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神级奶爸 >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一句话的事儿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一句话的事儿

    三合一大章

    罗山对张汉和紫妍恭敬有加,但长久以来,压力也没有多大,了解两人性子,可面对萌萌,他是有压力的,要是给小公主惹不高兴,想一想他都会头皮发麻。

    在整个香江,最顶层的那批人,谁不知道,宁得罪张寒阳,也不去招惹他的宝贝妞儿。

    “罗叔,你在这干嘛呢?”萌萌好奇问道。

    “我和一位朋友谈合作的事情,他恰好在这边,我们就过来休息下。”罗山笑道:“你回来了,你爸爸妈妈他们也回来了吗?”

    “那肯定的啊,他们在家呢。”萌萌也不墨迹,直接说道:“罗叔,有个事我想和你说下。”

    “什么事情?随便说,有什么能帮忙的,千万别嫌麻烦。”罗山笑着说道。

    这副架势,让原本坐在椅子上,罗山的那位合作方,都有些干瞪眼。

    他的态度

    嗖。

    他也站起身,向前走了两步,对萌萌这边漏出笑容。

    呼、

    那位大老板松了口气。

    原来是认识啊。

    我说他们怎么能上来呢。

    结果下一秒钟,他的脸色变得惨白。

    “砸场子!我们要砸场子!”陈川叫道。

    “对的,就把这里砸了,这是个不好的地方。”

    萌萌精致的小脸蛋,显露着一本正经的气息。

    噗、

    大老板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啥?

    罗山,他的合作伙伴,都愣住了。

    不到一秒钟,罗山回过神来。

    二话不说,对后面的一位中年人挥了挥手。

    “老马,去叫人。”

    “是。”

    那位中年人点头,向后快步走去,进入一个房间,去打电话联系人。

    “这这这、”大老板瑟瑟发抖,又不得不问,冷汗遍布脸颊,门口那些小弟,也已傻眼,看着自家大老板卑躬屈膝的问:“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什么误会?滚!”

    罗山到底是上位者,目光漏出一丝凶戾,给那大老板吓的向后踉跄好几米,瘫软在地。

    “小公主开了口,今天,在我这里,谁的面子都不好使。”

    罗山淡淡说道。

    话语是针对那大老板,他也有些人脉,能和罗山说得上话,这句话一出口,大老板脸色惨白,知道找谁也没用了。

    刷!

    罗山的合作伙伴,脸色微变,却很快收敛,笑眯眯的站在一旁,不言不语。

    这场面他也感觉奇怪。

    阿武,王艺晗等几个同学,此时也看呆了。

    阿武心里有个念头:张雨萌是真的厉害啊。

    这是里面的中年人走出,低声在罗山耳边说了几句话。

    “大概十分钟,萌萌,先坐会儿?”罗山面对萌萌,又漏出了热情的笑容。

    “好吧,咱们先坐吧。”萌萌说了声。

    众人纷纷落座,罗山和那位伙伴点头一笑,没说什么,坐在了萌萌侧面的沙发上:

    “去让人拿一些饮品上来。”

    罗山仿佛变身老板,吩咐着手下。

    不出一分钟,很多果汁,冷饮被端了上来。

    “萌萌啊。”

    罗山这时候才问:“你在这里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罗叔在这里,有什么事情就和罗叔说啊。”

    “我没有,我受委屈我爸爸就到了。”萌萌随口说着。

    “咳咳咳。”罗山喝了口茶,顿时就咳嗽了好几声,差点喷出来。

    也是,她受委屈,那尊神就来了。

    “那是因为?”罗山面色有一丝好奇。

    “我朋友在这里被人欺负了。”萌萌将手里的单子放在桌上:“那些人可真坏,给人下套,骗人,还有所企图,都是坏人,这个地方也太不行了,我们走也不让走,那我还不走了呢。”

    罗山仔细的看了下几张单子,有关萌萌的事,他不会疏忽。

    看完他沉默了。

    “的确是骗人的恶劣把戏。”罗山点了点头。

    下套,骗人,有企图,加上这些欠款单。

    罗山就明白了过来。

    “过一会儿,我去举报下,到时会有专门部门来查,谁有问题,也逃不掉。”罗山说道。

    “哦对啊,让警察叔叔来处理。”萌萌这才反应过来,是个好主意。

    这两句话,让大老板听到,反而有些惊喜。

    虽然他这里有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但那都是被人做的,和他关系不大,难道罗总要网开一面?还是走迂回路线,到底是大人物,办事滴水不漏。

    仿佛略微松口气般。

    只能说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聊了几分钟,罗山甚至都没和合作伙伴说一句话,专心致志的陪着萌萌。

    直到老马过来:“人到了。”

    “来了吗?”

    萌萌,岳小闹等人好奇的跑去床边,向下一看,好家伙,夜总会门前被一系列的黑色轿车堵死了,一个个黑装男子拎着棒球棍子冲入一楼大厅,乍一看,人数也有很多。

    “开始吧,从一楼到七楼,然后在砸回一楼,把那个看场子的抓了,别让任何人离开,稍后都交给相关人员。”罗山挥手说道。

    “是。”

    老马直接打了个电话。

    三言两语,给这里的大老板说懵。

    原来人家压根没想放过这件事!

    简直要哭出声,这到底是被谁给坑了呢?

    三楼。

    鹏哥头上包扎了下丝带,牙齿得去医院,正准备和一帮小弟离开。

    还骂骂咧咧的:

    “等处理那几个在走?”

    “让他们把人抓到,回来在处理也行。”

    说话间,他们的电梯来到一楼。

    砰!

    一道玻璃破碎的声音传出。

    “嗯?”

    走出电梯。

    “我草!”

    只见数十个人,仿佛开始演奏一篇乐章。

    砰砰砰砰砰砰

    “诶,先让人等等。”

    罗山突然说道。

    “是。”

    老马立即吩咐了下去。

    “萌萌,你们是不是要出去玩?”罗山问道。

    “是啊,在玩一会儿就回家了。”

    “那我先送你们下去?等下这里比较乱,别影响了你们出去玩的心情。”

    “好吧,不用送,我们自己下去就行了。”萌萌起身说道。

    罗山想了想点头说:“也行,老马,你送她们下去。”

    “是。”

    于是萌萌等人离开。

    坐着电梯来到一楼,恰好看到鹏哥等人。

    “坏人,下次碰到你,我还打你。”

    陈川对鹏哥扬了扬拳头。

    “咕嘟。”

    鹏哥等人此时才意识到,这完全是招惹到了香江顶级大人物。

    干涩的咽了口吐沫,根本不敢说什么,甚至看都不敢看一眼,全程低头。

    在他们的余光下,那一群黑装男子站成两排,恭送他们离开。

    当发现门口那辆奔驰大是萌萌开过来的,一群人赶忙去挪车,让出一条宽敞的路。

    老马从门口走回,扬了扬手:

    “继续吧。”

    砰砰砰砰

    七楼包房,罗山站在窗前,看着那辆奔驰车离开,走远,才转身看向合作伙伴,歉意的说:

    “不好意思啊,咱们换个地方谈?”

    “没什么,没什么。”那人连连摇头。

    临离开前,罗山看了大老板一眼:

    “面对检查,如果和你没什么关系的话,关业吧,去别的地方,因为你在香江,没有容身之地,当然,如果你执意要继续开,下次丢了命,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是、是、是”

    罗山清楚,这位老板做事谨慎,未必有什么证据,这件事和他关系也不大,管不好傻缺手下,这个教训也够了。

    说完罗山径直离去。

    萌萌那边,岳小闹还是挤在后排座,王艺晗坐在副驾驶。

    车子开出去一段距离。

    “谢谢你,萌萌。”王艺晗的情绪有些低沉,道了声谢。

    “客气什么,你有麻烦事情,直接给我打电话不就好了?”萌萌认真的控制方向盘,同时回答道。

    “我前段时间给你打了些电话,一直关机。”王艺晗说道。

    “奥,是啊。”萌萌愣了愣,无奈道:“我去的地方没信号,不过每次期中期末考试,都会回来的。”

    王艺晗点点头,又沉默了。

    萌萌也感觉到,好像儿时的好朋友,现在有一点的陌生感。

    话题也没多少,以前都是聊的热火朝天。

    直到王艺晗拿出火机,点一根烟。

    萌萌诧异了:

    “你怎么还抽烟?”

    “想抽就抽了。”王艺晗目光看着窗外。

    “抽烟对身体不好。”萌萌正色道。

    “那又怎么样?”王艺晗的语气有些生硬,说完才抿了抿嘴:“对不

    起,我刚才有些走神,想起别的事情了,萌萌,能停下车吗?”

    “哦。”

    萌萌控制着车子,停在路旁。

    王艺晗打开车门,坐在一处花坛边。

    萌萌跟了下去,岳小闹等人坐在车子上,没说什么,都有些奇怪。

    “你到底怎么了?”萌萌站在旁边,说:“染了头发,抽烟,和那些人一起玩。”

    “萌萌,我们不一样。”王艺晗自嘲道。

    “什么不一样?”

    “你是成长在蜜罐中,生来与众不同,富贵,公主命,你喜欢什么,你爸爸都会给你,我不一样。”王艺晗摇头,似乎有些难过,却倔强的不想哭。

    “王叔叔和苏阿姨对你不也很好吗?”萌萌又说道。

    “你只看到了表面,我们在一起玩的时候,是很好,后来都变了,不一样了。”岳小闹说:

    “他们经常吵架,经常吵,各自管各自的小公司,后来又分居,都很忙,没人管我,我一开始住爸爸那里,他忙起来,我又要去妈妈那里,来回住,只给我生活费,后来一起忙,我住校,哦,零花钱很多,又怎么样呢?萌萌,为什么你有那么好的父母。”

    “因为他们本来就很好。”萌萌也没想到是这种感情上的问题,有些措手不及。

    “对,他们本来就好,我却不一样,没人关心的。”王艺晗摇头。

    不只是叛逆,还想要闹,以各种方式,来吸引一些家长的目光,她渴望被关心照顾,谁不想成为小公主一样。

    她很羡慕萌萌。

    又感觉这仿佛是个鸿沟,不想和萌萌靠的太近,因为她太耀眼了,会刺痛自己。

    于是她说:

    “萌萌,我们以前是那么好的姐妹,有时候也很想你,但我却不想让自己联系你,看到你我就会羡慕,心里不平衡,也会难过,小时候和你在一起的时光,特别美妙,存在我回忆里,很珍贵,那是我特别快乐的时光,但现在不同了,全都不同了。”

    说着,王艺晗情绪起起伏伏,将烟头扔入花坛,起身说道:

    “萌萌,这次的事情,谢谢你,没有你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走了,回学校了,你和你的朋友去玩吧,再见,祝愿你以后永远不会碰到我这样的事情。”

    王艺晗说完,快步跑向侧面,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萌萌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前面。

    她仿佛意识到,自己好像失去一个朋友。

    这种感觉有点怅然若失。

    情绪也低落了下来。

    “萌萌。”

    岳小闹下车,说道:“别想那么多了,世界上那么多悲惨的人,她这情况都算好的,走啦,上车,你去副驾驶,我开车。”

    “嗯。”

    萌萌点头,上了副驾驶。

    岳小闹开车,一会儿快一会儿慢。

    还在熟悉中,倒是看着这种玩具般的车子,菲琳娜眸中深处,也有些跃跃欲试。

    但她不会说出来。

    萌萌看着窗外的景色,时常走神。

    回到新月山,天色也暗了下来。

    晚餐过后。

    “怎么了,小可爱。”张汉笑问:“是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了?”

    “没有啦。”

    萌萌撅了噘嘴,有叹口气:“哎,今天我碰到艺晗了,她有些麻烦”

    将王艺晗家里的事情大致说了下,对于砸场子的事儿倒是没说。

    张汉和紫妍听闻后,纷纷沉默了。

    “女儿啊。”

    张汉摸了摸她的脑瓜:“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有很多个朋友,有儿时朋友,有长大后的朋友,很多时候每个年轻段的朋友也都不一样,但走到最后,好朋友也就寥寥几个,你以前认识王艺晗,马丁,史蒂芬那些,除了王艺晗,其他也没联系了对吧,现在有妮娜,岳小闹,菲琳娜,也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但以后或许也因为各自的事情,后者成家,联系变少,很正常,有新朋友融入,也有老朋友离去,这就是生活,像你看过的一些文章,你都给我念过的。”

    “那我感觉不一样啊。”萌萌嘀咕着说。

    “也有一直关系好的姐妹。”紫妍笑了笑,说道:“你看妈妈和菲菲阿姨,关系很好吧,情同手足,我们都有老公,也不耽误,你以后也会有好姐妹,比如说妮娜,岳小闹她们。”

    “也没有不高兴,就是感觉艺晗的情况有些”萌萌没说出口,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比较复杂。

    “我也有点奇怪,那时候看王佳文和苏玉,感情挺好的啊。”紫妍有些纳闷:“分居挺长时间,现在要闹离婚,这对孩子的打击太大了,如果他们在不关心的话,王艺晗真就走上一条错误的路,这不是毁了孩子吗?”

    张汉闻言后也没说什么,场上平静了下来,见娘俩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自己,他好笑的说道:

    “行了,你们俩就别操心人家的事了,等下我让人打听打听,了解下情况,感情的事情不好说,能帮则帮,毕竟他们一家也给萌萌带来过不少欢笑。”

    于是张汉让一位安保团成员去打探情况。

    结果没超过两个小时,他回来了。

    带回来的是完整情况。

    张汉和紫妍坐在观光小船里。

    听着报告,目光都有诧异。

    “感情破裂,因为王佳文出轨了。”

    “他是被算计的,这里有一些照片和聊天记录文档。”

    “对方是一位商业合作方,第一次喝多了,其实没发生什么,但那女子却肯定的说了什么,之后数次引诱,加上她提供的一点假证据,王佳文逐步掉入旋涡,也真的发生了关系,似乎她想要上位,和苏玉摊牌,又不断骚扰。”

    “这是王佳文和苏玉开始吵架的原因,也因为王艺晗,两人暂时没离婚,这种情况持续两年多,王佳文生意上遇到困难,那个女子很无情的离开,还卷走了一千多万。”

    “对王佳文影响也很大,感情也没有复合,后来他撞到了苏玉坐在别人车子里下来,又吵一架,两人关系越来越像陌生人,近期准备离婚。”

    “至于苏玉,也有过外遇,在发现王佳文的事情后,出去和几位朋友喝酒,喝多了,她没想回家,住在酒店,结果就被一位曾经的合作伙伴,也是朋友,嗯,那个了,事后她直接断了联系,却意外怀孕,一个人去医院打胎,给她那时候的心态都搞到崩溃。”

    “还有一些琐碎的事情,他们两个人心里,对以前甜美时光的回忆,都很好,可以说在对方心里也有一丝地位,只是要面对现实,用工作来麻醉心理的伤,就是这样。”

    一系列的说完。

    张汉和紫妍错愕。

    “你、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紫妍咧了咧嘴,有些吃惊的问道。

    “两个小时,了解这么多情况。”张汉摸了摸额头。

    真是挺厉害啊。

    “呃,我直接去找了王佳文和苏玉,催眠的他们。”这位安保团的手下腼腆的说。

    “催眠”

    原来是这样。

    “他们的事情好复杂。”紫妍有些头大。

    “你这样。”张汉说道:“你既然催眠了他们,也知道两人的想法,你就做两份文件,把那些前因后果还有王艺晗近况发给他们双方。”

    “好的,我这就去准备,明天上午给他们发过去。”

    “谢谢。”紫妍微笑着点了下头。

    等他离开后。

    紫妍才问道:“会管用吗?”

    “不一定,看他们自己的选择吧,清官难断家务事,他们怎么选就看他们自己的本心和意愿了。”张汉回答道。

    这种事情,别人肯定管不了,紫妍也知道,也意外,此时有些怔怔出神。

    片刻后。

    “老公,我们以后会一直幸福下去吗?”

    紫妍依偎在张汉身旁,两人抬头看着天,夜空很美。

    “会。”

    “那你以后会不会出轨?”紫妍又说。

    毫无疑问,张汉是很优秀的,也很讨人爱,紫妍虽气场强大,可以镇压一切,但万一别人钻空子呢。

    好老公就得看紧点。

    “你对我还没信心?”张汉挥手打了下紫妍的屁股。

    “对你有信心,对别人没信心嘛。”

    “放心吧,以后去哪都带着你不就可以了?”张汉好笑道。

    “那我一直跟在你身旁,有一天你会不会烦?”紫妍在张汉身旁吐气如兰。

    “小美妞跟着怎么会呢?”张汉牵起她的手,漏出一丝坏笑:“该共度良宵了。”

    紫妍嘴角微颤。

    还想听一些甜言蜜语呢。

    结果就被张汉搂着回了房。

    一番**,香汗淋漓,整个人瘫软在张汉的怀中,沉沉睡去。

    夜晚,菲琳娜坐在阳台的椅子上。

    旁边的小桌有着两杯果汁。

    嗯,这果汁真的很好喝。

    回想这几天的历程,她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

    平凡的人,平凡的生活,好像也有很多激情四射。

    对于未来的路,她有些迷茫,也有点担心小天龙境那里,会不会出现意外情况,不过母后既然回来了,这些事情应该不需要自己想。

    “好多星星。”

    “哪里是小天龙境呢?”

    夜空很美,菲琳娜看着天,试图寻找远处的小天龙境,然而怎么看,却也看不到。

    就这样,一夜过去。

    次日清晨。

    菲琳娜对早餐有了期待。

    这里的饭菜,好好吃。

    她下意识的咽了口水,馋了。

    但又不得不等大家起床。

    “咦?”

    她突然看到,萌萌从不远处的城堡飞出,在后山联系着灵识秘术,片刻耍起火焰长鞭。

    “这个地方、好像特别厉害。”

    以萌萌先天后期的程度,虽不怎么厉害,但对四周的花花草草,肯定会形成强烈的打击。

    尤其是她打出的火焰,让菲琳娜也感觉不一般。

    但貌似每个招式,打在草丛上,就会有一缕霞光阻挡,没有伤害任何,唯有水塘附近的水面,被打的起起伏伏,哗啦啦的。

    看了片刻。

    身后突然传来声音:

    “我们也过去练练?你可以和萌萌过几招的,当然,实力要维持的和她一样,你会发现在同阶中,她非常厉害。”

    是刚刚结束修行的妮娜。

    “我不去。”菲琳娜摇头拒绝:“没意思。”

    压低实力陪练有什么意思?

    但随后,她又点头:“你带我去。”

    可能心里感觉,在这里吃萌萌家的,住萌萌家的,陪她练练也没什么。

    而且练习结束,就可以去餐厅吃好吃的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原因打动了她。

    妮娜微微一笑,带头直接从二楼阳台一跃而下。

    在新月山上,很多人都不走寻常路,大门用的时候也不多。

    “萌萌,看招。”

    来到附近,妮娜右手向前一划。

    滋啦。

    在萌萌脚下的两堆绿草,旋转出能量,好像要困住萌萌的腿。

    “哎呦?”

    萌萌双手合并,念叨声:

    “灵刺神龟!”

    哗!

    一道金色玄龟虚影浮现。

    将下方草丛上的能量反弹,妮娜和招式间的联系直接消散。

    “又厉害很多啊。”妮娜眸光一亮,笑道:“菲琳娜,你试试?”

    “你要和我过招?”萌萌眨巴着闪亮的大眼睛看向菲琳娜。

    菲琳娜嘴巴动了动,最终说:“我怕给你打哭。”

    嗯???

    嘴皮子功夫对萌萌来说,那是家常便饭,没有犹豫,她直接说道:

    “你这小屁孩也想给姐姐打哭?”

    噗嗤!

    扎心了。

    菲琳娜愣了好几秒,她来到地球,按照成年的岁数,和精灵族换算了下,那种百分比,自己的确要比萌萌小一点。

    “雾灵!”

    菲琳娜眼神微敛,施展秘术,一缕淡淡薄雾,向萌萌横压而去。

    她将实力也控制在先天中后期的样子,打出来的招式,在自己眼里跟小孩子过家家。

    算了,方正也是为了吃口饭。

    菲琳娜心理安慰着自己。

    “镇压!”

    萌萌挥手化去灵刺神龟虚影,双手向前微动。

    仿佛隐形手掌,伴随萌萌的动作,合而为一,将那一缕薄雾噗嗤一声碾压掉。

    “尖刺起!”

    菲琳娜还有变招,在萌萌身前草地,几株绿草突然变大,仿佛化作尖刺,袭向萌萌。

    “拍!”

    萌萌随手一拍,那少数能量被打散了。

    咦?

    菲琳娜略微一愣,加大力度,上升为先天巅峰的层次。

    又打了五招,突然发现,她竟然拿萌萌没有什么办法。

    “吃我一火球!”

    萌萌不在防守,扔出和她差不多大的火球,携带着一缕威压,砸向菲琳娜。

    “灭。”

    菲琳娜用先天巅峰的防御手段。

    扬起一道护盾。

    砰!

    让她意外的是,护盾仅仅一个照面,就破掉了。

    “聚!”

    再次扬起一层更为雄厚的护盾。

    砰!

    依旧破碎。

    火球只小了几寸而已。

    这让菲琳娜有些犹豫,没想到这火球术,看上去非常简单,当面对攻击时,又仿佛变成很复杂的攻击,防御难度和普通的火球,最起码大了数十倍。

    无奈下,菲琳娜不得不提升实力,动用金丹层次的防御,设下三道,才将火球术抵挡。

    “这回知道厉害了吧?”萌萌哼哼着说。

    “你我对压制实力很不习惯。”菲琳娜挺着脖子说了句。

    “行了行了,你厉害行吧?谁让你小呢。”

    萌萌大咧咧的说了句。

    给菲琳娜噎的说不出话,气鼓鼓的样子。

    就喜欢你生气又奈何不得我的小模样。

    萌萌呵呵一笑,满足了心里的恶趣味后,又说:

    “你们洗漱了吗?我回去换个衣服,咱们去吃早餐。”

    “好的。”妮娜点了点头。

    萌萌直接跳回三楼卧室。

    又洗了洗脸,换上一套运动装,打开门走出去:

    “爸爸,妈妈?起床了吗?我饿了。”

    在走廊叫了声。

    门很快就打开了。

    “早起床了。”

    “那怎么才出来啊。”

    “懒床。”紫妍伸了个懒腰,昨天晚上被折腾的够呛,现在还有点懒洋洋的感觉。

    简单的两个字,说的萌萌愣了愣。

    懒床说的好干脆啊。

    “吃饭去。”

    萌萌蹦蹦跳跳的在前面带路,走楼梯来到广场,对妮娜那边挥了挥手。

    一行人走向餐厅。

    餐厅被当初的四大厨神之一的王龙,给规划的很不错。

    有两个区域。

    人多的普通区,里面隔间也有片区域。

    早餐各种各样,很丰富,王龙也有不少手下,甚至还有个盯梢的。

    看到张汉他们从上面走来。

    他们便开始做菜。

    十几个炉灶一同开始,等他们到了餐厅,基本上吃的都是刚出锅的美食。

    倒是一些繁琐的那些需要蒸煮时间长的,也只能简单的热一热。

    也是自助餐式,想吃什么就在餐盘里夹什么,和酒店类型差不多,当然,食材可都是新月山出产。

    尤其是雷阳宝地成功后,对食材的本质提升,不可同日而语。

    “这个挺好吃的,奶香小馒头,还有蟹黄的,灌汤包我也喜欢,蒸饺味道也不错啦,都好吃,咸鸭蛋这些,在海龙星域都吃不到”

    萌萌说了两句,看上去很贴心,主要也是给菲琳娜说。

    看到小丫头的样子,张汉笑着和紫妍对视一眼。

    这小丫头,长大些现在很热情体贴呢。

    是温柔的小姐姐吗?

    张汉想了想,等大家都坐好时。

    他说:

    “萌萌啊,真是长大了,最近都不调皮了。”

    “我以前也没调皮啊。”萌萌对张汉做了个鬼脸。

    “呃,调皮一点也没事。”张汉想了想,说:“反正任性傲娇也无所谓的。”

    张汉有时候会感觉,任性,傲娇这些,在外面往往是不会亏到自己,像是温柔,体贴,贤惠,在外面总依着别人,自己的想法都被埋没,不是张汉想看到的。

    只是这事儿不好说,孩儿娘还在旁边呢,张氏教育早在之前就被她给镇压了。

    想要重燃,那是不可能的。

    旁敲侧击的说了句。

    结果萌萌还没回答,菲琳娜来了句:

    “她在你们面前很乖,在外面也厉害,昨天刚砸了一栋楼。”

    “噗、”紫妍差点被八宝粥呛到,一脸迷糊的看向萌萌:“???”

    “诶?你这臭丫头?”

    萌萌没好气儿的瞪了眼菲琳娜,又略微低头,小心的看了眼紫妍。

    张汉哭笑不得的说道:“那也没什么,是不是路见不平,行侠仗义了?”

    “嗯嗯,对的。”

    萌萌立马点头,说:“就是王艺晗的事情啊,我看到她的时候是在夜总会里,她被骗了,那些人特别可恶,还想让她兼职,我都听到那几个家伙说陪他们老板睡觉什么的。”

    很直白的将原因道出。

    张汉脸色一黑,说:“那的确该砸,让我女儿听这些下三滥的事情。”

    “那你把一整栋楼都给砸了?”

    紫妍下意识的捋了捋脸盘的头发,说道:“如果动静大的话,国安局的人应该联系我们了吧?”

    “不是我,我没动手。”萌萌说道“我看到那谁了,罗山叔,直接找他,他叫人过去的。”

    “哦,是他啊。”紫妍笑着摇了摇头。

    有些无奈,碰到这样的事情,那的确要管一管。

    “做得对,砸东西那种粗活,让别人干就行了,我女儿娇滴滴的”张汉笑呵呵的说。

    话没说完,遭到萌萌的反驳:“谁娇滴滴的,我厉害着呢。”

    “哦,好好好,是厉害的小仙女。”

    “嘻嘻。”

    萌萌嬉笑间看了眼菲琳娜。

    小样儿,你敢告状?

    谁知菲琳娜看都不看她一眼,低头自顾自的吃着饭,也感觉自己好像说错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