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玄幻小说 > 古武狂兵 > 第535章 拈花摘叶,皆可伤人

第535章 拈花摘叶,皆可伤人

    可现在沙皮的心情似乎很不错,丝毫没有要怪罪刘国栋的意思,摆手说道:“钱的事情好说,不着急。”

    刘国栋一愣,显然也没想到沙皮这么好说话。

    “你们几个,也别说沙皮哥以大欺小,过来给我刘少爷磕几个响头,这件事情就算揭过了,如何?”沙皮一脸趾高气昂说道,目光始终盯着叶南笙不肯移开。

    “想要我们磕头,你得有这个资格才行。”陈青彦冷笑一声说道。

    陈白朗虽然没教过他们什么,但是却也教过他们,男儿膝下有黄金,除了天地父母,谁也没有资格让他们跪下。

    沙皮眼睛微微一眯看向陈青阳,脸上露出一抹阴森的笑容,说道:“小兄弟年纪不大,但口气却不小,我给了一次机会给你们,要是不懂得珍惜,那就别怪我!”

    “要打架就来,小爷我都奉陪。”陈青彦挺直腰杆说道。

    刚才击败了疯狗,让陈青彦自信心大涨,一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孤傲姿态。

    沙皮眼中一狠,招手说道:“不识抬举,给我上去废了他。”

    几名手持棒球棍的大汉立刻围拢过来,没有任何的华丽招式,抡起棒球棍,直接上去就是猛劈一顿。

    陈青彦刚开始还能抵挡得住,可后来架不住对方人多,而且手中还要武器,不到十秒钟时间,他身上已经挨了不下五棍,每一棍砸在他的身上都让他龇牙咧嘴。

    “草,以多欺少?”陈青睿看不下去,立刻冲上去加入战场。

    可惜两兄弟在何兵那里只学到了一点皮毛虎拳,单打独斗还可以,一打群架,顿时显得有些手忙脚乱,应付起来明显非常的吃力。

    即便有陈青睿的加入,两兄弟依旧处于下风,被那六名彪形大汉打地节节败退,极为狼狈。

    眼看两兄弟就要招架不住,陈青阳苦笑一声,然后用眼神示意牧歌出手。

    牧歌心领神会,身体一闪,毫无征兆消失在原地。

    “砰砰!”

    一阵眼花缭乱的冲击,陈青彦两兄弟还在疯狂抵御,猛然间发现围攻他们的人都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发出痛苦的哼吟声。

    “牧大哥!”

    直到看到牧歌的身影,两兄弟才反应过来。

    看到自己的人被对方轻易撂倒,沙皮的脸色也顿时变得铁青起来。

    “没想到还有一个硬茬,兄弟们,都给我上,只要不出人命就行。”沙皮一脸狞笑说道。

    其他人领命,第一时间围拢上来,不过眼中或多或少都有些忌惮,毕竟刚才他们谁也没有看清楚牧歌是如何撂倒那六人的。

    面对这一群弱鸡,牧歌也不跟他们浪费时间,双脚一蹬,整个人突兀间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

    “啊啊——”

    一连串的哀嚎声不间断响起,不到三秒钟时间,那十几名彪形大汉个个人仰马翻倒在地上。

    而牧歌就站在众人的面前,如同神灵一般,享受着众人的膜拜。

    “卧槽,原来牧大哥也这么牛逼啊!”陈青彦惊讶一声喊道。

    牧月则一脸崇拜地看着牧歌,当初她那个意气风发的哥哥终于回来了。

    手下十几个兄弟,眨眼间就被人家干翻在地上,沙皮神情变得有些恍惚,身体怔怔往后退了几步。

    刘国栋更是像见到鬼一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沙皮哥,现在怎么办?”刘国栋声音沙哑问道。

    如果早知道陈青彦身边有这么厉害的高手,打死他也不敢上前得罪他们。

    沙皮目光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刘国栋,吼声说道:“给老子招惹这么厉害的人物,这笔账,老子慢慢给你算。”

    说完,沙皮正要转身离开时,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穿透他的身体,让他刚准备迈起的脚步,硬生生停了下来。

    “我让你走了么?”

    说话的自然是陈青阳,沙皮不同于刘国栋,他是真正混社会的狠人,肯定十分的记仇,这次若是放他离开,指不定什么时候会找陈青彦两兄弟报复。

    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陈青阳倒是不怕,怕就怕这些混在社会底层,还稍微有点权势的小人物,他们若是报复起来,那都是往死里弄。

    沙皮微微抬起头,一脸阴冷地看着陈青阳,说道:“这次算我沙皮栽了,但是最好别惹我,否则你们不会想知道后果。”

    “是么?”陈青阳耸了耸肩,说道:“你这种人,如果不一次把你打怕,你应该不会善罢甘休吧?”

    “你知道就好,反正我也是烂命一条,不过我现在不招惹你们,你们也最好别来招惹我。”沙皮冷声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还是以绝后患的好!”陈青阳说道,眼中流露出淡淡的杀机。

    察觉到陈青阳对他的杀意,沙皮下意识伸手,从后腰摸出一把手枪,冷冰冰的枪口第一时间对准陈青阳,脸上充满狰狞之色。

    华夏对枪支管制十分的严格,但是只要有钱,还是有渠道可以买得到。

    沙皮这把手枪一看就是旧式手枪,值不了多少钱,但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拥有强大的威慑力。

    “我说了,不要招惹我,你为何偏偏不听?”沙皮几乎咆哮着吼道。

    不到万不得已,他根本不会暴露自己这把手枪,毕竟若是传出去,警察分分钟会找上门来。

    陈青彦等人脸色微微一变,牧歌倒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两人距离不足十米,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在沙皮开枪之前杀死他。

    但是此刻周围已经聚拢了不少围观的路人,当众杀死沙皮的话,多少有些麻烦。

    只是这个麻烦,还不足以威胁到牧歌。

    陈青阳摇了摇头,缓缓走到一旁的花丛中,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他随手摘下一片树叶。

    凝聚内劲,然后迅速灌注于树叶上,屈指轻轻一弹。

    “咻!”

    原本那一片没有任何杀伤力的树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划破虚空,射向沙皮的手臂。

    “哗啦!”

    树叶穿过沙皮的右手,连手指带枪被切割成两段,摔落在地上。

    看着鲜血淋漓的手掌,沙皮先是一怔,然后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

    拈花摘叶,皆可伤人!

    如此神乎其技,看的众人一阵目瞪口呆。