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穿越小说 > 捡到一本三国志 > 第0336章 天子蠢货

第0336章 天子蠢货

    雒阳街头,

    一位穿着华贵服饰的贵霜人正在与小贩闲聊,他用最不标准的汉语,正在艰难的商贩进行交流,商贩对他的态度倒也和蔼,没有生气,绞尽脑汁,连蒙带猜,才能明白他的意思。

    “我身上就带了三百钱我是贵霜国的王子,我回去给你拿?”

    “君,此物三十钱,并非三百钱,此些你拿去”

    “还要三百?还是三千?三千可就太贵了啊!我买不起。”

    “这君之所言,我不知也,此物,三十,三十钱,三十钱!”

    “这婆素提,他说的什么,你能明白么?”

    贵霜主使腻色伽有些无奈的看着一旁的副使,有些着急的问道,副使婆素提也有些茫然,说道:“王子,你令使团所有人自由出行,外出游玩,我们二人又不知汉语,这我早便劝了王子,不能让他们离开,王子就是不听这下当如何啊?”

    腻色伽笑了笑,他笑起来还是极为温和的,他看向了小贩,苦着眉,有些无奈的将手中略显粗糙的铜镜放在了商贩的手里,眼里全然是不舍,商贩有些无奈,干脆坐在了一遍,捡起了纸条,在地面上刻了一下,又刻了一下,不耐烦的在地面上刻了三十下,这才抬起头,看向了腻色伽。

    又当着腻色伽的面,从钱里取出了三十钱,将其余的递给了腻色伽。

    这个时候,腻色伽才反应了过来,他转过头,看着身边的副使,恍然大悟的说道:“是三十钱!”

    他开心的笑了起来,拿起了铜镜,将对方递过来的钱又放在了他的手里,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赏赐你的!你是个善人!”,他犹如孩童一般,抱着铜镜,开开心心的走开了,只留下有些愕然的商贩,商贩看着他远去,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贵霜人莫不都是傻子,自己都弄得如此清楚了,他还是给了自己三百钱。

    看着远去的腻色伽,副使有些头疼,国王也不知道为何,要派他作为贵霜主使,这位腻色伽是当今国王的同胞幼弟,人是很良善,常常偷取皇宫里的钱财,四处救济穷人,不过,他显然是不适合作为主使的,仅仅只是在身份上够格。

    可是,这位王子不仅深受贵霜百姓爱戴,也很受商贾,贵族的喜爱,使节团的众人,也是对他言听计从,可是往往遇到大事的时候,还是自己负责,这可真是个苦差,婆素提愁眉苦脸的想着。

    到了夜里,这位王子返回了驿站,与使节团每一个人热情的问候,随后便要与他们坐在一起用食,还是婆素提全力反对之下,这位王子才委屈的独自进食,他是王族,随行的官员是没有资格与他共食的,他们并不是大贵族出身,对这位年近三十,却未有长大的王子,副使也是非常无奈。

    过了片刻,忽然便有一行人前来,拜访他们。

    作为主使,腻色伽亲自出门迎接,前来的人,气度不凡,极为高傲,仰着头,眼里似乎根本容不下任何人,腻色伽心里有些畏惧此人,这位大汉官吏,带来了一位随行的译者,译者与腻色伽解释,这位是大汉的重臣,天子准备明日接见他们。

    腻色伽开心的险些蹦了起来,看向副使,有些兴奋的叫道:“婆素提,我觉得这位天子应该是个很友好的人!他对他的百姓太好了!”

    “是么?”

    “是啊!”腻色伽回答之后,忽然便愣住了,因为先前问话的,竟然是一直站在他面前的那位大汉重臣,不只是他,使节团的众人,包括大汉随行而来的官吏们,都是长大了嘴巴,腻色伽瞪大了眼睛,随后又惊喜的问道:“你会说贵霜语?”

    那位官员冷哼了一声,转头便离开了。

    腻色伽扭过头,看着身边的副使,目光坚定的说道:“不行,我定要学习汉语!”

    次日,使节团众人整理了一番自己之后,带着礼物,便前往皇宫,来雒阳都好几日了,他们还从未见过天子所在的皇宫呢,不过,想着雒阳里那辉煌的建筑,只怕这皇宫也是相当的了得,果然,当他们看到了这金碧辉煌的皇宫之后,他们都有些说不出话来了,只有腻色伽,拉着黄门询问这墙壁上的砖石能不能卖。

    可怜的小黄门都快急哭了,他又听不懂对方在言语什么,看向了一边的译者,译者苦着脸,实在是不敢翻译,生怕自己翻译之后,自己这行人就要被埋在这里了。

    等到他们走进大殿的时候,百官与两侧,天子坐上位,在了解到了汉使在贵霜受到了最为热情的迎接之后,天子也决定隆重的迎接他们,礼尚往来,礼乐起,腻色伽也感受到了肃穆的气氛,不再像之前那般好动,走到了大殿之中,按照他们的礼法,拜见天子。

    天子笑着令他们起身,腻色伽偷偷的打量着面前的天子,这位天子身材魁梧,不过很是和善,一直都是在温和的笑着,这让他不再那么的紧张,天子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并没有在意,他们前来大汉许久,随行的官吏也记下了他们的所行所做。

    对于这位王子,天子心里并无恶感,看起来,他还算是心性纯良,并非不知礼法之人,天子笑着让他坐在一边,腻色伽抬起头,看到了一旁的王符,他咧嘴朝着王符笑了笑,王符抬起头,并没有理会他,他也是有些尴尬的坐在了一旁。

    初次会见,天子也并不打算直接商讨,是要设宴款待他们。

    在这期间,天子也不断的与他们交谈,两位译者站在天子的身边,为天子所译,王子笑着回答,很快,天子就恢复了本性,表现得极为热情乐观,又好动弹,言语之中都要手舞足蹈,百官们怪异的望着他,心生不屑,副使涨红了脸,低着头,没有言语。

    “你们对大汉的商贾很是照顾,这让朕十分欣慰。”

    “哎,天子你不知,那是因为大汉的货物很能挣钱,我们花十金买下的货物,在安息能够卖出百金,朝中那些贵族当然会对大汉商贾友好,不过,他们都不是什么善人”

    听到译者的翻译,天子可谓是目瞪口呆,一旁的副使更是险些要掐王子的脖颈,他不断的挤眉弄眼,王子望着他,有些担忧的问道:“你可是犯了眼疾?”

    副使双眼一黑,我英明仁慈的国王啊,为什么要派这个家伙做主使啊,就是你那位不学无术的亲生子,也比这厮要好上十倍啊!

    天子听着译者的翻译,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并说道:“国与国,以利论,王子不可如此辱骂大臣啊”

    王子点点头,思索着这些日子里学到的汉语,笑着看向了天子,赞叹道:“春.或!春或!”

    一时间,气氛冷了下来,译者瑟瑟发抖,天子面无表情,副使也意识到,似乎王子犯了什么大错,连忙问道:“王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沿路的那些商贩教我的啊,意思是和善的朋友,是我发音不对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