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重燃 > 第十八章 深入探讨

第十八章 深入探讨

    邓锡华教授找自己?室友三人都以为程燃是因为这届本科生中受人瞩目的,所以邓教授找他会有些类似学业的话题交谈叮嘱。程燃却知道不会是这种事,邓锡华身上有诸多专家头衔,在上层的话语权也是有的,同时还是中南科大的计科院副院长,程燃觉得他预计未来在中南科大做的事情,触动一些人背后的利益,引来的反应也不可预估,如果能够拉到这么一个同盟,大有裨益。

    于是程燃耐心等着邓锡华,讲台前的邓锡华不厌其烦的应对前来问询的学生,邓锡华的算法分析课从不同层次,涵盖大一到大四的本科生,给大一讲的这门课在全中国独一份,这个时候的国内计算机专业,一些高校大三才会开设算法课程,有的读完四年算法是什么都不知道,很多在这个时候想要接触,基本都只能靠自学。

    邓锡华用的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大一的算法教程,用自己的经验,结合美国的课程,将这门算法入门课在大一就开始铺垫。这门课其实主要是涵盖程序员所需知道的算法和数据结构要点,介绍基础数据类型,算法和数据结构。在普林斯顿大学,主要针对的是大一大二的本科生。

    邓锡华是看着国内外差距,眼睛里着急,急则生变,干脆将普林斯顿的相关方法引入中南科大,这门课程侧重于在实际应用的实现和测试中学习各种算法,核心理念是算法在实现和测试中是最容易理解。

    邓锡华讲这部分就是用C语言作为讲述主体,来说明实现的应用和科学性能分析。涵盖了基本的可迭代数据类型、排序和搜索算法。课程会上到大二,基本上就能让学生了解算法的基本原理。

    中南科大的学生很好学,围着邓锡华问个不停,也看得出来,邓锡华虽然有些疲态,但是这个过程,他是很享受的。

    这叫大有希望。

    邓锡华这边结束后离开,程燃也随之拿起书起身,前往他的办公室。

    程燃敲了门,在邓锡华让进来的声音中推门而入,邓锡华坐在那里,助教把他大水盅的水重新掺满,然后就离开了。

    邓锡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笑道,“学习生活还习惯吧?李院士跟我说给我们计科院争取到个小明星,我还真是担心没办法把你给照顾好噢。”

    这话说得亲切,但也未必不存在隔阂。

    程燃道,“还行,就是出远门会有些想家,好在室友们都很不错,大家生活上相互帮助,大学和我之前想象的一样有意思。”

    看得出邓锡华对程燃这番话观感挺好,不似想象中的那种娇惯孩子,对他生出更多兴趣道,“在中南科大,你这样的孩子注定备受关注,但你也该看到了,不比高中轻松多少,而且大学多样性,每个人学习能力也在这个时候各有偏差,有的找到适合的专业,能力和热情发挥起来,真的是能让他人望尘莫及。这个过程中有人上升有人下沉,都是正常的事情,做学问,快一步慢一步其实无所谓,重要的是求索,保持怀疑精神,不要做亦步亦趋知识的应声虫,没准在哪个角落,你就能发现新路径的闪光点。”

    程燃道,“老师,话说得太高屋建瓴了,一时理解不了。”

    “不用变相拍我马屁了,你去问问,跟我的那些学生,哪个说这种话的时候不是无迹可寻?可是有用吗,该挂的科一样让他挂。”

    程燃愕然看邓锡华,发现后者虽然这么说着,可吹浮绿喝茶的时候嘴角的笑容还是溢出,看来不是先前的那么有距离感了。

    邓锡华喝完茶把茶盅盖子给盖上,双手盖着茶盅,似支撑起上半身,道,“新生典礼让你出来讲两句,看来对的,讲得很精彩,你们伏龙公司里面,有不少我们科大的毕业生吧?”

    程燃微怔,旋即明白了邓锡华的话里有话,可能若不是先前和他的一番对答,邓锡华也不会把这种觉得程燃那番演讲太过成熟,背后或许有科大生提供给他思路的这种话点出来。

    也难怪邓锡华先前的一副自己是受照顾对象的“亲切”问候,在邓锡华先前认知中,对自己这样一个科大毕业生就业几个去处之一的伏龙背景人士来说,兴许他作为副院长要有今天这样一个流程,而这点未必是他所甘愿的,有时候只是一种政治考量。

    果然还是对程飞扬的兴趣更大一些啊。

    和一个大一本科生又哪有那么多话可说的,邓锡华转圜了一下,开口,“你爸去了日本吧,考察日本一些企业,这之中邀请了我们科大的一些教授专家同行,我这回行程上有冲突,没有去,事后还是觉得比较遗憾。听我们的一些教授说,你爸做了一番总结,在IT界流传,很多人看过形成的文字资料,你爸这场日本考察,不仅仅让他个人触动很大,回国散播的影响,我看也是会很能影响到国内企业和相关制度……”

    又是自己老爸……

    程燃很想说老爸你有没有想过,在大学的我在你阴影下也是很难啊。

    程燃深吸一口气,点头,“互联网的冬天造成了IT业的冬天,这个冬天还没结束,怎么渡过它不在于它什么时候过去,而是我们什么时候准备好了适应极限生存的办法。

    日本是一面镜子,从90年代起,连续十年低增长、零增长、甚至负增长,但日本的企业在漫长的冬天里仍然能顽强地生存与发展,这种顽强的耐力不在于公司的制度,因为公司制度会僵化,会落后时代。也不在于决策,有的决策恰恰致命,而不可能永远有人一直正确的决策。企业渡过困境的原因恰恰源自于其内部人员的勤奋,在困境里的忍耐和苦中作乐的精神。日本的这种精神是值得学习的,天道酬勤,凡事的成功都逃不出这四个字。

    然而日本企业在新世纪所面临的三种困难也是事实存在的,分别是雇佣过剩、设备过剩和债务过剩。这三种过剩要解决会涉及机构改革、结构及产业重组,向发展知识创新产业过渡,以及培养核心经营能力和向速度经营的转变。

    过去的日本企业体制让企业在寒冬时期也能人心稳定,协助企业渡过难关,然而在新格局的时候,这种体制又会反过来束缚这种转变,使改革困难重重。未来的日趋严峻的国际贸易竞争中,这种制度又会成为日本经济的绊脚石,必然会拖累日本经济发展,所以在未来国际竞争大格局下,不改变旧体制,墨守成规,就是失败的最大根源。这点我们国家,还有国内的企业,都要引以为鉴。”

    “这对于我国的IT业来说也是个可以参见的实例,IT业寒冬是个危机,也是一个大的机遇,今年加入WTO,关税为零,这是件很残酷的事情,我们的IT公司缺乏核心技术,缺乏雄厚资金,本土IT业就将在全球IT产业链中越来越走向低端,光靠市场化要参与国际竞争,无非是天方夜谭,政府要主导,国家要投入资源,同时国内的资本要尽量在本土IT业上形成一定的泡沫,这样就能给创新型小企业生存的空间,要形成创新型小公司的生存土壤,参照硅谷经验,小公司实际上才是创新的源头。保持创新,这是我们和国外IT跨国公司一战的本钱。做到这些,中国IT业能够从这场冬天突围,把寒冬当成磨砺,没准就能抓到战略转折点。”

    智库是一种说法,实际上是国内能上达天听,能够提交报告和各种渠道影响到国家机关进行政策制定的的教授专家一种统称。

    眼前的邓锡华,和李太行院士一样,都是其中之一。

    程燃说的话能够影响邓锡华一些,邓锡华在决策圈所能有的能量,那就不是现在的他具有的。

    邓锡华听着,用手敲了敲桌子,“继续。”

    程燃醒悟过来,摇头,“没有了。”

    “没有了……”邓锡华也像是有些意犹未尽,抬起头来,眼神笔直的凝视他,片刻后道,“如果这是你的见解……我认为,讲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