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正文 第2635章 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

正文 第2635章 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

    “哼,我还怕他们不来呢!”

    听得木江之言,穆极不由冷哼一声,此言一出,不知为何,诸长老心中的担忧都下意识地消减了几分,甚至有几个长老猜到了一些隐晦的细节。

    “大长老,你们不会是故意放霍英逃走的吧?”

    情报殿的长老常年接触情报,心思也是极其敏锐,此刻想到一个可能,当即就问了出来,而且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

    刚才云笑和霍英的对战,明显占据着绝对的上风,尤其是最后一次攻击,霍英逃得未免也太轻松了点吧?

    再加上他们此时看到须弥和穆极的现身,若是这两位也及时出手的话,可以说霍英就算是实力再强,底牌再多,也根本不可能逃出生天。

    “哈哈,你猜得没错,这都是云笑的计划,这一次,我们要让那些月狼一族的家伙们,来得回不得!”

    穆极先是大笑了两声,肯定了情报殿首席长老的猜测,紧接着口气倏然变冷,让得众长老都从他的话语之中,听出了一丝难掩的杀意。

    “又是云笑!”

    当此一刻,众人都将目光转到了那个粗衣人类青年的身上,现在他们是越来越佩服这个人类天才了,心中简直长了玲珑七窍啊!

    “以霍英的心性,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他是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的,咱们只需要早作准备,就一定能瓮中捉鳖!”

    云笑终于是在众长老的目光注视之下,施施然开口了,让得诸长老们瞬间想到了霍英的心性,当下都是深以为然。

    “那我们怎么知道他何时回来呢?”

    一名长老直接问声出口,这也是不少长老疑惑的地方,万一那些家伙一年不来,总不可能等一年吧,他们可都还有自己的事要做。

    “一个月!”

    云笑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那说话的长老,心道这些脉妖族群之中,像霍英这样心智不俗的,终究还是少数啊,自己都说得这么明显了,竟然还是有人不明白。

    “不错!不错!一月之后的月圆之夜,他们必然来攻!”

    还好四长老木江反应颇快,见得云笑伸指向天,当即反应过来,同时对这个人类青年的心智,不由更加佩服了。

    得到了木江的提醒,一众长老们疑惑尽解,因为他们都知道族长和大长老中了月蚀之毒,每到月圆之夜就会全面爆发。

    同时这些长老们还想到,之前霍英在的时候,须弥和穆极都没有现身,这就造成了一种假像,让霍英认为这两位是在全力压制月蚀之毒的爆发。

    月蚀之毒周而复始,每个月都会爆发一次,如果霍英真的想要找回今日丢掉的面子,最快的时间,就是一个月之后的月圆之夜。

    这丝丝入扣的算计,让得诸多火烈宫长老们,都对那个年纪轻轻的人类青年,生出一抹敬畏之心,告诫自己以后千万不能招惹这样的人。

    云笑本身实力的震慑是一部分,最让人畏惧的,还是他那妖孽的心智。

    这些火烈宫的长老们,此刻才算是终于明白,霍英到底是如何一步步走进云笑设计的圈套之中的?

    “从今日起,所有族人只许进不许出,尤其是在座的诸位,不许单独行动,更不许向外间传递信息,若有违背,族规处置!”

    大长老看了一眼族长须弥,见得后者似乎不想说话,当下便是将早就计划好的一重命令冷声说了出来,让得一众长老心头尽皆一凛。

    这些长老们倒是能想明白,这是为了避免他们这次的计划遭到泄露,让霍英或是月狼一族提前知晓,到时候他们的计划可就收不到意料之中的效果了。

    “尤其是你,道玄,我知道你和霍英交情好,但若是你胆敢向他通风报信,这叛族之罪,你可承担不起!”

    穆极冷眼看向三长老道玄,口中这番声色俱厉的话语,让得后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现在的他,怎么还敢和霍英这个叛族之人扯上关系?

    “大长老放心,这一个月,我就呆在这殿外不走了!”

    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道玄直接走到赤炎住殿外的一个角落盘膝坐下,他毕竟是火烈圣鼠一族的三长老,深知叛族之罪,是如何的严重。

    那不仅是他自己,就是他们这一系,恐怕以后都会被打上叛族的标签,道玄可以想像,自此以后,霍英的嫡系后辈,都不可能再有成为圣裔的机会了。

    见得道玄作出了表率,其他那些之前跟着二长老霍英的长老们,也是一个个自表心意,到得殿前坐了下来,倒是让穆极大大松了口气。

    穆极之所以在这些长老面前将事情挑明,就是想要看看这些族中长老们,还有没有要跟着霍英一条道走到黑的,现在看来,结果还算是满意。

    就连一直为霍英马首是瞻的三长老道玄,也认清了自己所处的形势,看来整个火烈圣鼠一族中,也就霍英这一匹害君之马了。

    “都散了吧,记住,火烈宫的守卫一切如常,千万不可让外人看出破绽!”

    穆极大手一挥,再次强调了一句,让得一众长老尽皆躬身领命,尤其是原本就是他们这一系如木江之辈,一个个离开之时都是挺胸抬头。

    可以想像,自此事过后,曾经的二长老一系将陷入低迷,再也不可能和大长老一系抗衡了,火烈圣鼠一族的格局,也将有一个极大的变化。

    “接下来,咱们也该做点准备了!”

    云笑看着诸多离去的火烈宫长老,轻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过头来,说道:“穆长老,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听得云笑见问,穆极不敢怠慢,现在他是真的不敢小看这个二十岁出头的人类青年了,整个局势的主导,也已经牢牢掌控在了云笑的手中。

    “这是我火烈宫的建筑图纸,细到每一处院落,每一个池塘都标得清清楚楚!”

    只见穆极从纳腰之中取出一卷卷轴,然后将之摊开,当云笑看到上面确实标注得颇为清楚时,不由倍感满意地点了点头。

    “大哥,你是要布置大阵吗?”

    赤炎自小跟着云笑,自然是知道自己这位大哥的本事,眼看一个月之后就是霍英勾结月狼一族进犯之时,他不可能没有丝毫准备。

    “嘿嘿,这么多年了,还真是好久没有亲手布置过圣阶高级的大阵了啊!”

    云笑先是点了点头,想着自己前世身为圣阶高级阵法师的往事,不由颇为感慨,只不过此言一出,旁边几位都是脸现疑惑之色。

    穆极须弥他们只知道云笑是一名圣阶高级的炼脉师,却从来不知道这人类青年还有一手惊才绝艳的阵法之术,此刻是真的将他们给惊着了。

    “啧啧,试问这世间,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

    穆极抚须感慨出声,让得一旁的族长须弥都是深以为然,穆文昭更是心生欣喜,这位毕竟是赤炎的义兄,云笑越是厉害,赤炎就能吃越少的亏。

    “让我来想想,什么大阵才能让那些家伙有来无回?”

    云笑喃喃出声,沉吟片刻之后,突然双手一合,看起来是有了主意,只见他从穆极手中接过地图,手指轻划,在脑中过了一遍火烈宫的方位后,更是心头笃定。

    “这段时间不要让人打扰我,一月之后,咱们来个请君入瓮,然后瓮中捉鳖!”

    最后说出这两句话后,云笑将手中地图一合,然后飞身上前,看着他消失在月光之中的身影,下方的诸位一时之间都没有说话。

    “族长,事已至此,你就不要再纠结了!”

    转过头看到须弥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穆极自然是知道这位族长在想些什么,当下出声劝道,事实上在他心中,很是看不惯须弥的优柔寡断。

    这霍英叛族之罪明明都已经板上钉钉,甚至还是勾结月狼一族的大罪,怎么这位族长大人还是下不了决心呢?

    “我知道,唉,毕竟大家同族一场,最后却要刀兵相见,难道就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

    须弥脸色黯淡地抬起头来,说出来的这一番话,倒是让不远处的三长老道玄眼前一亮,听族长大人的意思,似乎还肯放霍英一条生路?

    “我说族长大人,你是不是老糊太仁慈了,是他霍英自己先不顾同族之情,勾结外族意图覆灭我火烈宫,你竟然还对他心存奢望?”

    怒意升腾的穆极,差点直接冲口而出“老糊涂”三字,好在及时止住,给须弥留了一些面子,但那口气之中的怒意,却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

    “族长,你是我火烈圣鼠一族的族长,难道你真的忍心看到举族被月狼一族所灭,让霍英这个叛族之人耀武扬威吗?”

    穆极本是个性烈之人,如果真的只是私人恩怨,那他未必不能给族长一个面子,可是现在,霍英勾结月狼一族,所犯之罪是不可饶恕的,他要让须弥认清这个道理。

    “罢了,一切就按计划进行吧?”

    最终须弥知道穆极说的才是正理,当他这话出口后,不远处的三长老道玄,眼眸之中的期望之光,不由瞬间黯淡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