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自古红楼出才子 > 第1521章 北辽枢密副使萧嗣先(第一更)

第1521章 北辽枢密副使萧嗣先(第一更)

    第1521章

    “诸位爱卿你们是做什么,还不快快请起。”方才一直在发呆,目光没有焦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两眼微红的天子赵煦吸了吸鼻子,赶紧起身抬手虚扶道。

    “诸位卿家,王洋的来信,让朕知晓了,我大宋,的确亏欠那些为了我大宋之和平与安稳,付出了鲜血乃至性命的大宋虎贲,柱石之臣太多太多……”

    “王卿之言甚是,我大宋,的确应当给那些为国捐躯的英烈们修建祠堂,立碑刻传,要让我大宋的后来人知晓,大宋能够有今日之和平与繁荣,乃是无数代先辈之努力,方有今日。”

    说到了这,天子赵煦顿了顿,目光扫过在场诸文武道。“诸卿以为然否?”

    “陛下,臣以为,那永乐城不过是一偏僻之乡野,何况那永乐城之战,乃是我大宋昔日之耻,若是……”刘安世有些犹豫地道。

    狄咏陡然转过了身来,径直打断了刘安世之言,厉声喝道。“刘大人觉得,那十万大宋军民是该死的不成?”

    “还是觉得,我大宋经历的无数次战役,无数为了我大宋之今日而献出自己性命的将士,他们的身后事与你何干?”

    看着一脸激愤,须发皆张的狄咏,看到身边左右,一个二个都默然不言的同僚,刘安世不禁打起了退堂鼓。

    “当然不是,本官只是稍嫌不妥,狄大人何必如此着恼。”扔下了这么一句话,刘安世直接就龟缩了,没有后援,就自己一个人跟这些虎视眈眈的军方大佬打擂台,那绝对就是找死的路数。

    若是事情被传扬出去,指不定哪天夜里一个不小心被那些一向莽撞冲动的丘八敲闷棍啥的,自己老脸可就丢大人了。

    而就在刘安世一脸无趣地退回到了列班之中后,并没有注意到,天子打量他的目光到底有多阴沉。

    而梁焘只是淡淡的扫了一脸幽怨的刘安世,内心里边不由得暗骂了一声蠢货。现如今难道你没看出来吗?

    大宋如此正是穷兵黩武之时,天子意志十分坚定与坚决,而为大宋捐躯的英烈们刻碑立传,建祠供奉,绝对能够让大宋天子成为大宋百万虎贲心中的偶像,亦会大涨大宋的军心士气。

    这个时候,站出来反对此事,呵呵,首先你丫的就是逆势而为,典型的政治不正确。幸好你及时闭了嘴,不然,指不定越来越独断专行的天子当场扒了你这身官皮也说不一定。

    “看来除了刘安世刘卿之外,其余诸位卿家皆不反对,对吗?”天子等待了一会,见再无人发言,这才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说道。

    只是听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边,让所有人都心中一凛,齐刷刷的把目光落在了那刘安世的身上。

    刘安世也不禁心中发毛,张了张嘴,正欲辩解什么,可是,天子赵煦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朕决定,于明日朝会之上,诏告天下此事……”

    第二天,天子于朝堂之上明诏天下,诏令在大宋帝都东京汴梁城南设一祠堂,谓英灵殿。

    里边专门供奉那些自大宋开国以来,为大宋开边拓土,保家为国而捐躯的大宋英烈们,另外,还会供应那些对大宋有着卓越贡献的诸多文武臣工,以供世人瞻仰祭祀……

    此消息一出,天下震动,而驻扎于大宋万里疆域之地的无数将士闻知此消息,都感动得泪如雨下,望帝都方向而拜。

    而那一封封由无数将士咬破了手指盖上了指印的血书犹如雪片一般的朝着大宋帝都而来。

    无数垂垂老矣的昔日大宋将士,皆不由得嚎啕不已,上书朝庭,对天子如此善举,表达了他们内心那难以自抑的感激之情。

    哪怕是远在西北之地的那些大宋健卒,也无不对天子感恩戴德。

    而当消息传递到了辽东之地后,那些原本正以单薄的兵力,固守着一座座原本属于北辽城池的大宋将士们都不由得相拥而泣,原本因为沉重的压力而显得有些低沉的士气陡然旺盛起来。

    此刻,锦州城下,北辽的枢密副使萧嗣先策马来到了一座高坡之上,脸色铁青地打量着河岸对面的锦州城,还有那小灵河并不算宽阔的河面。

    以他那明锐的目光,完全能够很清楚地看到,在那小灵河南岸,每隔五步,就会立着一根高大的木桩,而每一根木桩下方,则是一具大辽将士的尸首。

    排列得无比齐整,重要的是,那排列的木桩,至少有超过千根,也就是说,之前那耶律朔勃所率领的皮室军精锐们,至少有过千之数,已然丧命在这小灵河河畔。

    而且那些尸体都显得有些诡异,有些尸首,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是死于刀枪,或者是箭弩之下。

    但是有一些残缺的尸首,给萧嗣先的感觉,似乎他们是遇上了什么可怕的爆炸物,将他们的四肢都炸没了影踪。

    又或者是被削掉了脑袋,或者是整个人形都快要难以辨认。

    而此番,跟随着他进抵此地的三万大辽精锐,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担忧和不安。

    因为不少大辽精锐,是之前经历过了那辽东大连城炮击战的幸存者,这一次,又被派到了此地,要再一次在战场上与那些宋国的辽东军展开厮杀。

    他们的脑中,仍旧残留着当日战败溃散之时所看到的炮击的可怕威力与惨状,如果不是军令难违,军法严苛,怕是整个军营里的北辽精锐至少会少上两到三成。

    而随着这些胆小鬼们的渲染之下,影响到了更多的北辽勇士,为此,萧嗣先冷酷地用近两百枚人头,这才镇压住了大军之中的骚动。

    可是,这几日以来的侦察情况很不乐观,毕竟锦州城一面近海,西侧则是群山,想要夺取锦州城,唯一能做的就是正面强攻。

    不过令人颇有些遗憾的是,原本锦州就是中京道联接东京道的咽喉之地。当初东京道的那些女直诸部开始联合与大辽对抗,并且连连取得胜绩,在东京道攻城掠地。

    而大辽的大军在东京道节节败退之时,中京道这边就开始为出现意外做好了准备,多次的加固修缮锦州,使得这锦州城更像是一座城池,而非是像什么宁州、辰州那样的破土围子村寨。

    而现如今,至打这里落入到了宋人手中之后,宋人那强悍的基建能力,让这原本就坚固的锦州变得更加的高大巍峨,易守难攻。

    特别是萧嗣先拿着手中那耗费重金,好不容易才从宋国走私到手的望远镜打量城头,看到了那种黝黑而又令人心悸的巨大铁管时,就已然明白,那玩意应该就是当初让大辽十万精锐丧胆而胆,丧师近半的宋国杀人利器:元祐神威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