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神级奶爸 >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有备而来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有备而来

    这肥胖的脸蛋,仿佛看到眼睛都有点难度,这肥胖的体型,能装下两个寒川。

    什么情况?

    台下诸多名贵,傻了眼。

    有人问:

    “这就是你说的美艳绝伦?这就是你说的我们绝对要惊呆?”

    “咳咳咳,是、是侍女?”

    这句话仿佛体型了懵逼中的寒川,他心头感觉不妙,沉声说道:

    “你可是九公主侍女?九公主呢?”

    “城主,我就是苛泽城九公主啊。”茱莉嗲声嗲气的说道。

    这声音

    咯噔!

    寒川心脏仿佛漏了一拍。

    昨日在车里,传出的就是这很醉人的声音,现在听上去也很醉人,看上去更醉人。

    “夫君,想什么呢?快些宣布呀。”

    茱莉看到已经傻眼的寒川,心中一阵暗爽。

    其他人,也彻底懵逼。

    “什么?”

    “她就是苛泽城九公主?”

    “这、这”

    广场上的诸多客人更是炸了锅般:

    “哈哈哈,笑死我了,原来寒川城主好这口。”

    “也不能说太丑,只能说城主的口味比较特殊,喜欢肥胖美。”

    “看看,咱城主一脸的呆滞,已经被彻底迷住了啊。”

    诸多的议论声,仿佛变成铺天盖地的大浪,纷纷传入寒川的耳中。

    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感觉仿佛被人狠狠地打了一耳光!

    果然没好事!

    “你是九公主?昨日我看到的那女子呢?”寒川怒极而笑。

    昨日在场那些人似乎也反应过来。

    心中浮现四个字:偷梁换柱!

    “谁啊?昨天你看到的就是我,怎么,现在想不承认?”茱莉脸色沉了下来。

    “你玩我?”寒川的声音无比阴冷,似乎克制不住要出手般。

    “我看是你在玩弄人吧?”茱莉冷笑:“我来寒川城五日,你未曾理会,昨日见我后,深夜前往,应允一些事情我方才答应你,现在你想不承认,真当我苛泽城好欺负是吗?”

    “哈哈哈哈。”

    寒川脸色泛红,气的够呛,也彻底撕破脸皮,丢脸又怎样,要和身前这人当道侣,他绝不同意,语气也无比森冷:

    “我告诉你,苛泽城的九公主,想要和我玩,你还太嫩。”

    “是吗?说要娶我,却当面辱我,好好好。”茱莉似乎要愤怒出手。

    正当寒川城主有所防备时。

    谁承想,从侧面突现杀机,他感觉腰间丹田位置一凉。

    糟了!

    寒川脸色大变。

    嗡!

    随身佩戴的护身六阶宝物,青玉手镯,突然爆裂开来。

    一层淡青色霞光护住了他。

    嗖!

    寒川瞬时间后退,脸色苍白。

    转头望去,一柄尺长飞剑,正缓缓回到布衣男子的身上。

    “你找死?”

    寒川身上气息絮乱。

    被那一剑的震荡之力,已伤到元婴。

    虽不重,但也影响到战斗力。

    轰隆!

    整个场地,顿时陷入嘈杂。

    议论声四起,同时有很多寒川的手下,和一些名贵之人,纷纷上台,和布衣男子所对峙。

    淡然,一方数十人,一方只有一个人。

    却让人感觉,这布衣男子,在压制对方。

    “他是谁?”

    “九公主有备而来,寒川城主被玩弄鼓掌间。”

    “寒川城主一向精明,怎么可能输给区区苛泽城的九公主。”

    面对这样的质疑,昨日在寒川身旁的数人,于人群中轻叹:

    “如果你看到那等姿色的女子,你们也会失去理智,不是城主不英明,而是有心算无心。”

    在张汉这边,众人也都看着台上对峙的人群。

    “那么多人在,感觉应该打不起来了。”李木说道。

    “如果没有其他人出现,不出一分钟,那布衣人会杀光对面。”岳无为平静道。

    “那个人很厉害?”

    众人大吃一惊。

    看向布衣男子的目光,已经有所变化。

    “他是茱莉的车夫,应该是某个长辈吧。”紫妍美眸中也有疑惑。

    她知道点内情,苛泽城九公主茱莉来这里,本就是要对付寒川城主。

    若没有充足准备,她怎么会来?

    众目睽睽之下。

    布衣男子的右手,缓缓放在斗笠上。

    “辱九公主者,杀。”

    瞬时间,他摘下头顶的斗笠。

    是一位中年男子,左侧脸颊,有着一道横跨的刀疤。

    见到他的瞬间,台上寒川身前众人脸色大变。

    有人惊呼:

    “你是茱青泽!”

    “屠魔茱青泽,天啊,你竟然还活着?”

    “竟、竟然是你?怎么可能?你不是死在了蓝魔地?”

    包括寒川,此时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万万没想到,来的人,来头会如此之重。

    屠魔茱青泽,早在三十年前,便是炼虚境,乃当时年轻天骄中有名的狠角色,很多魔族天骄都死在了他的手上,人称道号:屠魔。

    实力极其雄厚,当初在炼虚前期,便能大战炼虚中期的强者,可越级而战。

    甚至很多人族的天骄都只能避其锋芒,有针锋相对者,也早已陨落在他的手中,甚至很多妖族天骄,见到他也要避让三分。

    他是用实力杀出的威名!

    这是从实力上来说,如果从低位上来说,他是万山殿的执事,可比寒川城主的地位,高出太多。

    此时众人看到他,怎能不心凉?

    “你是特意来杀我的?”

    寒川的额头浮现一层冷汗,有些后怕,但神色也算冷静:“当年之事,不过是不同阵营而已,我误杀茱传峰,此事也可苛泽城主有过沟通,这件事貌似还轮不到你来管,你这样出手,难道不怕万山殿的高层责怪?”

    “呵呵,我现在不是为当年之事,而是现在的事,你辱我九妹,我杀你,理所应当。”

    茱青泽淡笑一声,身上突然绽放数千道光芒。

    他要出手了!

    嗖嗖嗖嗖!

    寒川城主身前的那些人,全部跑的一干二净。

    狡兔死走狗烹。

    他们可不想留下来陪着寒川一起死。

    可正当这时。

    “青泽,收手吧。”

    一道霞光突然从空中浮现,横压而来,将茱青泽打出的光芒尽数消散。

    同时,一位白衣老者,出现在远处空中。

    见到他,茱青泽眉头微皱。

    心中叹息:没想到真有人护着寒川。

    “红护法。”

    茱青泽对其拱了拱手。

    万山殿护法!

    人群再次陷入哗然中。

    没想到这里竟坐镇了一位护法。

    难道是万山殿要好生培养寒川?

    “你能归来,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以你的实力,不久后也会成为护法,只是以你的层次,对寒川出手,有些以大欺小了。”红护法说道。

    “我九妹来此,不受待见,刚刚他又出言辱我九妹,此时不会作罢。”茱青泽面对红护法,姿态竟也不低。

    “青泽,既然我在这里,也不能看着这一场闹剧发生,寒川有错在先,但罪不至死。”红护法平静说道。

    “好,既然是红护法说情,呵呵,那我便饶他一次。”茱青泽冷漠的看了眼寒川。

    此时的寒川,心中懊恨无比。

    被人坑了,就算牙齿咬碎,也要吞进肚子里。

    “九公主,多有得罪。”

    寒川拿出一枚空间戒指,那里面有刚刚应允的游戏宝物。

    飘到茱莉手中,她查探了下,冷笑道:“这点东西就是你的态度?如果是这样,那你收回去吧。”

    “你!”

    寒川脸色微白,气的手掌颤抖,又拿出数种宝物,放入一枚空间戒指中,甩了过去。

    “哦?”

    茱莉眯了眯眼,本来就很小的眼睛,仿佛都看不到了般,她嘲笑了声:

    “这还算可以,寒川城主既然已赔礼道歉,那这件事就算了吧。”

    说着她带头向外走去,茱青泽深深地看了寒川一眼,跟在茱莉身旁而行。

    “哦对了。”

    走到侧面别院的门口,茱莉突然顿住步子,转头说:“就你这样,也想成为我的道侣,做梦吧你!”

    “你、噗”

    元婴受损的寒川,见状直接喷了口血。

    气煞人也。

    本以为能得到绝世美女,谁承想却是这样的结果。

    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明明是苛泽城的人,为何还中了计?

    “别让我逮到机会!”

    “她不是九公主,又是谁?”

    “啊啊啊!”

    寒川心中怒吼。

    目光扫视一圈,对这里的名流之贵,还有诸多的宾客,都有些敌视。

    真是一帮墙头草,只会特么锦上添花,遇到一点危机,跑的一个不剩。

    他想要发火,但知道,还用得着这些名贵,目光便落在下方宾客区:

    “滚!全都给我滚!”

    哗啦。

    人群开始散去。

    张汉也放下了筷子:

    “这瓜看的还行吧?吃的差不多,咱们走吧。”

    说着又好笑的看了眼紫妍:“别等会儿被人认出来,又不免要打一场。”

    “呀!那怎么办?”紫妍突然愣住了。

    虽然当初梳妆打扮,可现在的样子也差不多,被他们看到,就会认出来啊。

    “放心吧,这小子贼着呢。”岳无为摸了摸胡子:“早在之前就施展幻术了。”

    众人:“”

    都在看热闹,忘了这一茬,张汉那边都开始防范。

    光是这种意识,就足够让人学习了。

    “你们别看张汉这小子平时人畜无害似的,要是哪天他想害人,那都是不知不觉间发生,也是奇了怪了,你小子怎么就知道的那么多?”岳无为哼了声。

    “我爸爸本来就厉害。”萌萌对岳无为做了个鬼脸。

    “走吧。”

    张汉起身道:“下一站是去找妮娜的母亲,催动你的印记可以感应方向,我们直接过去吧,这个世界不适合现在的我们历练,找到她母亲后咱们第一时间离开。”

    “那个,老板。”李木突然说道:“咱们来时做的飞船,都没了。”

    “还有更好的船呢。”

    张汉淡笑。

    所说的就是岳无为的那艘小船。

    只有张汉清楚,那应该是个七阶以上的灵宝,也有可能是玄宝。

    至于玄宝,是单独分类,有的作用高于九阶灵宝,有的差不多相当于七阶,八阶,但可以明确的是,但凡玄宝,起步七阶。

    像张汉的那个黑暗面具,就是一个超脱九阶的存在。

    很强,如今被魔魂王小丑所佩戴,假以时日,或许在修仙界就成了气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