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神级奶爸 >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你是真虎啊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你是真虎啊

    【2合1】

    刷!

    夜天狼脸色微变。

    他硬着头皮说了两句话,感觉有一丝可能会让楚丰这位黑阳宗的圣子考虑一下。

    结果人家直接强硬回怼。

    一时间让夜天狼也不怎么敢言语了。

    四周的人群议论纷纷,陷入喧哗中。

    “夜天狼是国安局老大,楚丰圣子连他的面子都不给。”

    “看来古武界的宗门,在世俗是执掌牛耳者。”

    “今后他们会不会在世俗随便兴风作浪?”有人担心道:“以前有国安局制衡,各大门派和家族都掌握了一个度,现在古武宗门出现,这世道变了。”

    “是啊,可想想看,加入这样的宗门,也可以做以前不敢做的事情,哈,这简直就是快意人生啊!”

    有的人不喜欢种种规则限制,对楚丰不给面子更是喜闻乐见。

    国安局已经镇压武道界这么多年,他们终于可以肆无忌惮,舒舒服服的了?

    “不敢说?”

    楚丰阴柔的目光盯着夜天狼,突然淡笑了下,缓缓逼问:“那么,夜天狼宗教头,你是否同意黑阳宗,在新月山开宗立派?”

    “我”夜天狼嘴巴动了动,一脸苦涩。

    “别冲动。”身旁有人低声提醒:“天狼,你根本无法阻止大势。”

    “是啊,甚至东北盖家,新月山,上京陈家,西北苗家等各大家族和门派都已俯首,只有国安局拒绝,那后果不堪设想,天狼兄冷静下。”

    听着身旁数人的话语,夜天狼闭上了双眼,轻叹:

    “如果他们在的话”

    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在四周数人的心里,却闪过一个个名字:

    狠人张寒阳,青帝,魔女沐雪,战王张广佑,张神王,天侠山

    曾经睥睨天下的一个个武道天骄,如今全都没了,甚至他们下一个时代,也都很少出现在武道界。

    各大通道的封闭,导致了如今状况。

    “先忍一忍。”

    有人传音道:“昆仑仙界,小世界,通道不会一直关闭,等打开时,自有人来找他楚丰讨要说法。

    夜天狼深深地呼出口气:“我没有意见。”

    “很好。”

    楚丰不屑的撇了他一眼,也懒得一个个问下去,便说:“谁有异议?没有异议的话,片刻后,我黑阳宗虎长老会亲临这里,正式举办开宗仪式。”

    “我觉得夜天狼说的没错。”

    突然一道女子的声音在侧面响起。

    嗯?

    楚丰眉头一皱,目光凌厉的望了过去。

    只见一个运动装的马尾辫女子,她好像有些紧张,缓缓走上前:

    “大家都知道新月山是谁的,如今他们有事出门,你们这样霸占新月山,难道不怕引来祸端?黑阳宗建立,谁都没意见,但楚丰圣子还请考虑下,在别的地方开宗立派。”

    “哦?”楚丰嗤笑:“你又是谁?”

    “我叫鲁果,是一位小学老师。”

    嗖!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急促的从远处飞来。

    正是鲁果的爷爷鲁熊。

    那位很牛的清洁工,他脸色有些紧张,拉着鲁果便说:“不好意思,打扰了。”

    说着他有些严厉的对鲁果说道:“快走!”

    担心鲁果执拗,他便传音训斥:“你是不是傻?张寒阳他们在外面,没什么人留下来,你过来出头有什么用?只是白白送死!”

    “天下这么多武者都在,他黑阳宗难道还能逆天下之大不韪?”鲁果有些生气道。

    “哈哈哈哈。”

    听闻这句话,楚丰圣子大笑起来:“逆天下?你说错了,敢问在场各位武道中人,你们是否同意,黑阳宗在此建立门派?”

    一位手下反应很快,大声说:“同意的话,就说出来。”

    “同意。”

    一开始有几个人说。

    渐渐地,开口的人数越来越多。

    “同意!”

    “同意!”

    声浪逐渐雄起。

    正如黎明的朝阳,缓缓升起,势不可挡。

    人群中,到底是有些老人,他们看着四周一切,喟然长叹:

    “你们这样,将来一定会吃苦果的,那个人一旦归来,你们哎。”

    夜天狼等人缓缓闭上双眼:武道不识张寒阳,看来很多人都不知道,当初那个黄金盛世,被他一人镇压一代的恐惧。

    “别说了。”

    夜天狼起身说道:“我们同意,也欢迎黑阳宗建立门派,至于地址,这是黑阳宗自己的选择,他人无法干涉,我以国安局总教头的身份,见证这一切。”

    “走!”

    鲁熊不由分说,拉着鲁果的胳膊,就要给她拽下去。

    “让你们走了吗?”

    楚丰神色一淡,坐在实木大椅上,淡淡的说:“扰乱黑阳宗开派仪式,必严惩以示天下,来人,掌嘴三千。”

    “咯咯咯。”

    千鹤门圣女叶妃然娇笑了声:“看来有人对你们黑阳宗不服气,是不是你们选的地方不好?我看不如换个地方算了。”

    对此楚丰没有理睬,对手下示意。

    五个人身子一动,大步流星的走向鲁熊。

    “圣子莫要动手,我们只是提出异议,也并无扰乱的意思。”夜天狼开口说道。

    “是的,楚丰圣子,刚刚是我们的错,深感歉意。”鲁熊立即附和。

    “嗯?”

    楚丰脸色微沉:“正因为今天是开宗之日,不然你以为你们还能站着讲话?少废话,今天我不想杀人,老老实实接受惩罚,还可饶你们一个活路。”

    此言一出,气氛顿时有些剑拔弩张。

    “快走!”

    夜天狼身形一动,站在鲁熊两人身前,他要将那楚丰那几个手下抵挡。

    “找死!”

    “黑风掌!”

    数位

    手下纷纷动手,他们在这里能施展出先天之威,而夜天狼只有巩基巅峰。

    差的比较多,仅仅过了一招,他便无奈后退。

    黑阳宗其他弟子纷纷将此地包围。

    “大胆狂徒!给我跪下!”

    他们不断的逼近。

    将包围圈不断压缩。

    夜天狼,鲁熊,鲁果接连出手,也无法抵御。

    其他很多人看的睚眦欲裂,对视一眼,有七八个人再次上场。

    “还请楚丰圣子高抬贵手。”

    有人说道。

    “呵呵。”

    楚丰面色更为阴沉,他缓缓起身:“有一个算一个,全部掌嘴三千以儆效尤。”

    砰砰砰!

    交手的人越来越多。

    仅仅两分钟,他们便被挤在一团。

    其他人见状,纷纷摇头:

    “愚昧。”

    “大势不可挡,他们为何还要强出头?”

    “这个世界,通道不开,没人能阻止古武界。”

    当夜天狼等人无法抵挡时。

    “对不起,连累了你们。”鲁果眼眶微红。

    这一刻。

    嗖!

    一道黑影,快速来到鲁果身前。

    他是楚丰的核心手下,左膀右臂,此时他狞笑着,高抬手掌,要将鲁果的漂亮脸蛋打烂。

    “滚!”

    然而惊变突现。

    看了片刻的萌萌,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甚至没人看清她是怎么到达场上的。

    只见一道身影浮现。

    站在了鲁果的身前。

    甚至夜天狼等人都不知道这个身影是谁。

    但下一秒。

    啪!

    巨大又嘹亮的声音,震荡全场。

    楚丰的那位左膀右臂。

    被这一巴掌拍的倒飞千米,在半途中就没了气息。

    “什么?”

    全场很多人大惊失色。

    谁又为他们出头了?

    “咦?”

    叶妃然轻咦一声,目光玩味了:“今天似乎有好戏看?”

    她扫视一眼楚丰,只见那楚丰的脸色逐渐变得铁青。

    四周数百黑阳宗弟子,里一圈外一圈的将众人包围。

    万众瞩目之下。

    挡在鲁果身前的女生,缓缓转过身,她还戴着鸭舌帽,可以看到半个精致的脸颊,她微微抬头:

    “老师,别怕,我们回来了。”

    轰隆!

    宛如晴天霹雳,正面砸中了夜天狼等人。

    “谁,谁?”

    “新月山大公主!”

    “嘶!”

    “天啊!”

    “他们回来了!”

    夜天狼这一刹那是狂喜的。

    他身旁数人,也突然放松了。

    而在场数万武者,不明所以,但人群中资力老的武者,却无比激动:

    “来了!”

    “那个时代回来了!”

    “呵呵。”楚丰的冷笑响起,他一步一步走向前方:“你又是谁?”

    “哼!”

    萌萌冷哼:“我、新月山大小姐萌萌!”

    “哦。”楚丰恍然:“原来是新月山势力的余孽,你们新月山,早在之前便宣布解散,在我黑阳宗开宗之日,来此闹事,看来当初我不该留手的,不过今日你们敢出现,也罢,我便当着全天下的面,杀一遍好了。”

    “你好自信啊。”萌萌气笑了。

    “是吗?稍后我要你好看,嗯。”楚丰似乎下定决心般。

    “哦,等下我求你别死。”萌萌淡淡说道。

    哗啦!

    在场不知多少人被惊住了。

    尤其是那些来自于古武界的人,什么圣子圣女,面色略微古怪。

    他们开宗立派的时候,没什么干扰,到了黑阳宗这里,似乎有些变动?

    “新月山,是时候被覆灭了。”楚丰右手出现一把长刀。

    “真是找死。”

    后面响起了岳小闹的声音。

    唰唰唰!

    在岳小闹四周的人,快速后退,让出方圆百米。

    生怕等会打起来,连累到他们。

    然而这时候,张汉等人,也显露开来。

    当看到张汉的瞬间。

    夜天狼笑了,他供着双手大声说道:

    “欢迎!新月山主张寒阳归来!”

    “为新月山贺!”身旁众人纷纷说道:

    “哈哈哈哈,终于不用看这帮人猖狂了。”

    轰隆!

    数万武者中,很多知道的,激动的双臂颤抖:

    “回来了!狠人张回来了!”

    “狠人张是谁?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张寒阳?他真的很厉害吗?”

    “你不懂,根本不懂,年轻人,你看着就好。”

    “”

    人声鼎峰。

    大部分的目光,都汇聚在张汉这边。

    连楚丰,叶妃然等人,也和大家一样。

    甚至他们想起了很多人对张寒阳的评价,此时更是在脑海中闪烁:

    “一代狠人张寒阳。”

    “无敌天下。”

    “横压一个时代,在那个天骄辈出的黄金时代,他睥睨天下,其他人被压的喘不过气,不是俯首就是逃离。”

    “张寒阳,是时代的代名词。”

    一个个传说,大家听过。

    如今本尊竟然回来了?

    在黑阳宗开宗之日?

    但没关系。

    这里的人,最高只有巩

    基境,而他们古武界,随便一个弟子都可发挥先天之威。

    “可算回来了!”鲁熊大笑。

    见状,张汉微微摇头,他带队,向前慢慢走去。

    当走到夜天狼等人的附近。

    张汉神色平淡如水,没有丝毫涟漪,看着楚丰的目光,宛如看着蝼蚁。

    不知为何,楚丰在这一刻,竟然有些忌惮,他似乎不想先动手了。

    “不知哪位是新月山主?”叶妃然问了句。

    结果没有搭理她。

    张汉看着楚丰,语气平淡:

    “你方才说新月山什么?我似乎没有听的清楚,你现在可以当着我这位新月山主的面,再说一遍?”

    他将楚丰的话,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说一遍又能怎样?”楚丰冷笑:“你新月山,不过是被覆灭的一个势力罢了。”

    “是吗?”

    张汉淡笑了声:“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若不是新月山天地大阵被封,就你们这点虾兵蟹将,连方圆十里都进不来。”

    他感受到了新月山的状态。

    天地大阵,被世界规则变动所压制,雷阳五宝,依旧在这里,药园没了,一些建筑被拆了,城堡也变得破败不堪。

    似乎他们要在这里重新建立宗门,而且准备动工。

    楚丰闻言神色更冷:“找死!”

    “跪下!”

    张广佑沉着脸厉喝一声。

    萌萌闻言冷哼,目中精光一闪。

    来自于元婴境的威压,荡漾开来。

    扑通扑通

    包括楚丰在内,全场数万人,仿佛突然陷入了冰窟中,身心寒冷,连话都说不出口。

    跨越了好几个阶段的恐怖威压。

    让他们难以承受。

    “这、这是什么?”

    叶妃然脸色聚变。

    其他的圣子圣女吓的面无血色。

    万众瞩目之下,以楚丰为首,诸多的黑阳宗弟子,全部跪了下去。

    场面异常震撼。

    那些想要加入黑阳宗的弟子,更是懵逼了。

    强如黑阳宗,也有今天这样的时候?

    “武道界时代变化,似乎人们已经忘了新月山势力。”张汉微微摇头,带头走向雷阳树下的舞台。

    路过楚丰的时候,他还拍了拍楚丰的肩膀,淡淡的说:“你不会死的很快,毕竟要以儆效尤。”

    又是一句楚丰的话。

    可此时的楚丰,脸上冷汗直流,惊惧至极。

    “你们都滚下去。”岳小闹指着叶妃然等人。

    嗖嗖嗖嗖!

    他们顶着巨大的压力,全都闪身离开。

    座位上换了人,张汉等人,陆续坐下。

    夜天狼他们神采奕奕。

    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大小姐,你来处理这件事吧。”

    张汉挥了挥手,看着萌萌,微微一笑。

    想起萌萌刚刚那句:我,新月山大小姐!

    这才是让张汉感觉有趣的事情。

    “刚刚他们说掌嘴三千,那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了。”

    萌萌冷哼了声,她拍了拍背后书包:“我不用掌嘴三千,杖八百。”

    书包内没有动静。

    萌萌意念微动:大黑!

    “喔?”

    大黑迷迷糊糊的起来,看到是新月山,它哈赤哈赤的笑了起来。

    从书包里跳出来,看着四周,挠挠头:

    “这么多人?都是干啥的?”

    噗

    瞬时间,夜天狼,鲁熊,叶妃然等数万人,惊呆了双眼。

    什么?口吐人言?

    天啊,这是什么级别的灵兽?

    “跪着的人是敌人,站着的人”萌萌的语气颇为不满:“也不见得好哪去,哼,这些跪着的,杖八百,大黑你去。”

    “妈的,是敌人?”

    大黑晃了晃头,看清四周的情况,城堡都坏了,后山它很宝贝的牲畜区,也没了口粮。

    哗啦!

    大黑的身形不断拔高,变成十几米的时候停止,它瞪着愤怒的双眼,四处瞅瞅,好像在找杖。

    嗖!

    小黑身影一闪,蹿了出去,仅仅三秒钟,便叼着一颗巨大树枝回来。

    大黑也不客气,直接拎着棍棒,来到最近一个黑阳宗弟子的身前。

    抡一圈,砸落。

    轰!

    那位弟子连一棍都没撑住,咽了气。

    大黑拎着他的脚,向海域那边一扔,不知扔出去多少里地。

    “俺知道,杖责八百,尸沉大海。”

    大黑和萌萌说了一声。

    萌萌的面色略微有些僵硬,

    咕嘟。

    楚丰咽了口吐沫。

    他发誓,他没见过这样恐怖的画面。

    新月山,是这样一个势力?

    他心中暗骂:那些瘪犊子说的太轻了!这简直拥有制霸天下的实力。

    我完了!

    楚丰想要捶胸顿足,但威压之下,根本动弹不得。

    砰!

    砰!

    砰!

    大黑一棍一个,拎着就扔。

    玩球一样。

    萌萌有点不忍直视,场面太暴躁了。

    就在这时候。

    不远处传来一道清淡的声音:

    “哦?这里还挺热闹啊,楚丰,你做的不错。”

    黑阳宗虎长老来了。

    听着他的话,叶妃然等人竟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虎长老啊虎长老,您不能用灵识查探下吗?没看清状况就这样讲话,你是真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