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水浒任侠 > 1757章 大战终了,清绝后患

1757章 大战终了,清绝后患

    完颜娄室听萧唐所言顿时一怔,身子被錾金大枪钉住动弹不得,他也已感到自己流血过多,眼前已是一片模糊,恐怕很快便要过世,可完颜娄室仍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又嘶声说道:“某家命不久矣,对待一将死之人,你萧唐又何须做恁般花言巧语?如今你这厮双手上沾满了俺女真族人的鲜血,既已结成血雠大恨,你就不会打算除去祸根、以免后患?”

    “死在我大军兵锋之下的金国兵马,又何止是你女真族人?而且但凡是奉你金朝皇帝谕旨南下侵宋的,手中刀锋上未曾沾染得宋朝汉人鲜血的,却又有多少?是以我兴兵讨伐你金国,也权因你这厮们咎由自取,但只谋以杀止杀,终非长久之计,对于此实则你金国的那位明主不也一直是心知肚明?”

    又听得萧唐说罢,完颜娄室蓦的若有所悟,他口中喃喃说道:“阿骨打老皇帝”

    萧唐点了点头,说道:“你女真诸部,尤其是生女真人受契丹辽朝威逼做奴做婢,按说耻辱大恨,不共戴天。阿骨打也是深恨辽朝暴君,然而打下天下之后,善待辽朝降臣顺民,连同契丹寻常百姓也没有因为世代的仇怨反教他们做你女真人的奴婢仆役,生计甚至反较之当初深受暴政之苦时更为安乐,也是因为他深知马上打天下,马下治天下的道理。而且你金国与宋廷当初合议灭辽时,阿骨打也必然早看出宋廷昏聩腐坏,禁军兵马虽众,但兵事懈怠,大多孬兵弱将全无实用,南朝也已是软弱可欺可是他又为何屡次否决金朝大多重臣力谏南下侵宋的提议?为何又在宋廷大军被辽朝余部杀得大败亏输,对金国全然没有用处反而拖累时,仍肯承诺将燕、涿、檀、顺、蓟等军州按协议归还于宋?因为阿骨打更有远见,他深知率领你女真族民崛起凭着一时气运,但不是说我强大时,便尽可杀光与我有世仇的民族,我强大时,便可以肆意掠夺那些富庶饶沃,且孬弱可欺国家内的土地、财富、子民

    金国这才立国多久,根基不稳,而且部族人丁又远比宋朝汉民,甚至辽朝契丹稀少,便宜不可占尽,凡事也不可做绝,但凡太尽太绝,福缘时运必然早尽,国家大事,亦是如此。否则你以为就凭你女真当初兵锋所向披靡,这才能够在几年之内吞下辽朝诺大江山?原本辽朝契丹、汉人、渤海诸部子民知晓投顺你金国时可保生计安乐,这才愿意归心,如果要么惨遭屠戮,要么世代为奴,又怎会心诚愿做金国的子民?阿骨打苦心孤诣为你女真世代基业,不再穷兵黩武,与南朝宋廷本曾向做友好邻邦,而先谋稳固住打下的江山,并放下民族之间的世代仇恨,凭心而论,这也是值得我萧唐敬佩与效法之处”

    萧唐边说着,他的目光很快又与眼中满是复杂神色的完颜娄室对到一处,并一字一句的说道:“也正是因为如此这般,我遂肯对你做下承诺,我们这一代人民族间的仇恨无法化解,只要仍有不肯就此认命而兀自要与我为敌的女真族人,我也唯有以铁腕雷霆手段去对待。但有朝一日倘若我真能取代你金国成就霸业,便如阿骨打老皇帝对待辽朝契丹的安抚国策一般,如果其余女真族民肯放下手中的兵刃,只求自己的子女后代能够安乐过活,我绝决计不会似辽朝那般对你女真族裔世代暴政奴役,或许届时国家之内固然是要以汉人为主体,但同样也是契丹、女真、渤海、党项、高丽乃至其他诸族各部的国家,也不会有任何人将其他族裔当做奴隶雠敌看待”

    完颜娄室怔怔的听萧唐说罢,随着体内生命的活力迅速流逝,他脸上仇恨恚怒的神情也渐渐褪去,完颜娄室喟然一叹,说道:“难怪阿骨打老皇帝待你萧唐极是看重,某家确实彻底输了可是萧唐且记得你今日所说的言语倘若真能够如你所说,某家倒要喟言可惜虽然为俺女真世代基业挣扎厮杀至今可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某家若不是生于如今恁般世道,或许也可以与你萧唐做成袍泽挚友戮力同心共保乡土家园”

    而完颜娄室话音未绝,他本来紧紧攥住大斧斧柄的双手也猛垂下来,双膝旋即一软,庞大的身躯也瘫倒了下去,遗骸却仍是被錾金大枪死死钉住,垂首俯身的完颜娄室,也再不见半点生息

    已经临近夕阳西下的时候,暮目余晖洒落在广袤空旷的战场上,空气中也仍是尽是浓烈的血腥味尚不曾散去。旷野四下各处,遗留下决战过后的尸骸堆积如山,处处土地被污血浸染。侵袭宋境西北面大片疆土的完颜粘罕、完颜娄室所统领的金军主力兵马于此间近乎全军覆没,包括完颜设也马、蒲察乌烈、谷赤皮、乌延鹘沙虎、辞不失等众多金军猛安级以上的高阶军将也悉数阵亡。

    直到萧唐亲自出手,以錾金大枪钉死金军战神完颜娄室的同时,战场上遮莫也只有两三千骑的女真甲士做鸟兽散四下里寻路径逃遁得去。其余溃军无首的金军余孽士气崩溃、指挥失灵,但凡是被萧唐所部义军以及察哥所统领的夏**马给拦截住的,也早再无力生生杀出条血路亡命奔逃,而几乎尽皆没于涌杀过来的敌军兵马阵中丧命。

    眼见金国大军大败亏输,近乎于全军覆没已是板上钉定,仍在战场上四处追击歼灭余孽的义军兵马先后爆发出排山倒海的欢呼声。然而在战场上各处,也有义军正偏将佐的哀鸣怒嚎声响起。龙骧将正将翟兴,在此时也终于得以抱住自己胞弟翟进的尸身大声嚎哭天波军杨志、杨再兴二人在目视竺敬的遗骸被收殓时,也不由黯然垂泪吉青的尸骸面前,面带悲悼之色的花荣也正轻轻拍着正因相知时日甚久,交情深厚的弟兄阵亡而捶胸顿足、痛心伤怀的王贵肩膀好生抚慰太行山连环寨义军首领傅选眼见孟德、刘泽、焦文通三位兄弟的尸首静静的躺在担架之上,更因撕心裂肺的悲恸而哭嚎的晕厥了过去

    而萧唐所处的大阵当中,鲁智深、焦挺二将心急火燎的赶至平躺在担架上的邓元觉面前时,眼见正为他救治诊疗的神医安道全已缓缓的站起身来,随即转首侧目,还没等鲁智深疾声见问,安道全终究还是长叹了一声,并黯然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