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 重任加身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 重任加身

    侯允成给白小升看的文件,虽然是放在一起的,但其实是两份东西。最面的几页,是一份正式文件,那是希苏里政.府的同意书,内容是与华夏方就“稀土”矿藏开采及开发,展开全方位、全领域的合作。

    何谓稀土,许多人耳熟能详,都听过,不过只限于一个名字。

    也有许多人连这个名字不知道。

    白小升有红莲系统的辅助,自然第一时间掌握全数资料。

    稀土其实不是一种金属,而是一组金属的简称,包含化学元素周期表中镧、铈、镨等17种元素,有“工业味精”、“新材料之母”之称。依靠稀土研发的新材料,是先进装备制造业、新能源、新兴产业等高新技术产业不可缺少的,还广泛应用于电子、石油化工、治金、机械、新能源、轻工、环境保护等领域。

    有一种说法,说如果石油是工业的血液,那稀土就是工业的维生素。

    人不能缺少维生素,工业也不能缺稀土。

    而华夏在稀土领域,素有三个第一之称,储量第一,生产规模第一,出口量第一。

    近年来,华夏更是极其重视稀土战略。

    非洲的矿藏丰富,稀土储量丰厚。希苏里在今年就又发现了一处稀土大矿,再加国内原有的四座,依靠五座矿藏出产,一跃成了非洲地区稀土产量前几名之列。

    此番,希苏里主动与华夏商谈合作,毕竟华夏在稀土开发方面拥有无与伦比的经验。

    侯允成在白小升看文件的时候,也在旁边跟他强调,华夏对这合作也是无比重视,单是刚才就有几通电话打给他,面几位领导逐级关切,说一定要办好这件事。

    说这些的时候,侯允成神情无比郑重。

    不过,侯允成又三五句话跟白小升讲明白。

    这里边有个情况,就是希苏里国内五座稀土矿,三家国有,那三家在合作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还剩下两家,需要商团自己去谈,希苏里政.府会给与一定协助。

    侯允成给白小升的文件里,后两页就是那两家公司的介绍。

    最下面那一家“玄金”公司,正是隶属于振北集团的。

    白小升一看便知道了。

    侯允成是看中自己在振北集团中的身份跟人脉,想请自己出面,促成双方合作。

    白小升忍不住心中长叹。

    这事儿要是早说,哪怕早个一两天都好。

    现在?

    他白小升刚收拾了人家治下五家企业,五位高管,就要提合作?

    还不知那位非洲区事业总裁布郎先生是个什么态度,事情着实不好办。

    白小升一番苦笑中,把自己所处的情况,原原本本告诉给了侯允成。

    侯允成也是愣了愣,完全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情况。

    “我倒是也听说了一点今天这场商界风波,没想到,这件事是你弄出来的!”侯允成惊讶且吃惊,“我说小升,你真够可以的,就在那边多停留了一半天,愣是搅出这么大动静!”

    白小升闻言苦笑。

    这哪里是自己有本事,这是被人给“坑”了。而自己最开始,居然毫无察觉。

    挺失败的。

    “不过,那位布郎先生真的会因为这事,就现在跟你针锋相对吗?会那么锋芒外露?我是听过他,他也是成名多少年的大商人,又在你们集团身居要职,按说城府不浅,在这种关头,他在涉及集团事务中那更应该谨慎而行。再说了,这次也不是你那边的企业跟他合作,而是咱们华夏其他的企业。他真有怨气,完全可以把条件拉高一些,只要不太过,我们也是可以商量的。他会放弃这么好的机遇吗?”

    侯允成进行了一番理性的分析。

    只不过白小升从蒋括那里,提前得知那位布郎先生是什么性情,谁说成功人士就必须城府深沉,不会有仇当面报,一样米尚且养百样人,更何况远隔重洋,彼此差距十万八千里的这边呢。

    谁知道那位布朗先生现在是个什么态度……

    白小升心里如何想,却没有说出来。

    侯允成对他,那没的说。

    而且这是为华夏出力的事,白小升真心实意愿意尝试。

    “侯局,其实我很愿意帮这个忙,我怕的是,因为我个人的因素,导致这次合作不成。”白小升说出自己的顾虑。

    侯允成见白小升愿意尝试,顿时笑了,“小升,你就放手去做吧。左右只涉及一家稀土企业,咱们已经跟希苏里三家国有的达成了共识,另外的两家也不是非要拿下不可,你失败了,我再换人去谈,他们总不能见是个华夏商人,就针对吧。另外一家企业,我会找别人去沟通,我相信会有收获的,能拿下四份合作,我们这边就算超预期,领导也不会多说什么啦。”

    侯允成这么一说,极大宽慰了白小升。

    “行,那我就试一试。”白小升同意了。

    其实换个角度而言,给布郎先生拉来一单大合作,也有点缓和彼此关系的意思。

    侯允成之所以坚持想白小升出面,也有点这方面的考量。

    接下来,侯允成又跟白小升聊了一番。

    侯允成告诉白小升,今次他们在莫里比多市的停留,考察企业还算其次,促成关于那两家企业的合作要放在首位。

    那两家企业虽然都不在莫里比多市,却都在邻近城市,一个位于南方,一个位于东方,最远的路程也不过三小时,一天连谈事情再赶路,那都能打一个来回。

    这一聊又是许久,眼看天色不早,侯允成让白小升早点回去歇息,工作什么的明日再想。

    白小升也告辞离去。

    等带着林薇薇、雷迎回了自己的住处,白小升把侯允成的话,一五一十告诉给了两人。

    “这……能行吗,我们还不知道那位布郎先生对我们的态度。”林薇薇神情有些迟疑,提出了自己的担心,“万一……”

    “方才小升说了,我们只是给他们牵桥搭线,介绍一单大生意,这与我们双方的矛盾有何干系。再说了,这也可以是看做一种改善关系的行动嘛。”雷迎道。

    林薇薇依旧不看好。

    “好了好了,你们两位就不要再争了。”白小升打了个长长的呵欠,“今天就到这儿吧,天也不早了,都回去休息,好好睡一觉,有什么明天再说。”

    林薇薇、雷迎这才作罢,跟白小升道了别,离开他的住处。

    白小升经过这一天的事,也真的是乏了,简单洗漱便倒在床。

    “听蒋括说,今天那位布郎先生就能到纳厉亚,纳厉亚距离这里不算远,如果他愿意,明天就能到希苏里。如果那位布郎先生是有心奔我来,想当面发火的话,倒是好办了……算了,不想了,不想了,反正明天就能见面了……”

    白小升这个问题没琢磨明白,便酣然入睡。

    这一觉,睡得香甜。

    不过这一次,白小升真的猜错了,布郎先生不是明日才到希苏里,他晚十二点就到了希苏里的凯多市。

    凯多市,毗邻莫里比多市。

    正是那家稀土企业“玄金”公司所在!

    不是布郎先生不知道华夏商团在莫里比多市,也不是他认为与白小升在一座城市有什么不妥,而是他到纳厉亚的时候,没有合适航班,所以他乘坐的是私人飞机,而私人飞机只能降落在这边的机场。

    下飞机的时候,布朗先生的脸色不甚好看。

    除了一贯病恹恹之外,还透着一股阴翳。

    停机坪外,已经候着几十人。虽然这都快到了午夜,那些人还是在寒风中站了一个多小时,生怕错过了时间,又或者来得晚了,让布郎先生不高兴。

    迎接的人里,为首的是一个身材圆滚的白人胖子,脸始终挂着温和笑容,他是振北集团非洲区的执行总裁,名叫蒂克。

    蒂克旁边站着的是一个风衣竖起领子,有些混血的黑人男子,眼角垂着,不苟言笑,正是非洲区副执行总裁西利奥。

    也就是暗地里跟卡罗琳合作之人。

    此番,私下里那些勾当合作被人翻了出来,西利奥也是焦头烂额,对白小升这个外地来的祸首,恨得咬牙切齿。

    蒂克跟西利奥虽然在此等候久了,但是俩人极少交谈,有也是蒂克客客气气主动开口,西利奥对他并不多搭理。

    原因就是蒂克这个人脾气实在是太好了,有什么重大决策又喜欢群策群力,一来二去让西利奥在内的一些人认为他是软弱的,是不配当执行总裁的。

    眼下,见布郎先生露了面,不管是蒂克还是西利奥都带着一众下属,迎了过去。

    不同于其他区事业总裁跟执行总裁,虽然也是下级关系,但绝不会如此,布郎先生那是集团成立时的老人,当初甚至有机会成为副董,蒂克、西利奥这些人对他,已经等同副董那般敬畏。

    一听他要来,都赶着从外地赶到这边欢迎。

    当然,这里面也有一点点“别的意思”。

    布郎先生要退下,他们能否位,得布郎先生点头,这焉能不敬。

    “布郎先生,您来了,真是辛苦,您应该在纳厉亚那边歇息一晚,可千万别累着。”蒂克笑容满面,恭声道。

    “酒店房间都安排好了,我们现在就带您过去。”西利奥不屑于蒂克的浅显马屁,直接提事。

    布郎先生面无表情看了他们一眼,点点头,随口道,“辛苦二位了。”

    说话之际,布郎先生拄着手杖往前走,这期间还多看了西利奥一眼,眼神里透着一丝似有若无的锋锐。

    西利奥面没有反应,喉头却下滚动了一下,暗暗咽了口口水。

    事情闹到现在这步天地,布郎先生不知道是不可能的,关键是怎么收拾自己……西利奥心慌。

    坦白讲,布郎先生对做事雷厉风行的西利奥还是比较看中的,只不过在向推荐接班人方面产生了犹豫。

    当然,在一个二把手、三把手之间产生犹豫,那其实是对二把手稍显不公。

    不过西利奥却觉得自己才是最佳人选,而非有几分懦弱的蒂克。所以平常西利奥就总有几分埋怨。布郎先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是对他宽厚。这让西利奥更加骄纵。

    但是今天这个眼神,让西利奥读出了几分不安。

    “我让你们关注的情况,怎么样。”布郎先生往前走时,忽然道。

    “华夏商团在莫里比多市,据说要停留几日,今天那边举办了欢迎宴,用了一整天的时间。”蒂克从旁跟布郎先生介绍道。

    西利奥不甘落后,紧跟着说,“今天我们还收到了一份希苏里政.府发来的函件,请我们在本地‘玄金’公司接受华夏商团的来访,共议稀土矿产开发,敦促我们与之合作。”

    说来巧了,当年这里有一处小矿场,振北集团以极低价格收买了五十年开采权限,结果居然挖出来稀土,按着本地法律,他们享有开发开采的权力,但是也要接受一些监督和约束。

    就比如,希苏里政.府必要时有权对他们对外经营,做出“指点”。

    “哦?”听到这话,布郎先生忽然驻足,看了西利奥一眼,“你说华夏商团要来这里考察合作?”

    西利奥忙点头,“是的。”

    “我们已经做好了接待工作。”蒂克从旁陪笑道。

    布郎先生微微点头,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似乎是笑,但全然没有笑意,只有一丝冷意。

    “我还觉得没赶到正地方,没想到来着了。那我,就在这里等他来见我好了!”布郎先生自语间,用手杖轻轻顿了顿地。

    白小升若不来,他就不谈。

    “您说……什么?”西利奥就在旁边,却没有听清楚布郎先生口中的话,下意识道。

    布郎先生死眉死眼看着他,让西利奥顿时有几分发毛感觉。

    布郎先生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有用力捏了捏,这手劲哪儿有一点要退休的糟老头子之相,让西利奥忍不住有几分吃痛。

    “我不知道集团调查怎么样了,我也不关心。”布郎先生一字一句跟西利奥道,“等我跟那个人了了怨气,你得好好跟我解释一下!你在他.妈.搞什么玩意!可千万,别让我听得不满意!我的好小伙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