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抠神 > 第五百一十四章 二位爸的战争

第五百一十四章 二位爸的战争

    程煜一心忙着照顾程青松,程广年说了些什么,他是一个字都没往耳朵里听。

    程傅突然碰了碰程煜,小声说道:“哥,大伯喊你呢。”

    程煜抬起头,看向程广年。

    程广年眼中一片征询之意,程煜挠挠头,说:“您刚才说什么?我没听见。”

    程广年似乎有些不悦,但还是耐着性子说道:“刚才我们在商量,今年过年的安排。

    按照惯例,在每家都要聚一天。

    年三十这个不算,明天初一,依旧是在我们家。

    初二考虑到你和小雨刚结婚,第一年小雨是要回门的,所以空出来不安排。

    初三你二叔家,初四你三叔家,初五你小姑家。

    你有什么意见没有?”

    程煜摆摆手说:“我初三开始就要工作了,怕是没什么时间。我尽量吧,到时候来得及就去,我要没到你们不用管我。”

    原本就不太高兴的程广年彻底皱起了眉头,他提高了音调,说:“年初三就开始工作?这么多人加起来还没你一个人忙?”

    程煜耸耸肩,不打算在这样的时间跟程广年针锋相对。

    眼看程广年似乎还想再说什么,杜小雨赶忙帮着开口道:“爸,程煜的工作我知道,他的确初三是有工作要做的。不过后边应该没什么问题。是吧程煜?”

    其实这个时候,如果程煜随便应付一句,也就过去了。

    但程煜还是坚持说:“我不确定初四初五有没有后续的安排,说不定我还得去一趟帝都。总之我尽量,二叔三叔小姑你们别见怪。”

    程洁见程煜提到自己,也赶忙帮着这对父子打圆场。

    “没事没事,年轻人么,事业优先。吃饭什么时候不能吃?这又不像从前,煜儿远在美国。现在人在吴东,咱们一家人什么时候都能一起吃顿饭。你有工作就忙你的。”

    见程洁开了口,程广乐和程广天也是被提及的人,他们不开口也不合适。

    于是兄弟俩也挤出点微笑表示年轻人忙一些是好事。

    程广年可能还想说点什么,杜长风跟他低语了一句,这才作罢。

    “行了,先吃饭吧,一年一次的年夜饭,大家都开心点。”程广年带头举起了手里的杯子。

    程青松也举起了手里的杯子,杯子里当然还是程煜为他专门准备的果醋,喝了一小口,还皱起了眉头,微微啧了啧嘴,就仿佛他以前没生病之前喝酒的模样。

    只是当他放下酒杯,又开始带着满足的傻笑只顾着低头吃菜,大家就知道,程青松依旧还是处于迷糊的状态中,并没有因为过年的喜庆而让他的病情有所好转。

    “哥,我年后就到大伯的公司里上班了,大伯说让我给他做助理,不过要现在秘书处学习一段时间,什么时候能独立上手了,再让我给他当助理。”

    程傅仿佛很随意的跟程煜聊着天,程煜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微微皱眉。

    心说我跟你有那么熟悉么?我又不呆在程氏集团,你拍马屁也没必要拍到我这儿来吧。

    “哦,那挺好的,出道即巅峰啊,这第一份工作就是高管级别吧。”

    程傅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脸色微红,有些赧然的说:“给大伯当助理,按说的确应该是高管。不过我才刚进公司,行政级别肯定不会那么高。大伯其实就是想培养我,谁让我我爸和我大哥不争气呢,都是自家的生意,居然还在里边搞小名堂。”

    程煜转过脸,看了程傅一眼,心说你这卖爹卖兄卖的还挺熟练啊,可你这种状态,要么就是另有所图,要么,就是白眼狼。你爹你哥虽然不地道,但对你还是很好的,而且他们终归也不算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你这么说他们,就不怕天打雷劈?

    程煜突然觉得,自己或许应该找人换个座位,否则程傅这孩子遭雷劈的时候,很容易就牵连到自己身上。

    下意识的,程煜不禁将椅子往程青松那边稍微挪了一些。

    “哥,您说您怎么就不进程氏集团呢?您这一年的成绩我都听说了,您要是回国的时候直接加入程氏集团,现在肯定也已经做出很多成绩了。在程氏集团这样的平台里发展,说不定比您自己创业成绩更好。”

    程煜再度看了程傅一眼,皮笑肉不笑的说:“他应该没打算过让我进集团吧,我恰好对这些也没什么兴趣,自己创业更有趣一些。”

    程傅笑得人畜无害,继续拍马屁道:“那也是,以哥您的实力,说不定二十年之后也能做出一个不比现在程氏集团差的大型企业来。”

    “你这话要是被老程听见了,小心他不让你给他做助理了。”程煜半认真的开了句玩笑,程傅一下子就不吭声了。

    程傅默默的看着又开始照顾程青松的程煜,心里冷冷一笑,心说,投胎真是一门学问,咱俩就差那么一点儿。什么叫恰好你对这些也没兴趣,自己创业比较有趣,狗屁!

    要是程广年让你进了集团,只怕现在你已经一手遮天了吧?

    刚加入就带回来一个西溪地铁项目,只怕集团里除了程广年,再也没有任何人敢对你指点。

    到时候……

    突然间,程傅仿佛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他看了看程广年,心里暗暗琢磨,我这位大伯,一贯是不允许任何人反对他的意见的。

    程氏集团能有今天的规模和成绩,可以说完全是程广年一个人的功劳,其他人似乎真的就只是他的投资商一般。

    什么董事会,其他董事基本上就没有发言权,程广年就是一言堂的典型代言人。

    这样的一个人,却偏偏生了程煜这样天天跟他作对的儿子。

    所以,我这位大伯啊,不让程煜进程氏,其实根本就是怕程煜跟他针锋相对破坏他在程氏集团的权威吧?

    程煜如果表现的并不出色也就罢了,偏偏这一年的成绩,哪怕是我,也觉得真的很好啊。

    他表现的越出色,我那位大伯,哼哼,只怕就越不愿意让他进入程氏集团。

    所以,你们居然还觉得程广年或许不会把程氏集团最终交到他儿子手里,或许我们还有些机会成为程氏集团的继承人。别特么做梦了,程广年他打拼半生,难道就是为了为咱们打江山么?

    之所以他表现的对程煜冷漠,早早的就把他扔到美国读书,你以为这是因为程广年对程煜不好么?恰恰相反。

    中国的教育水平和美国,客观而言的确还是有些不小的差距的。

    我们都是一个爷爷的孙子,程颐也好,程默也罢,你们真的就比程煜智商低多少?凭什么他能考上南加大的商学院,还能提前那么多就毕业了,你们就不行?

    我读的学校虽然没他好,但你们看看,我稍微努力一下,不也提前修够了学分提前毕业了?

    这事儿没有那么难,我们的智商也不会比他差多少。我们差的,就是从小学开始的教育。

    程广年把程煜送到美国,就是希望能培养出一个所谓“天才”来。

    而且,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学阶段还好说,大学考上名校,进入商学院,身边的同学,最差的也是从小顶着天才光环的人。大部分,其实都是程煜这种家里有矿的富二代。

    这些富二代聚集在一起,那得是多少资源?

    程煜凭什么回国才一年,就有这么好的成绩?

    他的公司,客户大部分都是美国的,源源不断的资金交给他操盘,他但凡不是个弱智,成绩能差到哪儿去?

    为什么他能拥有那么多美国的优质客户?还不是在美国生活的这些年积累出来的?

    甚至那个西溪地铁的项目,他如果不是程广年的儿子,薛长运凭什么把整个项目转手给他?

    狗屁的天才,大家都一样,只不过你从小享受的资源就比我们更好而已。

    回国之后,不让程煜加入程氏集团,就表示程广年不打算给程煜继承权?

    你们真是天真呐!

    那可是他亲儿子,他自己的产业,不给亲儿子给谁?

    或许他会念及兄弟之情,在最后将公司交给程煜继承的时候,稍微的分我们那么一点儿,可那能有多少?百分之一还是百分之二?

    程广年把程煜放在集团外,就是为了让你们这些人以为自己还有得到集团股份的机会,才会拼了命的卖力为集团做事。

    我们卖力做事,得到好处的是谁?最终还不是程煜?

    所以,不要被程广年的算计给蒙蔽了眼睛,人家才是父子,平时不管表现的多么不对付,那也是父子。

    你看我爸,亲兄弟又怎么样?还不是说一脚踢到港岛,就踢到港岛去了?

    我哥呢?

    的确,我哥在能力方面有些欠缺,可毕竟也是你程广年的亲侄子吧?好歹是程家第三代的长兄吧。

    你一句话给他扔到西北,那帮西北人,现在没一个把他当回事的,开会都不喊他了,完全把他当成一个笑话。

    这是有兄弟之情?

    拜托你们清醒一点儿,程氏集团,绝不会有我们的份。

    我们如果想要得到一些东西,只能自己一步步的去争取。

    醒醒吧!

    …………

    …………

    几乎是半顿饭的时间,程傅都在拨打着自己心里的小算盘,程煜巴不得他不搭理自己,跟程青松聊的挺开心。

    女人们逐渐下了桌子,男人们却还在喝酒聊天。

    程青松显然是吃饱了,轻抚着肚皮,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桌上的儿孙们聊天,就好像他什么都明白,已经暂时的走出了阿尔茨海默症的症状一样。

    只有程煜知道,程青松这根本就是吃饱了撑的,这老头儿经常这样,吃的过饱就会呈现一种凝视的姿态,说的好听叫高深莫测,说得不好听其实就是在发呆。

    “老头儿,我们喝茶去好不好?”程煜问程青松。

    程青松回过头,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点了点头。

    站起来的时候,程青松有些不放心的问:“这么晚喝茶,我会不会睡不着了?”

    程煜笑着说:“我们少喝点儿普洱,应该不至于。”

    “那就行。睡不着太难受了。”

    搀扶着过饱的程青松,老头儿似乎脚步都变得沉重了许多,连带着程煜一个趔趄。

    程傅也赶忙起身扶了程煜一把,仿佛是随口说道:“哥你这身体没什么问题吧?脑部供血不足?怎么一起身还会摔倒?”

    “爷爷身子太沉,我一下没防备到。”程煜也随口回答,心里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哥,您可不能仗着自己年轻,就什么都不当回事。越是年轻,这种脑部供血不足的情况,就越是要到医院好好查查。我小舅妈就是脑科专家,要不然过完年,我帮您约一下她?”

    程煜站定脚步,看着比自己稍微矮一点点的程傅,双眼微虚。

    这家伙,这话好像意有所指啊,难道他知道我长了脑瘤这件事?我不就是打了个晃儿么?怎么就扯到脑科这种事了?就算真是起身起猛了有些脑部供血不足,那也就是补铁补锌的事儿,怎么还能扯上脑科?

    这有点儿刻意了吧?

    不过程煜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说:“不用了,我心里有数。”说罢,搀着程青松离开。

    程傅看着程煜的背影,冷笑着琢磨,装,我看你继续装,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装到什么时候。

    不过这家伙,真的不怕死么?长了个脑瘤,还跟没事人似的,还学别人玩儿创业。

    虽然我不知道你脑子里的具体情况,但这一年来,程煜回国还真是没去过医院,他到底想干嘛?

    不过没事,我还年轻,我等得起。

    等你快不行了,家里姓程的人里,又只有我表现的最好,程广年除非还有能力再生一个,否则,把我过继到他这一房,应该是最好选择了吧?

    不过,也不能想的太好,我必须做好两手准备。

    看了看还在桌上的程颐和程默,程傅又扭脸看了看已经离桌的程苒,心里叹了口气。

    唉,大哥啊,你怎么就那么不争气呢?搞得我现在想跟你联手都不行啊,只能便宜程苒和程默这姐弟俩了。

    终于,剩下的几个男人也离开了桌子,程广年和杜长风一前一后走向书房,程广乐和程广天很识趣的没有跟上去。

    程煜陪老头儿喝了会茶,眼见着就快八点钟了。

    大年夜,整个程家谁也不许离开,所有人都一块儿看春晚这也是习俗。

    不过程青松肯定是看不了了,年纪大了,脑子也糊涂,八点来钟就该洗洗睡。

    护理来把程青松接走了,程煜在厅里环视了一圈,没发现程广年,他想着趁春晚开始之前,跟程广年聊聊家里老宅的事情。

    也算是给程广年提个醒吧。

    虽然刚才程傅影影绰绰的有指向程煜有病这件事,但程煜没有证据,倒是家里那老宅,很容易会成为程广乐和程广天两家攻讦程广年的手段。

    不管怎么说,那也是程煜亲爸啊,提醒一下也有必要。

    当然,主要还是为了照顾自己的好奇心,程煜也想弄明白那老宅究竟是怎么回事,程青松这老头儿,又怎么会欠下那么一大笔钱。

    三十八万呢!

    屋里谁都在,就没看见程广年。

    程煜走到宁可竹身边,俯身凑在她耳边小声问:“妈,老程去哪儿了?”

    “你这孩子,没大没小的,大过年的你就不能喊声爸让我省点儿心?你说你今儿都顶撞你爸几次了?”

    程煜嘿嘿一笑,挠挠头说:“我这不是打算跟他好好聊聊么。”

    “你爸吃晚饭就跟你岳父去了书房,俩人钻进去快俩小时了,也没见出来。”

    魏岚听到母子俩的对话,看了看时间,说:“正好,小煜,你去把你爸喊出来。你们家里看春晚是习俗,我俩就不凑热闹了。这会儿差不多也该回去了。”

    程煜当然知道魏岚说的这个“爸”指的是杜长风。

    他点点头说:“行,那我过去看看。妈您不着急吧,我有点事想跟两位爸一起聊聊。时间不会太长,半小时吧。”

    “你注意点儿时间。”魏岚叮嘱一句。

    程煜朝着书房走去,似乎听见书房里隐约传来一些争吵。

    明显是有意识压抑着声音的,但还是能听出声音里的火药味。

    伸手敲了敲门,里边传来程广年的声音:“谁?等会儿!”

    程煜怎么可能听程广年的话?一拧门把手,直接推开了门。

    “我不是说了等会儿么?我这有事要跟……”

    一看是程煜,程广年也知道自己甭管说什么都没用,程煜推门显然是有意的。

    “你来干什么?”

    程煜微微一笑,看了看屋里两位富豪。

    程广年虽然声音里带着怒意,但看其表情其实还好,这份愤怒很有点表演的成分。

    而杜长风虽然不说话,也在沙发上稳稳当当的坐着,看到程煜进来,还拿起手边的威士忌杯想喝点儿,结果却发现杯子里已经没有酒了。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他,显然,杜长风才是真正的那个生气的人。

    “爸,老程又惹您生气了?”程煜笑着关上门。

    “混账,谁才是你爸?!”之前程广年没生气,程煜这句话一说,倒是把程广年气得不轻。

    而杜长风,反倒笑了。

    “你看看,你儿子真比你懂事多了。广年,咱俩这么多年朋友,我今儿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这辈子最大的成就不是你弄出个寡头程氏集团,而是你生了个好儿子。”

    “你甭以为他喊你两声爸你就了不得了,他怎么着也是我儿子,身上流着的,都是我的血。而且,他对你这么热情,你就不怕他是在惦记着你的家产?”

    “我给他我愿意!”杜长风简直是在跟程广年较劲。

    程煜看的直摇头,心说加起来都一百多岁的人了,比孩子还没谱?

    “那你倒是给啊!你根本舍不得,我让你把股份都转到你亲女儿那去你都舍不得,还指望你给我儿子?”

    看着程广年一脸的不屑,杜长风猛然倒吸一口凉气,说:“嘿,好险上了你这个老东西的当。”

    程煜无奈,只得开口道:“二位爸,请问你俩干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