人肉炸弹,和赢商舞同归于经。

    “有点意思。”赢商舞左腿后撤一步,右手握住刀柄,摆出了起手式,在女白领擦身而过的时候,劈出了迅即若闪电的一刀。

    一记斩痕从女白领的左额头直达右腹部,衣服也在瞬间爆裂,露出了雪白的身体,鲜血喷出了出来,浸透了视野。

    “跑!”女白领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刚把这个字眼挤出喉咙,手中的炸弹便爆炸了,身体瞬间被轰的四分五裂,就像下雨一样,血肉四散,打在枝叶和草茎上,发出了一阵急促地啪啪声响。

    “你这个疯子。”吊带衫女人哭喊着,看着走过来的赢商舞,看着同伴变成碎肉的死尸体,终于害怕了,手脚并用的后退着,想要躲的远远的,再不复刚才一起赴死的气势。

    “要崩溃了吗?你们的友情也不过如此,无论理由多么的冠冕堂皇,一旦死亡真正的降临在自己面前,大多数的人还是会选择退缩。”赢商舞没有丝毫的怜悯,继续刺激她的神经,“既然杀过人,就要做好被杀的觉悟,拥有友情并不能成为你们的免死金牌,否则对那些被你们杀死的人来说,太不公平了。”

    赢商舞走到了青年男人面前,将唐刀插进了他的脑袋,用力一搅,接着抽出,将鲜血和脑浆甩向了吊带衫女人的脸颊,随即问道,“你不是要报仇么?”

    “啊啊啊!”吊带衫女人吓的惨叫了出来,鲜血溅在脸颊上,充满了凉意,甚至还又几滴流进了嘴角,那一刻,她难以遏制地呕吐了起来。

    “不跑吗?他们都死了,没有人会知道你背叛了友情。”赢商舞当着她的面前砍下了青年男子的左手,切割上面的图腾印章。

    “你这个疯子,恶魔。”吊带衫女人谩骂着,却是突然爬起来,亡命地逃窜,她胆怯了,她不想这么凄惨地死去。

    “这才对呀,不然枉我费勒这么多的唇舌。”看着她仓皇逃窜的背影,赢商舞嘴角溢出了一抹嘲弄了笑容,并没有追逐的意思,“既然逃走了,这一生都应该会活在悔恨自责中吧,这可比杀死你有趣多了。”

    “只有能被玩坏的玩具,才是好玩具。”看了眼雷达,确定没有其他人后,性格充满恶趣味的赢商舞开始返回废弃工厂,看都没看埋在血泊碎肉中的那块图腾印章,太脏了,不捡。

    赶回战斗地点时,林卫国三人已经打扫好了战场,一共干掉七个玩家,连带他们的战利品在内,总共收获十四块图腾印章,给了张妍两块,剩下的四人平分。

    “你要是干掉了逃走的那几个,咱们肯定就可以离开这该死的森林,回家休息了。”林卫国叹了口气,道,“赢商舞去追你了,没遇到吗?”

    “没有,还有两位,抱歉了,都是我的错。”唐峥有点后悔放走那三人了,自己还是太草率了,身为团长,应该优先考虑团员的生还率呀,他们可是相信自己的,万一明天出了差错没能回去,自己该怎么承担这个责任?

    “你做的已经够好了,道什么歉呀,再来一次狩猎,咱们就可以回去了。”林卫国拍了拍唐峥的肩膀,示意他别介意,随即招呼众人回废弃工厂,“今天晚上需要开一个胜利的庆祝会,可惜没有酒。”

    “唐峥,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坚定地站在你这边。”李欣兰拉着唐峥的手,脸颊泛红的给出了一个承诺,然后乘他不注意,吻上了上去,缠绵而又悱恻,似乎让密林都染上了一层暧昧的气息。

    “是不是觉得辜负了他们的信任?”赢商舞不知何时站到了唐峥身后,淡淡地询问了一句,心底却是乐开了花,她很喜欢看别人痛苦挣扎的神情,尤其是唐峥这种屡屡让她受挫的男人,看到他难受,她就觉得高兴,“你再智计百出,也是个凡人。”

    “不管你的事。”唐峥懒得理她,默默地跟了上去,他完全没想到赢商舞那句话的含义是指他放走了三个猎物。

    “如果告诉唐峥那三个家伙的现状,他会是什么表情?”赢商舞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沉默,现在还不能玩坏唐峥,也不能和他起冲突,“算了,反正以后调教他的机会多的是。”

    “我要狠,要狠,要再狠一些,”殊不知自己被盯上的唐峥正在一遍又一遍的告诫自己。

    “唐哥,你们都拿到八块图腾印章了,为什么不离开死亡岛。”在废弃工厂吃完了午餐后,忧心忡忡的张妍将困扰了她一晚上的问题问了出来,“我看的出,你们应该不是为了奖金才留下来的。”

    没有人回答他,毕竟四位生存者可不想因为暴露房间秘密被银色木马抹杀。

    “别问了,总之你只要听话,我们会给你八块图腾印章的。”李欣兰不想气氛太尴尬,做出了一个承诺。

    女孩撇了撇嘴角,有些不满,脸色黯然地躲到了角落里画圈圈,她需要的不是这些。

    “对了,我得到了一些关于秦嫣和白果的消息,只不过是三天前的。”唐峥简单地叙述了一遍,想听听他们的意见。

    “你应该是打算下午出发,去寻找她们的吧?”李欣兰一下子就猜到了唐峥的心思,并且表示了支持,“我没意见。”

    “我也是。”林卫国同样点了点头。

    “不,你们误会了,我们不能为了一个过时的消息去冒险,我打算明天中午收集到足够的图腾印章后在行动,老林,你受伤了,实在不能跟着我们冒险,再说我也不能让嫂子担心呀。”唐峥的目标是赢商舞,能把她拉上战车最好,这强大的战力不用白不用。

    “我不是那种丢下朋友自己逃跑的渣滓。”林卫国摇了摇头,“如果提前回去,我肯定轻寝食难安。”

    “我也是。”李欣兰嗔怪地白了唐峥一眼,“我们不是朋友么?你这话太伤人了。”

    “喂喂,别在我面前上演这种感人戏好么?唐峥,我明白的意思,我会去的,不过我也想知道那两个人女人到底是你的什么人,值得你为她们冒险?”赢商舞看着这两人在这谈友情,很有一种动手考验她们的冲动,还好忍住了。

    “只是共患难了一场,刚刚成为普通朋友的关系。”唐峥想起了秦嫣对自己的态度,有点拿捏不准。

    其实唐峥不知道,李欣兰和其他空姐的关系只能算融洽,绝对称不上好友的地步,她甘愿去冒险,完全是因为相信他,而林卫国同样如此,他不需要秦嫣白果她们的感激,他只是想为达成朋友的目标尽一份力。

    “一群疯子,蠢货。”赢商舞嘀咕着,视线扫过了三个人,不知为什么,心中突然多了一些失落和羡慕,并且开始深深地嫉妒唐峥。

    直到第二天正午,这股嫉妒都没有消散,反而像一颗种子似的,深深地埋进了赢商舞心口,生根发芽。

    “今天的目标,收集齐图腾印章。”唐峥看着天空飞过的运输机,吼了出来,“出发,然后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