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玄幻小说 > 古武狂兵 > 第238章 今生不复相见

第238章 今生不复相见

    ()    昨天经过陈青阳的治疗之后,即便今日秦洛仙的大姨妈还没完,她依然没有觉得半点疼痛。

    而且更加神奇的是,她的小腹不再是冷冰冰,一天时间过去还留有一丝余温,这是秦洛仙从小打到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

    不过那丝余温渐渐散去,她知道要不了多久,她的小腹会再次恢复冷冰冰的状态,下一个月再来大姨妈时,恐怕还会遭受那种难忍的剧痛。

    如果陈青阳愿意将这种方法告诉她,那么日后她根本不担心会先天寒丹内的寒气爆发,兴许她还可以打破生命的魔咒,继续活下去。

    陈青阳苦笑一声,说道:“很抱歉,并不是我不想教给你,而是教不了。”

    如果只是简单的按摩手法,陈青阳自然不会吝啬,但是他知道,昨天秦洛仙丹田内涌出那一道诡异寒气,他的内劲根本无法抵抗,最终强行运起翻天印,令他体内劲力变得宛若岩浆般炽热,最终差点连精血都被吸收,才勉强抵挡住那道诡异寒气。

    翻山印乃是陈青阳身上最强大的底牌,他自然不可能教与外人,因此也没办法把这方法传授给秦洛仙。

    “为何教不了?”秦洛仙皱眉问道。

    昨天她询问过灵婆,灵婆当时被陈青阳驱逐出去,因此也没有看到陈青阳是用什么方法平息她的痛苦。

    “我这方法除了我自己,别人都学不会。”陈青阳无奈说道。

    听到这里,秦洛仙的眼中明显闪过一抹失望之色,她也没有继续纠缠陈青阳,默默低下头继续看她的书,只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感觉。

    陈青阳内心无奈叹了一口气,看来下次回家的时候,他要再求华元通一次。

    上午两节课很快就上完,本来陈青阳想要中午跟秦洛仙一起吃饭,不过看她那冷漠的样子,恐怕也不会答应,也不自讨没趣,和方文彬两人一起到学校饭堂吃饭。

    “老大,那本古卷第二篇内容很是复杂,我现在还没有半点头绪,恐怕没那么快能翻译出来。”方文彬小声说道。

    “不着急,慢慢来,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跟我说。”陈青阳说道。

    方文彬能够翻译出一篇战斗武技翻山印,已经不止一次救了陈青阳的性命,他已经很知足了,至于第二篇第三篇的内容,他也不敢奢求太多。

    不过这第二篇内容居然比第一篇内容复杂这么多,方文彬到现在还没有半点头绪,也许是一门比翻山印还要更加恐怖的战斗武技。

    陈青阳内心虽然不敢奢求太多,但还是希望方文彬能够翻译出来,到时候他直接跨越一个大境界战斗杀人,根本不在话下。

    吃完饭后,陈青阳接到了李青鸾的电话,得知青湖帮的人真的开始从中城区撤了出来。

    莫修风他们如此轻易就跟陈青阳他们妥协,甚至连半点交涉谈判的意愿都没有,就直接将势力撤离出中城区,让本就多疑的陈青阳嗅到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随后陈青阳将自己的猜疑告诉给李青鸾听,李青鸾同样很是费解,以她对莫修风两父子的了解,断然不可能这么顺利妥协。

    最终两人都达成了共识,这其中必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只是他们暂时还没有露出狐狸尾巴来,陈青阳只能让李青鸾多加小心,以防莫修风两父子究竟在背后搞鬼。

    陈青阳并没有跟随方文彬回宿舍,而是独自一人走在校园内。

    自从今天早上在操场想起叶南笙后,陈青阳内心想要寻找他的念头就愈发强烈。

    陈青阳开学那天就知道叶南笙住在哪一栋宿舍,凭着记忆,他很快就来到这栋宿舍的楼下。

    叶南笙的电话早就已经停机,显然很大原因是不想陈青阳找到她,而且陈青阳又不认识她的同学,无奈之下只好厚着脸皮在女生宿舍大门口挨个询问。

    叶南笙是复海大学的校花之一,名气自然不小,不过陈青阳在宿舍门口询问了半天,也没有得到叶南笙的去向消息。

    久而久之,许多人见到陈青阳都避而远之,显然是把他当成是叶南笙一个疯狂追求者。

    就在陈青阳无奈之际,一个戴着眼镜,长相清纯的女孩主动走向陈青阳。

    “你找南笙?”女孩开口询问道,她似乎不太擅长跟南笙交流,样子显得有些腼腆拘谨。

    “没错,你是?”陈青阳好奇地打量了一眼女孩问道。

    “我是南笙的舍友,开学那天我见过你,当时司徒煜骚扰南笙,是你替她解的围。”女孩轻笑一声道。

    “对,就是我,那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吗?我一直找不到她。”陈青阳说道,等了半天,终于等到一个知道叶南笙下落的人了。

    女孩微微错愕,问道:“她早在一个月前就申请提前毕业离校了,难道她没跟你说吗?”

    “提前毕业?”

    “对啊,南笙的成绩向来都是我们系的第一名,本来是直接保研华清大学的,不过她不知为何在一个月前放弃这个保研机会,还申请提前毕业离校,校领导百般劝说都没有,只好同意她的申请。”女孩说道

    “那她离校后去了哪里?”陈青阳问道。

    “当时她跟我们说要回家里,她离校后我们试图联系她,发现她手机停机了,发微信也不回,到现在她也没联系过我们,不过看她这一个月的朋友圈,心情似乎并不太好,我们都怕她得了抑郁症。”女孩说道。

    “朋友圈?什么朋友圈?”陈青阳疑惑问道。

    “微信朋友圈啊,难道你没加她微信?”女孩问道。

    陈青阳尴尬一笑,他听说过微信,但是并没有微信账号,自然不知道微信朋友圈这一回事。

    “你别告诉我你没有微信?”女孩似乎看出陈青阳的尴尬,有些不敢相信问道。

    现在这个社会,别说年轻人了,绝大部分的老人都有一个微信号,可陈青阳一个二十来岁的大学生居然没有微信,这的确很另类。

    “能不能让我看看她的朋友圈?”陈青阳问道,女孩说叶南笙的心情很不好,想来也是因为那一件事造成的,陈青阳就算再混蛋也得为自己的错误负责。

    “你等一等。”女孩旋即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点开叶南笙的头像,然后进入她的朋友圈。

    “喏,这是她离校那天发的一条心情,你自己慢慢看吧!”说着,女孩直接将手机递给陈青阳。

    陈青阳接过手机,第一眼就看到月8号显示的那一段心情文字。

    “今日一别,今生不复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