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神级奶爸 > 第九百八十九章 前往幽谷

第九百八十九章 前往幽谷

    张汉的目光恢复,也漏出了柔和的笑容:

    “刚刚在演化一些招式,等着急了吧,现在过去多久了?”

    “两天半,我的零食都吃没了。”萌萌指了指一侧的小床。

    是粉色的公主床,还带纱布,紫妍专门让萌萌带着的,怕萌萌在昆仑这边睡的不习惯,真是很体贴啊。

    在床头地上,有一些零食空袋子,也没拿太多的零食,旁边有烧烤架,这几天张木的手下也抓了一些灵兽烧烤吃。

    “小汉,你”

    张木走来:“你突破时出现了异象,先是金色巨石,然后是参天大树,海浪,火焰,荒古大地,每个异象三米高,围绕你旋转,变成日月,然后日月碰撞,好像是一处空间,竟然出现了一尊仿佛大魔头一样的身影,无比庞大让人心惊”

    “魔头?大魔?”

    张汉目光一定,思索两秒钟,突然去感受金丹,脸色开始有了怪异。

    正常的金丹,都是金色的,哪怕有能量属性也是如此,可他这个金丹,竟然是通体漆黑?

    哦不,黑色的金丹正上方,有一道月牙似得弯月。

    什么情况?

    饶是以张汉的见识,也有些不懂。

    当初自己第一次和紫妍上床时,在她身体里感受到异象,皓月升空,自己才得到十寸丹田,难不成金丹上的弯月是因为紫妍?

    通体漆黑的金丹,属性阴暗之力。

    怎么自己选择不死魔王功后,修行速度极快,比当初修行寻宝决要快数倍不止,难道是自己的体质,很符合魔系一类?

    阴灵?阴魂?天鬼?

    “这”

    张汉眉头皱起,也有些想不明白,但毫无疑问,这些异象给他的战斗力,带来了数倍提升,就连识海处的雷霆印记,也增强了很多,太乙木生雷的本源,仿佛提升了些。

    还好,拥有可成长性,就是不知能否吸收其他的属性雷霆。

    张汉沉吟五秒钟,随即摇头,说道:

    “去办正事吧。”

    “嗯。”

    张木点了点头,一行人出发,在低空飞行。

    “你现在是金丹前期吧?”张木又忍不住问道。

    一般突破金丹后,可以被别人察觉到气息,可张汉身上,他却感觉无比深邃,什么都查探不出。

    加上之前的异象,难不成直接突破到金丹中期了?

    “是前期。”

    张汉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话,没当面说,却也给张木传音说了声:

    巩固修为后,能战金丹巅峰。

    “噗”

    张木被口水呛到了,目光莫名的看着张汉。

    你小子哪来的自信?

    连我这个金丹后期都打不过巅峰,你一个前期就能和天成巅峰抗衡?

    开什么玩笑!

    但看张汉的话语和神态,张木又说不出话。

    哎,难道这世道变了?

    张木突然间陷入了迷茫。

    “爸爸,这条河好宽啊。”

    “咦?那边的森林里好像全都是松鼠。”

    小松鼠还挺可爱的,张汉意念一动,数不清的松鼠呆呆的漂浮在空中。

    一边前进一边玩耍,也看到了大好山河,终于,半天后,他们接近幽谷。

    幽谷左右两侧,有两座今万米高的山峰,极为陡峭,在山峰下,闪耀地带有一片连着的小山峰,呈长线形,像是平行线,因为正下方是一条大河,幽谷分为河东、河西两个部分,地势险峻,拥有天然的阵图,配合天地大阵,形成一处防御森严的地带。

    在幽谷几个方向,都有人把手,可张木也有办法,距离幽谷十里外,一座半山的山洞前,张木轻笑了笑:

    “这里是我们最后的逃离的手段,一条数百米深的地下暗河,整条河流,从这里距离宗门,都有隐匿阵法,难以发现。”

    “真的难以发现吗?”张汉微微一笑。

    右手猛地向山洞里面一探。

    嗡!

    一股股剧烈的波动传出,只见一位青衣男子被抓了出来。

    此时他瞪大了眼睛,身体一动不动,不可置信的看着张汉:

    “不可能!你、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区区皮毛隐匿阵罢了。”张汉淡淡摇头。

    嘶!

    张木一行人脸色大变,苍白无力。

    连这条密道都被发现了吗?难道说幽谷已经出了事?

    “你是青炎宗弟子?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张木深吸口气,尽力的平复犹如滔天大浪的内心,但一开口却发现,声音是那般干涩。

    “呵呵呵。”男子知道自己逃不掉了,阴测测的笑了声:“你们逃不掉的,幽谷注定灭亡,冰霜晶石也要被我们瓜分,张木,准备好接受死亡!”

    张木闻言右手微微一颤。

    连最后一条路都没了。

    “你们已经进攻了幽谷?”张木再问。

    “动手吧,在我这里你们什么都问不到。”男子闭眼等死。

    场上静了下来,甚至张木都没有注意,眼前这男子,金丹中期的修为,却被张汉当做玩物般抓着。

    众人也不知该说什么,可能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糟糕。

    “想活命吗?”

    突然一道平静的声音响起,是张汉开了口,就这样问了一句简单的话。

    对方还是置之不理。

    “我对天道发誓,只要你把情况说出来,可活。”

    张汉补充了一句。

    “没错,把情况告诉我们,你可以活着离开。”张木也附和一声。

    周围其他人连连开口。

    终于,那位男子睁开双眼,淡淡的说:

    “骗谁呢?不要耍这种把戏了。”

    对于这种油盐不进的家伙,还真没什么办法。

    “呵呵。”

    张汉不屑的笑了声。

    青冥印出,镇压那男子的灵魂,只听张汉缓缓拿出一根银针:

    “此阵名为噬魂针,会不断蚕食修行者的灵魂,针内空间,拥有极寒之火,这种火焰,会很清晰的让你感觉疼痛,犹如万箭穿心,当蚕食灵魂三分之一,吸收足够的能量,会停止,待你灵魂能量复合继续,你可以尝尝这般滋味,哦对,望了告诉你,在这银针空间,你连自爆都做不到。”

    轰!

    张汉打出一道法阵,将那男子覆盖,随之将银针打入他的身体。

    一时间张木等人有些错愕。

    说的很厉害,银针空间,结果就是用法阵来忽悠人啊。

    “啊啊啊!”

    “啊”

    青衣男子好似疼痛难忍,冷汗哗哗流淌,双眼瞪得滚圆,看着四周,仿佛他眼里的世界已经变了模样。

    “啊!有本事杀了我!”

    “放我出去!”

    “不不、我不想死!”

    “啊啊”

    终于,十五分钟后:

    “我说,我说,我全都说,放我出去!”

    见状,张汉收回银针,散去法阵。

    “呼。”

    呼出一口长气,那男子将情况娓娓道来。

    三天前他发现这个地方,进去后,见是幽谷内,便起了贼心,没有告诉任何人,想要混入幽谷弟子,取得冰霜晶石,然后悄然离开,他刚刚要离开,没想到却碰见了张木一伙人。

    “我什么都说了,要么放过我,要么杀了我。”

    男子的目光有着惊惧:“现在我说了,能不能放过我?你们刚刚答应过了。”

    “那是刚刚。”

    张木皱着眉头,挥出一道攻击,了解了那人。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那男子低着头,目中却显露一股疯狂,显然,他说的话并不是那么简单。

    “不管是风是雨,这一趟也要走走看。”

    张木深吸口气,带头走入山洞。

    一路上,萌萌有些发呆,她不怎么理解这样的事情,尔虞我诈,萌萌还没经历过。

    “女儿,你感觉刚刚那位男子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张汉看了眼突然说道。

    “额?”萌萌眨了眨眼:“我、我也不知道呀。”

    “如果是你,你该怎么办?”张汉又问。

    “我如果里面是爸爸妈妈,我肯定要进去的呀。”

    张汉闻言哭笑不得:“我不是说这个,额,这么说也行,如果我们被困在里面,换做你经历刚刚的事情,会怎么办?回答是不知道。”

    他知道小丫头要回应什么,便接着说道:

    “所以这就需要时刻观察敌人,他刚刚的语气和神色,都像是真的,但临死前眼神中漏出了不易察觉的疯狂,所以他的话全都是假的,三分真七分假,他应该有靠山还知道这条路,他们也在研究获得冰霜晶石,所以这条通道只有一个势力知道的可能性,在七成以上。”

    “哎,我感觉是九成以上啊。”

    张木深深地叹了口气:“青炎宗的实力略强过幽谷,他们的宗主李青燕实力很强,比幽火还要厉害三分,他擅长火术,实力滔天,我曾经见过李青燕出手,一招天外流火屠杀十几人,幽谷在东域和南域的中央,青炎宗在这条河的上流,行程六个小时,如果他来了,真就是天大的麻烦。”

    “这里就是暗河,我们从水下通过。”

    张木带头潜入暗河中,水流颇急,还很黑,萌萌看到就有点害怕。

    “爸爸。”

    还没说什么

    哗啦啦。

    张木拿出四颗宝石,将周围区域照亮。

    进入河水中,蓦然发现,这条河的深度,竟然看不见底。

    “这里有两百多米深。”

    张汉回应了声:“这种地方没什么好怕的,可以仔细感受水流的韵律,有什么东西过来,也会提前发觉。”

    “”

    无论走到哪,张汉都会和萌萌说些经验之谈。

    对于修仙界的理解,萌萌学习的速度也是很快的。

    就这样,在暗河里半个时辰,看到一处洞口,一路安全的到达幽谷。

    月初了,有保底月票,大家送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