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最强医圣 > 第两千三百一十九章 我去击杀他

第两千三百一十九章 我去击杀他

    心脏爆裂的韩润河,没有立马断气,他看着一个个圣玄宗的长老和弟子死亡,嘴唇不停的蠕动着,想要开口说话,可从他嘴角在不断的溢出鲜血来。

    赵彭辉传音说道:“安心的上路,你的还有一个儿子,会在圣天王朝里成长起来的。”

    这韩润河一共有两个儿子的,他还有一个儿子因为天赋强大,所以一直留在圣天王朝内修炼。

    听到这番传音之后,韩润河自嘲的一笑,像他这样塑魂境八层的修士,在二重天之内算得上是强者了。

    可结果到头来,他在圣天王朝面前,只是一条可有可无的狗。

    就连大公主跟前的老奴,也能够随意的杀了他,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很是悲哀。

    眼眸中的生机快速流逝。

    韩润河终于是彻底断气,眼睛瞪得巨大无比。

    陆雨晴见赵彭辉如此狠毒,她觉得让这老家伙继续活着,将来也许会威胁到沈风的性命。

    她如今是真心把沈风当做哥哥看待的,咬了咬嘴唇之后,她猛然将玄气注入绚丽的玉佩之内。

    紧接着。

    一股摄人心魄的摧毁之力,从绚丽的玉佩内爆发了出来,周遭的空间动荡无比,犹如是要彻底碎裂开来一般。

    “轰”的一声。

    恐怖无比的骇人摧毁之力,化为了一把巨大无比的斧子,直接朝着赵彭辉斩了下去。

    实在是斧子的速度太快,再加上陆雨晴的动作太过突然。

    所以,赵彭辉面对斩下来的这一斧子,他来不及躲避了,只能在周身尽可能的凝聚出防御层来。

    “嘭!嘭!嘭!——”

    巨斧未至!

    赵彭辉四周的地面,就在不停的产生了爆裂,空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扭曲。

    这一巨斧内的威能实在太过的恐怖了。

    哪怕贺北苍和沈风等人也是脸色不停变化着。

    “轰”的又一声。

    巨斧劈开了赵彭辉周身的防护层,在极致的压迫力下,赵彭辉拼命的往旁边移开了一点距离。

    最终,巨斧将他整条右手臂给斩了下来,温热的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赵彭辉并没有叫喊,在巨斧消失的瞬间,他的身影顿时朝着远处踏空而去,他爆发出了自己极致的速度来。

    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

    万一真的死在陆家丫头的玉佩之下,那么他就真的太过憋屈了。

    贺北苍见赵彭辉逃走,他随意丢了一块剑山弟子的令牌给沈风,道:“沈小友,你先回天武城,如若我没有及时回来,那么你替我去参加城主府的寿宴。”

    “我现在去击杀他!”

    话音落下。

    贺北苍立马朝着赵彭辉离去的方向踏空而去,如今赵彭辉受了如此伤势,甚至是少了一条手臂。

    所以,贺北苍有十足的把握灭杀赵彭辉。

    在他看来,圣玄宗和圣天王朝的人都该死,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么他没有理由放过赵彭辉的。

    沈风望着瞬间远去的贺北苍,随后,看着手里一块银色的金属牌,上面刻有一个“剑”字。

    以他们的速度根本追不上贺北苍,就算赶过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想明白此事之后,沈风将剑山的弟子令牌收了起来,随后,看着地面上一具具的尸体,他道:“这些人虽然身上有着罪孽,但如今他们已经死了,也该让他们入土为安。”

    说话之间。

    他依次将这些尸体全部收入了自己的血红色戒指内。

    陆雨晴开口说道:“哥哥,你的心真好!”

    沈风没有回应,毕竟他并不是什么好心之人,纯粹是想要吸收这些尸体的能量和天赋。

    “如今圣玄宗已经灭亡,宗门内的藏宝库,也算是无主之物了,我们将圣玄宗内,能够带走的东西全部带走。”沈风毫不客气的说道。

    毕竟,就算他们现在不搜刮一番,最后也只会白白便宜别人。

    陆雨晴和赵承胜自然也知道这一点,于是乎,在沈风的带领之下,他们三个开始在圣玄宗内疯狂的搜刮物品。

    而藏宝库的大门好像是和宗主韩润河有联系的,所以在韩润河死亡的那一刻,藏宝库的大门,便自行打开来了。

    当然,沈风他们搜刮的范围不单单是藏宝库,各个长老等人的房间也没有遗落。

    反正获得的上品玄石是多不胜数,至于那些获得的宝物,沈风他们也没有立马去查看,清楚现在不是查看的时候。

    花了两个时辰的时间,总算是将圣玄宗给搜刮干净了。

    沈风等人没有在这里继续停留,第一时间赶往天武城了,毕竟如若贺北苍无法赶回来,那么他们要替剑山去参加寿宴。

    贺北苍这老头对沈风挺不错的,所以沈风自然不想错过寿宴的,毕竟他们代表了剑山。

    在圣玄宗耽误了很长时间,再加上赶路的时间。

    等沈风他们回到天武城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今天城主府的寿宴是在中午举行。

    沈风等人并没有立马赶去城主府,而是找了一家客栈,进入房间内换了一身衣衫,

    经过在圣玄宗搜刮和赶路,他们身上的衣衫沾满了灰尘,自然不能以这副形象去参加寿宴的。

    之前,赵承胜满脸胡子的,如今他的胡子全部刮去,换了一件白色长衫之后,整个人看上去还挺儒雅的。

    而沈风则是换了一件黑色长衫,他的相貌自然是无可挑剔的,如若说二重天是个看脸的世界,那么以沈风的相貌,绝对能够排入前十。

    至于陆雨晴则是换了一身粉色的长裙,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俏皮可爱了。

    现在去城主府也差不多了。

    沈风等人虽说很想快些查看一些之前的收获,但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了。

    “雨晴,你的玉佩总共能发动几次攻击?”沈风不禁问了一句。

    陆雨晴笑道回答道:“三次,不过,之前我已经用掉两次了。”

    闻言,沈风叹了口气,道:“雨晴,其实你不用浪费掉这最后一次攻击的,这是你保命的底牌。”

    陆雨晴无所谓的说道:“那老家伙实在太过狠毒,我怕他将来对哥哥你不利。”

    “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比哥哥你更加重要的。”

    听得此话,沈风轻轻拍了拍陆雨晴的脑袋,他知道陆雨晴之所以如此,这其中肯定有一点因素是,他和陆雨晴的亲哥哥长得很像。

    当然,另外的因素,就是陆雨晴真心想要把他当做哥哥来对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