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神级奶爸 >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圣体之路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圣体之路

    罢了,该回去告诉下父亲了。

    李木回到房间,坐在椅子上,拨打李昊的通讯器。

    滴

    仅仅三秒钟便接通。

    对面一阵荧光闪烁,李昊的身影被投映而出。

    “父亲。”

    “我都听说了。”李昊直接说道:“在妮娜的成人礼上,虎元过去,一共十九方联盟势力,虎奇差点成为妮娜的未婚夫,结果在张寒阳所在人群,突然出现一位神秘老者,一招就灭杀虎元等四百三十一人,他是什么实力?很多人猜测是元婴巅峰的强者,甚至有人说是化神大能,你那边有什么消息?”

    “和你听到的应该差不多吧。”李木苦笑了声:“没想到消息传播的那么快,估计大半个海龙星域都知道了吧?”

    “都知道了。”李昊点头,没等李木问,他便主动说道:“虎符王室那些人沉默了,什么姿态都没有表达,但有人看到,虎王的主舰,飞往北部边疆,疑似去虎龙星去请老祖,这件事的影响太大,那位老前辈实力几何?”

    “我也不知道,总之能感觉的出来,深不可测。”李木苦笑道:“关键我什么都看不出来。”

    “张寒阳是什么实力?”李昊又问。

    “不清楚,感受不出来,可能是元婴中期?反正他用了灵识秘法,将虎符王室的庞战龙戏耍于股掌之中。”李木说道。

    “真是奇怪的一群人,难道他们是来自于极乱之地?”李昊不解的呢喃。

    “对了。”

    李木说道:“有件事情,还是我上次说的,张前辈很在意自己的家人,为了他女儿的心情,他都帮妮娜出手,很精妙的手段,他一开始是和精灵王理论,说了片刻,他就以势压人,强行让精灵王他们道歉,最终反而是化解了一些精灵王等人和妮娜的尴尬情绪,这个吧,我也说不太清楚,反正就是他在乎萌萌,而那位老前辈,是萌萌的管家,我有些搞不明白,他那般实力,怎么会是萌萌的管家呢?”

    “他是萌萌的管家?”李昊眉头微皱,沉吟两秒,说道:“那就是说,张寒阳是他们队伍的核心。”

    “他们一家三口是核心。”李木说道:“我看老前辈对张夫人的态度也非常好,反而对张前辈,有时候会说他是小滑头,给我的感觉就是很熟悉,很近,然而张前辈最在意他女儿和夫人的心情,都很重要。”

    “我知道了,你在那边好好的招待好好的作陪,大概什么时候来云影天?”李昊问。

    “不知道,不过应该在这边玩不了几天,他们可能要买一些舰队,好像对落雪联盟的高端主舰有兴趣。”李木说道。

    “落雪联盟,那不便宜啊。”李昊说了声。

    “是不便宜,可是他们的晶石非常多,我感觉仿佛是个可怕的数字,对了,父亲,张前辈可能去过别的兴趣,他对什么事情都很了解,也说了落雪联盟的主舰,在天龙星省,也能算上得了台面的。”

    “他还去过天龙星省?”李昊突然笑了声:“我对他们越来越有兴趣了,这位张前辈,很可能不是普通人,能和他们交好,是你的造化,你要把握住。”

    “是造化,可惜我不是女人。”李木的语气突然有点幽怨:“妮娜都住进了萌萌的房间,和亲姐妹似得,我就不行了,她们对我没兴趣。”

    本想着父亲能安慰下自己。

    可想象和现实的差距是非常大的。

    只见李昊嘴角挂着笑容,来了句:

    “现在变性还来得及吗?”

    刷!

    李木的脸色无比漆黑,直接挂断了通讯器。

    另外一头,李昊却是在开怀大笑。

    “在笑什么,这么开心?”

    一位美妇端着茶杯走了过来。

    “在笑李木。”李昊笑道。

    “儿子在罗兰星怎么样了?”美妇问。

    “很好。”李昊接过美妇递来的茶杯,喝了口茶水,说道:“他和张寒阳等人关系挺不错的,他们中有个老前辈,一招杀了虎元那些人,我感觉极有可能是化神大能者,化神境,在海龙星域几乎是无敌的地位,除非高端星域来人,虎符王室一脉联盟,都在等虎符王室的态度,我觉得他们可能要有动作,但未必会那么大。”

    “嗯。”美妇微微点头。

    “如果他们动,我也准备动。”李昊突然说道:“不管为了李木的机缘也好,为了交好他们也罢,张寒阳既然懂得云霄图,还会影如龙,那就说明和云影天老辈人员有关系,他能教李木,也说明并不是坏的关系,既然这样,和他们交好也是很重要的,只有一点,我们对他们的了解太少了,在修仙界交朋友,向来都需谨慎些,你觉得呢?”

    这句话一出口,美妇沉吟了下,随之笑道:

    “让李木来做就行,他已经长大了,你给予李木支持就足够了。”

    “也对。”

    李昊点头。

    两人闲聊起来。

    多数还是关于这件事。

    毕竟虎元等人陨落,简直像十二级大地震,消息极快的在海龙星域席卷。

    当人们得知这件事的时候,一开始不信,随之惊疑不定,最后变成了骇然。

    “老者到底是什么境界?”

    “张寒阳?他们前一阵刚在失落大陆闹出那等事情,没想到这次又是他们,结果惨败的人还是虎符王室。”

    “我怎么感觉天下将要大乱?以虎符王室的霸道,不可能忍气吞声,或许下一次出击,他们就要动真格的了。”

    “一开始我还没当回事,现在只能说,这是一场真正的龙争虎斗。”

    “”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在这个夜晚,海龙星域各处都有发生。

    消息的骇然程度,近百年都未曾发生过。

    也让很多势力,嗅到了危机的气息。

    平静许久的海龙星域,仿佛要乱起来了。

    也有很多人,幸灾乐祸,也有人悲天悯人。

    总之,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各种各样的人,也有各种各样的情绪。

    这一天。

    张寒阳,老前辈,疑似化神,虎符王室。

    这样的字眼,成为了人们的关注点。

    张汉对这一切并不在意。

    此时和紫妍正翱翔在空中,俯瞰罗兰星地表上的美景。

    “老公,你爱我吗?”

    “爱啊。”

    “有多爱?”

    “老爱老爱了。”

    “哼,说的具体点。”

    “”

    张汉轻咳了声,说了些甜蜜的情话。

    心中有些好笑,孩儿娘明知自己很爱,却总会这样问一问。

    见到孩儿爹没说话,紫妍性感的粉唇噘了起来。

    “呦呦呦,都能挂油瓶了。”

    张汉笑着伸出手指,刮了下她软嫩的嘴唇。

    “说。”紫妍提醒道。

    “我爱你像天一样高,像海一样深。”

    “好老气。”

    “我说的是所有地方的天,所有地方的海。”

    “还是俗气。”

    “那你说个不俗气的。”

    “唔,像天一样高,像海一样深。”

    张汉:“”

    有些调皮了哦。

    不过随后紫妍便伸出手指,按了按张汉的心口:

    “是你心里的天,心里的海。”

    一样的话语,说出了两种意境。

    张汉拜服。

    “再往前面,就是白天了,我们可以看看日出。”

    张汉笑了笑说道。

    “是哦,天色都亮了些,我们出来有两个小时了吗?”紫妍看着天色愣了愣。

    和心上人在一起,时间总是过的好快。

    “差不多。”张汉点头。

    “那我们看完日出就回去,我有些困了。”紫妍打了个哈欠。

    “好。”

    向前继续飞行,仿佛是太阳从地平线升起,照亮大地,一片绿色盎然。

    “感觉这里好像没有地球大呢。”紫妍美丽的眼眸,快速眨动,看着周围的环境。

    “是小很多。”张汉笑道:“修仙界中,有的地方大,有的地方小,像是罗兰星,环境很好,灵气浓郁适合修行,面积不大,但也算海龙星域中的一颗不错的星球。”

    “环境是很美,看上去也吸引人。”紫妍轻点额头,随后靠在张汉怀中:“真没想到,我们有一天还能来修仙界这样奇妙的地方游玩,几年前,我的理想还是拿到奥斯卡呢。”

    “真是可爱。”张汉哭笑不得的说道:“我们的年龄,在修仙界中还是那种雏儿,别总感慨了,其实你想要玩的话,也可以尽情的游玩,像萌萌那样。”

    “还疯玩疯闹?”紫妍嗔笑:“我都是当妈的人了,女儿可都十三岁了,得稳重点。”

    “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你就不是稳重的人。”张汉握了握紫妍的腰肢:“修仙界这么大,以后我们会去遍所有的地方,海龙星域只能算暂时的落脚点,先玩玩,熟悉环境后再去其他的地方。”

    “嗯,有你真好,我们回去吧,我困了。”

    紫妍又打了个哈欠。

    “走吧。”

    嗖嗖!

    两人极快速的向回飞,孩儿娘想要睡觉,张汉便施展最快的速度。

    不到半个小时,便回到妮娜的宫殿,在布置好的房间中,两人躺在床上,片刻,紫妍沉沉的睡着。

    张汉日常的修行太虚雷经,修行不死魔王功。

    进度比较慢,其实在新月山上,紫妍工作时,萌萌还上学,他就会修行一整天。

    以他的眼界和见识,加上各种各样的领悟,对功法的理解,修行的速度都是很可观的,只是来到海龙星域,修行的精力就要放下很多。

    在晚上修行片刻,进度缓慢。

    不过对于修行之路,张汉考虑的还是很多。

    “太虚雷经。”

    “不死魔王功。”

    “都是出自于神秘老爷的手。”

    “两种功法,都十分契合我的身体。”

    “通过各种领悟,我得到最适合我的神通,可以说不死魔王功,已经成为专属我的一条路,不死体,五行不死体,还是有些漫长,吸收了五种本源,可完全体会不到能汇聚成五行不死体的领悟。”

    “难道说时机不到?我对几种本源的吸收,已经差不多了。”

    “该不会是?”

    张汉突然睁开眼睛,眼神中带有一丝费解和苦笑。

    五行不死体。

    毫无疑问,那将会是真正的步入圣体之列。

    不死体虽强,但终究还差了些火候,虽然现在还几乎没有人体会过张汉不死体的恐怖。

    但融于无形,他的体魄不仅仅是水火不侵,那将代表,可以吞噬世界能量,来提升圣体,为进化成阴阳不死体做准备。

    如今,他的属性神通,水之碎空手,火之天魔拳,木之鬼兵,金之重山,土之血冥印。

    五种属性,可张汉觉得距离不死体晋级,还差了很多。

    之前细细沉思,突然灵机一闪。

    发现了个可能。

    那就是每个神通,都分别融合出五行属性。

    水之碎空手,火之碎空手,土、金、木。

    每个神通五种,他一共需要二十五种属性本源,除去现在拥有的五种,也需要二十种。

    那会不会太多了?

    张汉都有点愕然。

    属性不是拥有多少的问题,有的时候,可以控制的情况下,能对低等级的属性进行吞噬,来滋养高等级的属性。

    自身所掌握的属性能量,每多一种,身体所承受的压力会倍增。

    工程量也会无比庞大。

    以张汉的领悟,都犹豫了番,这种难度可想而知。

    “有些挑战性。”

    张汉轻吸口气,目光微闪。

    这件事还是要斟酌下。

    且不说那些本源属性,光是吸收的这个工程量,他就有些头皮发麻。

    “先算了,陪紫妍、萌萌重要。”

    很快,张汉就暂时放弃了这个打算。

    先好好修行太虚雷经,圣体的事情,只能边走边看,况且海龙星域,也没有涉及到属性能量这种修仙界中高端的东西。

    “岳老会不会知道些?”

    “如果属性能量都准备好的话”

    那将节省很多时间和精力。

    咚咚咚。

    张汉的雷霆灵识探测而出,化作手掌,在岳无为那稳定的结界敲来敲门。

    干啥啊?大半夜的。

    岳无为灵识探出,和张汉说了句。

    “圣武星,属性本源应该不少吧。”张汉直言道。

    “你打什么主意?”岳无为的声音充满警惕。

    “我女儿是天流之主。”张汉骄傲的传音。

    “”对方陷入沉默。

    大半夜的,竟说什么实话?

    “你想干什么?”

    “关于下一步修行的想法,先问问。”

    “你不是有五道了吗?”岳无为有些奇怪。

    “不够,按照我的想法,还需要二十道。”

    “噗想都别想。”岳无为头大如牛:“如果是之前,我还能答应你,但是过了那个村,就没那个店了,天流之主已经被萌萌得到,我没有权限在弄属性本源,你还真以为我这个管家,什么都能管?圣武星上有很多大秘密,连我都只知道一星半点,无法掌控。”

    “这么说,那些是被你老爷的意念所控?”

    “对,老爷在圣武星上,有数道意念存在,不过也不是没机会,只要你能征服老爷的意念,就有机会得到,恰好,我知道老爷的一道意念,掌控着一些属性本源。”

    “在哪?”

    “北冥海深处。”

    “”张汉无语凝噎。

    如今他也知道,北冥海并不是开玩笑的地方,甚至还有些高端。

    “你能去?”最终张汉问了嘴。

    “我能去,也能带你去,只不过现在的你不可能过得了那一关,老爷的意念无比恐怖,稍有不慎,就会陨落。”

    “知道了。”

    张汉直接收回灵识。

    眉头蹙皱。

    看来圣武星上的事情,还需要时间的酝酿。

    一些秘密,等萌萌开始解锁圣武星宝珠,就会变得简单很多。

    “且行且看。”

    张汉收起思绪,侧过身,看着身旁佳人,他的嘴角挂起一丝柔和的微笑,闭上双眼,缓缓入睡。

    大多数人都休息了,萌萌那边玩的还很欢快。

    三人开黑打游戏,感觉就是不一样。

    结果从游戏仓出来后。

    “哎呀,天亮了!”

    岳小闹顿时就愣住了。

    “是呢,都已经早晨了,我们在游戏里面有显示的啊。”妮娜说道。

    “有吗?我也没有注意到。”萌萌撅了噘嘴:“一想起昨晚没睡,还有点迷糊呢,今晚不能打游戏了。”

    “我们什么时候吃早餐?”岳小闹说。

    “我现在让人去安排,等下张叔他们也要睡醒了。”

    妮娜微笑着说了句,走出宫殿,在门前有两位手下。

    “洛兰,去通知人安排早餐。”

    “是。”

    大概一个小时,在妮娜的宫殿便准备了丰盛的早餐。

    这期间张汉等人也陆续起床。

    洗漱刷牙,都是他们的习惯,虽然一个小法术都能做到。

    “昨天打一夜游戏?”

    吃饭时,张汉看了眼萌萌问道。

    “额?”

    萌萌一愣,明澈的大眼睛一眨不眨。

    “对啊,我们玩了一晚上,那游戏真棒。”岳小闹大咧咧的说道。

    “嗯哼。”萌萌嘀咕着说:“游戏上都不显示时间,一出来,天都亮了。”

    “贪玩。”张汉笑着说了句。

    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萌萌,爱玩没事,可也要注意休息。”紫妍给萌萌捋了捋鬓角的头发:“虽然身体能承受得住,可大脑一直不休息,该精神错乱了。”

    “嗯呢,知道啦,今天晚上就不玩游戏了,睡觉觉。”萌萌笑盈盈的说道。

    在家里,只要妈妈不说什么,那就没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