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神级奶爸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争锋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争锋

    “没错。”左侧一位独坐的老者也睁开双目,直视虎元,道:“虎符王室势大,但也不是最强,我来这里是为了看热闹,所以这戏,必须要演下去,仅凭你们二人的三言两语,便让我等白来一趟,你们确定?”

    他一开口,虎元终于有所反应,他看了老者一眼,点头:

    “既然广道友说了,此事作罢,按照正常流程走。”

    还是给了面子。

    这一幕让在场不少人为之轰动。

    “虎元竟然答应了?”

    “我的天,那位老者是谁?竟然能让虎元改口,真的不一般。”

    “他是谁?”李木眉头微皱,思索着:“广姓老者,难道他是北冰星广家人?不会吧?北冰星广家人问世?”

    李木瞳孔一缩,显然是有些震惊的。

    北冰星位于海龙星域北部边疆区域,是一个不起眼的星球,那里的环境恶劣,宇宙虚空中存在很多危机,离子风暴、空间虫洞、能量强压,甚至还有一些星空异兽,在那里无法舰队无法进行亚空间穿梭,开过去又要面临种种困难,是一处有名的生命禁地。

    传闻北冰星有广姓家族,人丁稀薄,但实力通天,普遍都是元婴期,还记得七十多年前,一位二十岁的广姓男子,被当初一个有名的机械势力欺压,追杀两年,被逃到北冰星一代。

    没想到,十天后,出现数十人,神通广大,将那机械势力扫荡,惊的海龙星域无比震颤。

    还记得当初带队之人,名为广齐天,据说他已经达到了化神境,带领数十元婴巅峰,无压力横扫。

    留下令人震惊的传说,他们回归北冰星。

    如今广姓男子,被虎元认可,李木怀疑或许他便是来自于北冰星。

    “如果真的是北冰广家,整个海龙星域,可能也没几个敢直面他们的。”

    李木的双眼挂满凝重,看着那位老者呢喃:

    “北冰广家,可怕的势力又出现了吗?呼我感觉我好像压不住场,怎么办?妮娜还能救下来吗?张前辈何时才能来临?”

    虎元的话语让场面达到白热化的喧嚣。

    诸多的议论声,让众人蓦然发觉,原来那位独身一人而坐的老者,可能有通天的来头。

    要知道,当初覆灭的科技势力,和如今的虎符王室,相差不多。

    细想的话,能挡住广家的势力极少。

    就连精灵王都有些头皮发麻。

    七公主的成人礼,怎么引来了这尊巨头?

    本来面对虎符王室,压力已经非常大,又来个广家,天啊,精灵王感觉自己在自己的地盘,说话都要小心翼翼,自己都根本无法做主了。

    “广家?”

    张汉目光平静的看了那老者一眼。

    “北冰星广家,在海龙星域算不出世的厉害势力,这样的势力,多年以来,没超过十个。”岳无为说了声。

    “嗯。”

    张汉微微点头:“还算有点意思吧,北冰星有种特质酒水,名为冰洋酒,是比较昂贵的酒水。”

    “你连冰洋酒都知道?”岳无为愣了下,莫名其妙的看着张汉。

    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对此张汉笑而不语,难不成还要说曾经自己回归的时,广家主不远亿里,亲自来送上百斤好酒吗?

    “冰洋酒,不知以后有没有机会品尝下。”张广佑眯了眯眼。

    和盖行空对视,两人算是在场最喜欢吃酒之人。

    “肯定会品尝到的。”

    张汉笑着给出了肯定的答复,想了想又补充了句:“爸,今后会让你品尝天下名酒,你就等着吧。”

    “哈哈哈”张广佑大笑起来。

    很欣慰。

    “那我呢?”

    家里的小醋坛子打翻了,萌萌小嘴一噘,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张汉。

    张汉失笑:“我的小公主,当然要游历整个修仙界,去所有好玩的地方。”

    “嘻嘻,么么哒。”萌萌顿时就笑了起来,心满意足。

    “那我呢?”紫妍莞尔一笑,看着张汉问。

    “额,我们肯定是一起的啊,带着你看遍天下美景。”张汉笑道。

    “我呢师尊?”沐雪忍不住问了声。

    “你?”

    张汉瞥了沐雪一眼,沉吟两秒,才缓缓说道:“哪凉快哪待着去。”

    沐雪:“”

    哼!

    只能用哼声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本来刘教官还想问一嘴,看着架势,想想算了。

    别像上次一样,被老板一巴掌拍飞。

    他可是很清楚,老板不在乎身在何处,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为所欲为。

    “咯咯咯。”

    看到沐雪吃瘪,萌萌笑个不停,说:“雪姨,只有我和妈妈在爸爸这里受宠,你不行哦。”

    “切。”

    沐雪也有招,看向身旁的沐掌门,娇滴滴的说:“爸,你以后要带我去哪玩?”

    “咳。”沐掌门轻咳了声:“带不动。”

    沐雪脸色一黑,不满的紧了紧鼻子。

    “爸爸。”萌萌看向妮娜,说道:“我们什么时候带她走呢?”

    “带走她并不是解决事情的最好办法。”张汉想了想说道:“先等等吧,看看他们的抢亲规则是什么。”

    “哦哦。”萌萌应了声,乖巧点头。

    这个时候,精灵王有些拿不定主意了,也没有人说话,到底是要进行传统规矩,还是要怎样决定呢?

    “精灵王。”

    虎元又开了口,声音依旧平淡:

    “广兄想要看热闹,你可以按照规矩行事了。”

    话语声宛如下达命令般。

    让不少精灵族人神色愤慨,可精灵王却什么也没说,甚至还微微点头示意。

    “元叔!”

    虎奇这时候着急了,跑到虎元身旁。

    可虎元压根就没搭理他,微微挥手,威压直接将虎奇推开十米外。

    见到虎元懂真格的,虎奇什么话也不敢说了,直接跑到一位尖脸的中年男子身前,低声说:

    “庞叔,等下你代替我上场吧”

    不决定下来,他也有办法,大不了找人代替,反正最后的人是就可以了,晚上一样可以抱得美人归,一想起能享受妮娜曼妙的娇躯,虎奇心中瘙痒难耐。

    “按照我元素精灵族的传统规则,由外嫁公主,抛出绣球,各大参与者争夺,规矩如下:参与者年龄在十五岁以上,五十岁以下,修为金丹后期以上,同样,参与者不可是无名之辈,背后有固定的势力所在,有想要参与的请上台。”

    精灵王简单的说了遍。

    人群顿时出现骚动。

    谁也没有最先上台,在等待那些大人物先行动身。

    “咦?仲安堂主,竟然也上场了,他可是很冷漠的,不是一直都说他对女人没什么兴趣吗?”

    “废话,妮娜公主是一般的女人?能得到妮娜公主,和她双修,对个人修为的提升好处很大。”

    “李木公子上场了。”

    “奥王子也上去了,看来这注定是一场激烈的争夺。”

    “虎奇王子不敢上去,和台上那些人相比,虎奇是一点牌面都没有。”

    “等等,虎奇身旁上去那位老者,都特么超过五十岁了吧?还好意思上去呢?规则不允许啊!”

    “可精灵王什么都没说,看都看没一眼,默许了这件事,哈,真是搞笑,如果那老者得到了绣球,面对一些质问,就有意思了。”

    “”

    伴随诸多的议论声。

    很多人陆续上台,多部分都是海龙星域名流中的一些年轻人。

    人群中,伊琳目光飘向了张汉这一边。

    “他们怎么还没有动静?”

    “难道张寒阳来这里也只是看热闹?应该不会吧。”

    “如果他们出手的话,或许能挫虎符王室的锐气。”

    不知不觉间,伊琳的心态已经有了改变,她甚至还有些期待,张寒阳等人发威的画面。

    因为虎符王室作风太霸道了。

    让他们元素精灵族颜面大损,虽然这和精灵王的态度有很大关系。

    仅仅五分钟的时间。

    台上便汇聚了三千人,不只像是李木、仲安等名声很大的人,更多的是一些小势力的人,势力不大,但总有几个天资卓越之辈,甚至不少人都是金丹巅峰的修为,更有些想要以此战成名,抱得美人归的元婴境界的年轻弟子。

    各个大势力,像虎元还有广家老者,很多长辈都在这里,若表现的好,名震四方,也是他们想要做的事。

    “一共三千三百五十人。”

    十分钟后,精灵王清点人数,随之说道:

    “按照我族传统,先进行预选阶段,三千三百五十人,分成十个队伍,每个队伍都会有一位人可以得到妮娜公主抛出的白色绣球。”

    “十场结束后,由十位得到白色绣球的人,参与最终争夺,届时,妮娜公主会抛出七彩绣球,得到者,便是妮娜的未婚夫。”

    “现在便按照大家站着的位置,分出十支队伍。”

    精灵王挥动手中的法杖,一道道淡绿色能量,将人群分成十支队伍,每支队伍都在三百人上下,也没有具体细分,前后差多少,并不影响整个局面。

    “哎。”

    李木看着身旁不远处的仲安,摸了摸额头:“没想到我们分到一组,稍后的争夺,我们点到为止吧?”

    仲安扫视身后数百人,有一些人他认识,有些不认识,但他也自信,他和李木应该就是这个队伍中的最强者。

    想了想,他轻点下头:

    “好。”

    两人的作态,让周围不少人心生不满。

    装什么呢?

    等会给你们打吐血好吗?

    另外九支队五,都有些有名气的角色。

    花落谁家,让人猜不出来。

    “没想到还能看到他们打架。”

    沐雪吃了口水果,随意的说道:“三千多人,每场三百人大战,看上去挺乱,最后估计还是那些更厉害的能得到绣球。”

    “也未必。”陈常青摇头说道:“如果是抛绣球,他们抢夺的话,像石锋候那样的人在这里,一瞬间也就拿到手了。”

    “他们中有会幻术的,有会机械的,有会那种魔法的,方式有很多,其实想要抢到绣球,还要看运气。”幽火轻声笑道:“肯定有一些实力比较厉害却惨遭淘汰的人。”

    “看看就知道了。”张木活动下筋骨,淡淡的说:“等妮娜抛出彩色绣球,也正是我们动手的时候了,萌萌,陈川,你们想要吃的赶紧吃,等下就吃不到了。”

    “说的好像需要爷爷你动手一样。”张汉好笑的说道。

    张木:“”

    难道不需要吗?

    “有他在这里。”张汉指了指岳无为,淡淡的说:“其实都不需要我们动手。”

    “你这个小滑头。”岳无为撇了撇嘴:“是不是一早就算计好了?我算是萌萌的管家,和你可没什么关系,你休想指挥我。”

    “额?”

    萌萌放下手中的小食,顿时就不乐意了:“岳老爷爷,我爸爸说什么我都听的,然后我和你说,结果一样,只是过程不同,还不如我爸爸直接和你说了。”

    “哦。”岳无为无奈了,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沉默下来。

    “萌萌说的对。”紫妍盈盈一笑,附和道:“不过总麻烦岳老也不好意思,实在不行,我就一直在这里拍呗。”

    岳无为:“”

    那还不把这罗兰星拍烂?

    紫妍的攻击颇具有破坏力,一直拍的话,罗兰星还真承受不住。

    “我怎么就摊上了你们一家子。”岳无为叹了口气。

    女儿是天流之主,妈妈是老爷认识的人,超脱于规则之外,爸爸是最神秘的人,看不懂看不透,有逆天资质。

    这特么,好事儿全让你家给占了?

    岳无为就纳闷,多少年也没看到这样的家庭。

    “哈哈哈。”

    张汉大笑了声:“看情况再说吧。”

    众人的目光再次汇聚在广场中央。

    九个队伍已经站在边缘地方,剩余一个队伍,三百人左右,站在广场上。

    “神木结界!”

    精灵王法杖沟通整个王殿区域的植物能量,伴随神木虚影,形成一道淡色结界,将广场隔绝。

    “抛绣球吧。”

    精灵王看向悬浮空中的妮娜,随手扔出一颗白色绣球,飞到妮娜的手中。

    “我”

    妮娜有心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深深地叹了口气,将白色绣球扔了出去。

    嗖!

    让众人比较意外的是,白色绣球的速度竟然快到极致,化作一道流光飞来飞去。

    “动手!”

    人群快速追了上去,其中有些心机的,不断打出招式,攻击身旁防御比较弱的人。

    砰砰砰砰

    三百人的队伍,很快便有人退到下方,四周的攻击太密集,让他们感受到危机,便暂时撤退。

    相对来说,他们还是非常谨慎的,最起码都知道,和得到妮娜相比,命更重要,没有人不要命的往上冲。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就这样,争夺白色绣球的队伍,愈发稀少,最终只有几十人,一边追逐一边战斗,相互出招。

    都不约而同的控制在一个层次内。

    角逐进行五分钟,继续战斗的人,有八个,都在元婴之列。

    出手的强度愈发凌厉。

    最终一位白衣男子,一人击退七人,身影一闪,化作道道残影,追上白色流光,一把将绣球抓在手中。

    第一组结束!

    “星耀门崔公子得到绣球。”

    “第二组开始。”

    精灵王此时意气风发,宛如指点江山的王者,号令天下。

    第二组上场。

    比较意外的人,这组人中,虎奇的庞叔,在妮娜扔出白色绣球后,便直接挥手打出机械军团,超强的火力压制,限制其他人的速度,他一马当川,极快速接近绣球,一把抓住。

    整个过程,不过三个呼吸的时间而已。

    “这不公平!”

    有人喊道:“他是虎符王室的庞战龙,元婴中期,都两百多岁了,凭什么参加这场争夺?”

    和庞战龙一个队伍中,也有几个来自于大型势力,立马就开了口,对精灵王冷嘲热讽:

    “你精灵王好歹是元婴中期,难道看不出他的年龄?”

    “规矩说破就破,这就是元素精灵族吗?”

    哗啦啦!

    卓伟近十万的人群,陷入哗然中。

    “虽然元素精灵族弱势,可也不能这样堂而皇之的让别人破坏规矩。”

    “这届的精灵王,给他们整个族人的脸都丢尽了。”

    “呵呵,你还看不出来吗?精灵王为了所谓生存,脸已经不要了。”

    “”

    诸多的议论声,仿佛有控制不住的架势。

    精灵王看向虎元,心中无奈至极。

    “你们这是对虎符王室有意见?”

    虎奇脸色一沉,金丹巅峰的实力,展现在声音上,滚滚如天雷般向四面八方扩散。

    虎符王室的名头,加上他们一脉联盟,让哗然声顿时衰减大半。

    “有意见又如何?”

    人群中一位长脸男子冷笑:“这话如果是虎元说,我不能反驳,但你虎奇什么样,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背靠大山,并不畏惧虎符王室,见他们小辈开口,长脸男子忍不住嘲讽起来。

    他身后也有长辈,怕什么。

    “你什么意思?”

    虎奇眉头一皱,沉声说道:“想要挑起战争?”

    “哈哈,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我对人不对事,看不惯你虎奇,并不是对虎符王室有意见,有胆子你下来与我一战。”长脸男子嘲讽道:“敢吗?”

    虎奇脸色微变。

    对方的话语,杀人诛心!

    你明知我不是你的对手,就这样叫嚣?

    周末还会有紫妍的插图,平时想看剧透、番外、更新时间的,请关注公众号单王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