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全能保安 > 第2626章 领悟

    2626

    “樱子,你在天神宫的时候,得罪过什么人么?”许太平问道。

    “我不知道。”宫本樱摇了摇头。

    “你一离开天神宫,这就马不停蹄的找上门来要干掉你,看来,你不光得罪了人家,还得罪惨了,不然也不至于连多几天时间都等不了。”许太平说道。

    “或许他也是在担心天神大人会回心转意吧。”宫本樱说道。

    “这倒是有可能…这几个人就交给我吧,都是你过往的朋友,而且你现在也受伤了。”许太平说道。

    “不…”宫本樱摇了摇头,擦掉嘴上的血迹说道,“这几个人,是我的。”

    “哦?”许太平挑了挑眉毛,说道,“你确定你要对你这几个往日的朋友下手么?”

    “阴阳…虚实…生死…轮回…我始终领悟不了,我想,或许好友的背叛,也是阴阳之道吧,他们曾经都是我的好朋友,而现在…我要亲自送他们去见天照大神。”宫本樱说道。

    “你能行么?”许太平问道。

    “许桑,不管等一下我如何受伤,甚至于濒临死亡,我都希望你不要帮我,如果死在这里…死在我这些朋友的手上,那就是我命该于此。”宫本樱说道。

    “真的要玩这么大?”许太平皱眉问道,现在宫本樱已经受了伤,而且看起来伤势不轻,一个对好几个,几乎没有胜算,宫本樱现在完全就是拿命在拼,这在许太平看来没有任何必要。

    “华夏有一句话,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宫本樱说着,看向前方那几个过往的伙伴说道,“如果你们能够在接下去的战斗中将我杀死,那我保证,我会让许桑放你们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

    “你确定?”正一问道。

    “以天照大神的名义发誓!”宫本樱说道。

    “好,这可是你自找的!”正一面目狰狞的说道,“樱子,等去见了天照大神,一定要告诉他,你是死在我正一的手中的!”

    说完,正一一个加速,率先冲向了宫本樱,在他眼里,宫本樱早已经是一具尸体,平时宫本樱全胜的时候也就比他厉害一点,现在受伤了,那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其他几个人也加速冲向了宫本樱,他们要第一时间干掉宫本樱,这样的话,他们不仅完成了任务,还能够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

    看着冲着自己而来的正一,宫本樱想到了过往。

    她自幼生长于天神宫,眼前的这些人,都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他们曾经一起诵经,一起修行,一起外出历练,他们每一个人都将对方视为自己的挚友,而现在,却是这些挚友,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置她于死地,这是何等的讽刺。

    宫本樱的嘴角微微翘起,摇了摇头。

    眨眼睛,正一已经来到了宫本樱的面前。

    站在宫本樱身边的许太平立马警惕了起来,宫本樱虽然说不让他插手,但是,他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宫本樱被这些人干掉。

    不过,当许太平看到宫本樱嘴角的微笑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许太平忽然觉得…稳了。

    “就以你们的血,来开启阴阳之门吧!”宫本樱的声音逐渐冰冷。

    下一刻,一道血光冲天而起。

    正一不敢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脖子,没有任何征兆,他的脖子就被切开了,鲜血从里面不要钱一样的喷涌而出。

    宫本樱的身影忽然变得虚幻无比,他冲入了人群之中,与所有人展开了杀戮。

    许太平往后退了几步,走到了围墙的边上,然后靠着围墙,给自己点了根烟。

    这根烟还没有抽完,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一股虚幻的,飘忽不定的势,在宫本樱的身体周围张牙舞爪。

    宫本樱的身上满是伤痕,这些,都是她过往的同伴留下的。

    可是,就算如此,宫本樱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

    她站在那,微微闭着眼睛,感受着一切。

    一具具的尸体倒在她的脚边,血流遍地。

    “这,就是阴阳势么?!”宫本樱睁开眼睛问道。

    “是!”许太平点了点头。

    “我…终于也领悟了阴阳势,我…有资格成为一个阴阳师了!”宫本樱说着,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个微笑。

    下一秒,宫本樱的身体往地上倒去。

    刚才的战斗,早已经耗尽了她的体力。

    许太平出现在了宫本樱的身边,将已经昏迷过去的宫本樱给抱住。

    之后,许太平带着宫本樱消失在了夜空下。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阳光重新照耀在了大地上。

    宫本樱睁开了眼睛。

    一如之前一样,宫本樱盯着天花板看了几秒钟,确认自己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之后,宫本樱坐了起来,看向了旁边。

    她正躺在她的房间里,房间内除了她之外没有其他人。

    就在这时,房间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许太平走了进来。

    “起床洗漱一下,准备回西京市了。”许太平说道。

    “回去?现在么?”宫本樱问道。

    “嗯,你已经领悟了阴阳势,比我想的要快的多,所以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了,刚好我在西京市有点事情,就一起回去吧。”许太平说道。

    宫本樱坐在床上,沉默了片刻后说道,“许桑,你说,我现在,还可以回天神宫么?”

    听到这话,许太平微微笑了笑,说道,“天神宫里有人不愿意你回去。如果你现在回去的话,不好,就算你领悟了阴阳势,你也回不到原来的样子了。”

    “我也这么觉得。”宫本樱说道,“就在昨天杀死我那些过往的朋友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一种明悟,我似乎已经与过往的生活彻底的划清了界限,正是因为这样的明悟,我才最终领悟了阴阳势,我想,如果我真的要成为一个强大的阴阳师,或许,天神宫就是我注定回不去的地方。”

    “斩断过往,需要大勇气,也是大智慧之举,你做到了,我为你感到高兴!”许太平笑道。

    宫本樱笑了笑,从床上起来,走到门口,说道,“不过,还是要去一趟天神宫。”

    “去干什么?”许太平问道。

    “阴阳术摹本,在里面。”宫本樱说道。

    “很好!”许太平满意的笑着点了点头。

    早上八点,许太平一行人准时离开了酒店,往西京市而去。

    十点钟左右,许太平他们就抵达了西京市,也就是在许太平抵达西京市的时候,索亚集团发布消息称,太亚集团已经拿下了他们公司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一举成为了整个索亚集团最大的股东。

    这个消息已经发布,整个东亚都震惊了。

    之前没有得到任何有关于太亚集团收购索亚集团的消息,这忽然间爆出了这样的消息,让许多人都措手不及。

    在这个消息爆出之后,索亚集团的股价应声上涨,同时,太亚集团的相关上市公司的股价也开始大幅度上涨。

    如刘浩所预料的那般,截止早上收盘,许太平的身价涨了大概一千个亿左右。

    西京市某酒店。

    许太平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

    此时在他的房间里除了他自己之外,再无其他人,桃之助已经回去处理小衫龙崎的事情了,而宫本樱则是去取那一本阴阳术的摹本。

    与此同时,在酒店楼下。

    一列车队,缓慢的开到了酒店大堂门口。

    车队一水的豪车,中间的位置是一辆劳斯莱斯幻影。

    幻影停稳之后,从劳斯莱斯幻影上走下来一个中年男子。

    男人看着来比较瘦,留着一小撮的山羊胡,身上穿着一套笔挺的西装,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气度不凡。

    在这个男人下车之后,一个年轻人也跟着下了车,这年轻人跟着中年男人有几分相像,应该是这个中年男人的儿子。

    这两人下了车后,一个年轻女子也跟着下了车,这女人穿着华贵的和服,五官精致,身上带着昂贵的珠宝。

    “等一下上去之后,你别说话,我跟许先生聊。”中年男人对身后的年轻男人说道。

    “知道了,父亲大人!”年轻男人点头道。

    “另外,让你的女朋友也别说话!”中年男人说道。

    “是!”

    几个人在数十个人的簇拥下往酒店走去,与此同时,周围不断的有闪光灯亮起,脚盆国的媒体早在一个多小时前就一直跟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了,这个中年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索亚集团原来的最大股东,也是脚盆国的首富,山本半藏。

    随着索亚集团被太亚集团收走一大部分的股份,索亚集团的价值被重新评估,山本半藏可以说是赚的盆满钵满,一个早上的时间身价也涨了不少。

    这个时间点,山本半藏来酒店找人,自然会引得无数的媒体遐想,许多人猜测,他应该是来见太亚集团的高层。

    山本半藏带着手下人来到了酒店的某个总统套房外,随后,他将手下全部屏退,等门口就剩他跟他儿子还有他儿子的女朋友的时候,他深吸了一口气,按响了面前这扇门的门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